二十一

「周助,」手塜看不二似乎有點懵懂,於是再叫喚一聲,終於不二迷濛的眼神和手塜對上。

其實手塜曾認為,自己雖然羞於直白,卻自恃無論言行舉止,包括態度立場無不讓「有眼」的親友們清楚,不二周助在手塜國光的心裡是獨一無二的。反觀當事人之一-不二,一而再、再而三地「打擊」手塜的自信,那麼單純天真,手塜數度灰心喪志,覺得一切可能僅是自己一廂情願。直到「春宮圖事件」(詳情請看第十五回),手塜才明白不是他鑽牛角尖,而是不二為了保護手塜未來的幸福,決定忽視自己的情感。

不二瑟縮在床頭角落,緊依床柱,死命地想把衣角再拉低一點,天曉得現在的他該有多丟臉,下半身的「熱情」向不二的理智叫戰,不二不知道該不該看著手塜,此時此刻,不二根本不想喊停。但是…

「我…」不二忍住下半身的羞赧,打算開始「談判」。

「別放開我的手。」手塜深情款款凝視不二,「我也不會放開你的手。我這輩子的『新娘』只有你。」說著說著,手塜緩緩靠近不二,伸出左手,握住不二微微顫抖的右手。

不二楞了楞,眼眶有點發熱,接著感覺臉頰淚水落下滾燙的淚水,眼睛一眨,像黃梅天的雨,下得不停。手塜把不二拉入懷中,吻去那不知何時止步的晶瑩。

原來,沒忘記承諾啊。那不是年少無知的衝動,也不是隨口安慰的善言,在歲月的積累中,已經把對方鎖在心底深處,只是等待釋放的那一剎那啊。

(為避免大家為了回憶戲,又要等字母君,所以,這段過去,列入番外)

吻,從雙頰移到唇瓣,輕輕地摩擦那兩瓣熟悉到不行的薄唇,不二忍不住笑出來。手塜小心翼翼拭去不二的淚痕,不二環抱手塜的後頸,在手塜耳旁低聲:「我絕對不放開你。」並輕咬手塜耳垂一口。

手塜也笑出聲,溫柔地啄一口不二的嫩唇,把自己的裏衣褪去,同時也脫掉不二僅剩的那件。

接下來已經不是上下、攻受的問題,而是長久以來,兩人的抑鬱得以抒發。雖然先前不二常於「練習」後表示,為什麼明明是自己主動吻手塜,最後卻被手塜壓在床上不得動彈(喂!你們已經做到什麼地步了?)。

在手塜仔細保護下(都慾火攻心了,還知道保護,手塜,你挺行的),不二順勢仰躺在床上,正如往常那樣(喂!)。手塜貪婪地用唇舌齒,又舔又親又咬不二柔軟的耳後、脖子、喉結、鎖骨。不二也不甘示弱,豐盈的指腹滑過手塜的寬肩和壯健的背部,再往手塜的腰窩摸去。

 

這絕對是挑釁。

不二周助,看來你真的不想活了。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