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15_escapar2.jpg 

圖:網路

 

還真拗口的標題。(笑)

小蝸牛讀了嚴長壽在Cheers雜誌刊出來的文章(註),於心有戚戚焉,因為我是出了國後才發現自己還是在學校待太久了。

說來小蝸牛是求學過程還稱平順的一員,雖然不是班中的top,至少也不曾被視為智商有問題的學生,明明有反抗心態,卻能苟活於80年代的國民黨教育中。

好了,到了國外,好像可以打發時間的就是讀書了。高中部嫌小蝸牛年紀太大(廢話,人家在台灣是大二生了),不讓我從基本打起,就這樣,小蝸牛開始艱辛的大學生活,而且讀的是「國際關係系」(敝人對政治相當不喜愛)。

因為語言(西班牙文)程度比小學生還糟,但被迫從大學開始讀,其中辛酸,不足為外人道矣。只是…就此,小蝸牛為求all pass,結果待在學校太久,而嚴重與現實脫離,直到被周圍的人傷得體無完膚,才發現…自己是生活白痴。

在台北工作那段時候,又遇上不少職場的殘酷面,所幸只是老闆的問題,從沒有和同事有什麼不合。小蝸牛的房東大姐說,「妳啊!就是太好命了!」也許就是這個「好命」,乖乖呆呆地像學生一樣不知人間疾苦,然後一腳踏入深谷,只有被宰的份了。

寫這堆話,就是拿自己的慘例告訴大家,要及時認識自己,體驗人生,打工也好(別挑那些薪水多,但出賣自己的工作),旅行也好(最好結伴,否則會先陣亡),不要傻傻當個乖學生,要知道,這社會像大野狼一樣,等著笨笨的小紅帽送進牠的口中呢!


【註】
嚴長壽:你要掙脫學校和學歷的保護 http://www.cheers.com.tw/doc/page.jspx?id=40288aed216935c601218192d6a11e9e&number=1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