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門「呀」一聲被推開。把陷入回憶中的不二拉回現實。

對啊。我現在扮的是新娘子,只是總會掀喜帕的時候,那揭蓋頭後,自己該怎麼說呢。

 

「吶!手塜,這個驚喜夠大了吧。」

「對不起,手塜,你的新娘子不要你了。」

「那個…我可以解釋,但請你冷靜一點…」

豆腐心腸的不二在默默沙盤推演怎麼說,才不會傷這個算是和自己穿同一條開檔褲長大的竹馬。

 

隨腳伐越來越靠近自己,不二心跳得越來越快。

 

啊…我錯了,手塜,對不起,我不該答應杏姑娘的。

腦海中突然浮現那天杏姑娘梨花帶雨似的,跪在不二面前,請他想法子幫助自己。因為自己是手塜國光最好的朋友。

咦!為什麼大家都會這麼想?明明那座冰山在眾人面前就那一百零一號表情。

 

後來橘桔平把哭倒在地上的妹妹扶起來,安撫好妹妹後,便向不二說明。

 

原來,橘杏被神尾明給感動(追那麼勤,還近水樓台),兩人早就私下交往,本來想等去應試中舉後,再上門提親。橘杏滿心期待。沒想到今年青學村出了兩位新舉人,手塜國光和不二周助。兩人都是年紀輕輕破格應試,而順利中舉。整村都開心極了。這時傳出手塜家要為兒子找媳婦,村裡的媒婆可忙壞了,卻直接被手塜國光婉拒了。

(媒婆們:什麼婉拒?冷死我們了。瞧他那冷氣,新娘子不耐點寒,怎麼活下去啊。)

 

其他村的媒婆也蠢蠢欲動,四天寶寺村的還特地遠來說親事。

因為之前綠野擊鞠後,左臂受傷的手塜,曾赴四天寶寺村向有名的傷科大夫渡邊修求診。那時,千歲美由紀對手塜一見鍾情,但因為年紀小,千歲曾問過手塜的意願,手塜立即拒絕。試想一年後,妹妹也算大了,所以再派媒人來說。結果答案是:

「我拒絕。」

還出資請車伕把媒婆直接送回四天寶寺,聽說媒婆氣炸了,而美由紀姑娘也哭了好幾天。

 

至於橘杏姑娘會出線的原因,就連橘杏自己也不明所以,因為自己和手塜完全沒交集啊。

倒是自家哥哥和手塜一同參加過幾次曲水流觴和擊鞠,彼此惺惺相惜。中舉後還特地來家裡拜訪住上幾天。

但橘杏並沒和手塜說上半句話,倒是和陪同來的不二周助聊得很開心,惹得神尾明醋海翻騰,那吃酸模樣還讓橘杏笑了好幾天。

 

直到收到手塜家要求「問名」。橘杏才慌了,笑不出來了,求哥哥幫自己想辦法。

有好幾天,橘家的大門都緊緊關著,因為橘家父母對手塜的家世和能力十分肯定,雖然知道神尾明是認真負責的孩子,但哪家父母不希望自己孩子有更好的,於是答應下來。讓橘杏每夜哭到眼睛都腫成桃子。

這時,橘桔平不忍心,悄悄告訴妹妹,自己把送去手塜家的八字給換了,那不是杏的名字和生辰,要杏放心。

只是沒多久,就送禮來文定。

這下杏姑娘不是慌了,而是要鬧自盡。嚇得橘家父母和兄長成天守著杏,就怕她又想不開。

神尾明也急,又不能進橘府,天天在家門走來走去,還被村人說,「明,你又來打掃橘府大門啊。已經夠乾淨了。」

 

十二

不久,就在大家都知道手塜家和橘家親事後。一晚,橘桔平帶著一個人來到不二家。

 

不二是有名的弟控(怎麼扯上這個呢),其弟裕太因為受不了哥哥的過度關愛和盛名(當天才不二的弟弟很累的),就趁父親在魯道夫村有家店號,跟著去那裡讀書,除了年節才會跟父親一同回家團圓。所以不二移情所有和弟弟差不多大的學弟和晚輩。

眾所皆知,不二是腹黑熊(蹴鞠絕技之一叫「巨熊回擊」,所以同學們私下叫他「小熊」),但就是不會黑比自己年紀小的。因此所有的學弟們都非常黏不二學長,即使常會莫名其妙被手塜學長罰跑圈也在所不惜。

 

(堀尾:其實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怎麼不二學長很開心地跟我們說完話後,就會被手塜學長罰呢?

加藤:是有點怪耶。也許是學長要我們鍛鍊身體吧。

水野:嗯。前輩們都是好意的。

小阪田:是嗎?我總覺得手塜學長在吃醋。

龍崎:朋香,別亂說。)

 

就因為如此,不二不可能對橘杏的事袖手旁觀。不二嘆口氣,「杏,別哭,我去找姐姐商量。橘,那你打算怎麼掩飾過去?」

「不二,我會讓父母以為杏逃婚了。再請他們退婚。」橘把計畫說給不二聽。

「恐怕礙於顏面,令尊令堂不會上門要求退婚,可能……」不二開始思索其他可行的方法。

 

「周助,你在想什麼?」由美子經過花廳,見到眼睛紅腫的杏、樣子如喪考妣的橘桔平和難得認真思考的周助弟弟。

「由美子姐姐,您要幫幫我。」杏一見由美子,整個人就抱著她大哭。

由美子理理橘杏的長髮,柔聲說:「都要當新娘子的人了,怎麼還哭成這樣。」

語畢,橘杏更是放聲大哭。嚇得由美子手足無措。

 

待返家待產的由美子把前因後果都釐清後,就先安撫哭到無力的橘杏。把橘杏勸到自己的房間休息後,由美子才對橘桔平和不二說:「偷天換日。」

「啊?」橘桔平和不二吃驚。

「先依桔平安排,讓大家以為杏離家出走。然後周助假冒杏嫁到手塜家。」由美子慢條斯理說,再輕輕咬一口核桃餅,啜口白毫銀針。

「姐,由我假冒杏姑娘。怎麼可以呢?」不二抗議道。

「依你和手塜的交情,我覺得比起杏,手塜更願意娶你吧。」由美子眼見不二慘白著臉,噗哧一笑,「開玩笑的。依你和手塜的交情,由你假冒新娘子,手塜會想辦法把這件事處理,減輕兩家的紛爭。」(由美子小姐真是遠見)

「姐,我…」

「那一切就拜託由美子小姐了。」橘桔平打斷不二的話,請求由美子的協助。果然這件事,非由美子出力不可。

不二氣呼呼任由美子擺布。沒辦法,她是長姐。

 

就這樣,在手塜婚禮前,不二家「正好」回鄉探視祖父母,無法參加婚宴。加上之前不二覺得手塜是趁機報仇的賭注,於是不二只好認命地扮成新娘,「嫁」到手塜家。

------------TBC-------------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