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自許沒有公主病(也真的是沒有,再不爽,家事也會勉強做),但是,自認公主沒有罪嘛。在我那個年代,期待像白馬王子的真命天子出現,當白雪公主不是一定要的嗎?

不過,自從公主的娘親回台灣去照顧剛出生的小內孫(有時候小蝸牛公主會覺得:自己的價值完全不如這些外甥姪兒),可憐的公主就開始要打點所有公主娘親向來做的家事。

沒錯,就是做菜、打掃。

公主不是從來不打掃,而是對打掃向來很苦手(看不懂?!哦!我換個詞),對打掃向來不在行。(還是看不懂。這…新一代的用詞是哪一個啊?想不起來)

做菜的最高原則是,自己吞得下去就好,好不好吃在其次,最好是別人煮好,我來吃。而且小蝸牛做菜的方式非常隨性,冰箱有什麼就煮什麼。至於我在台北生活那段期間,哪樣便宜就買哪樣,菜是主食,飯是小菜,可有可無,懶得炒菜就煮湯。什麼搭配講䆒,我只負責評論別人做出來的,自己做的…就算了。我知道自己煮的,只能騙騙家人和朋友,根本抬不上桌面的。

於是乎,可憐的公主就要打掃、做飯,還要擔心老爸的健康,自己的學業,和保住自己的小小飯碗(工作天數不多,賺的錢也很少)。小蝸牛本來以為自己打破之前的「六個月魔咒」(在台北期間,換了三個工作,每個工作都待半年)就很開心;不過,說實話,對於餓不死、飽不了的工作,我的成就感逐年下滑。

30多了,真不知道自己還要往哪個工作領域發展。

1223897088964_f.jpg  圖:網路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