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頭
有多久沒為一部時裝偶像戲心動了?我想好多年了吧!
熱愛古裝劇的我,向來不為偶像劇動搖過(演員除外),也許是要求品質的緣故,常把偶像劇印象分數打得很低。
一次無意中看到的重播,竟使我開始追尋此劇的身影。當看完眾「王子」迷的精采討論和見解後,使我忍不住又想動筆寫影劇評論。由於純屬一隅之見,希望大家就當是一個「王子」粉絲的五四三,好嗎?^^

第一集 嫁給有錢人
※青蛙王子的咀咒
一開幕就是被傳頌幾世紀的青蛙王子向公主要求以吻來換取金球事件了。(SORRY,我是柯南迷)
這次公主的金球不是掉到井裡,而是海裡。也許青蛙王子伺機已久,就等公主出差錯吧!同時也證實了一件事,青蛙王子絕不是一般青蛙(因為青蛙是不會跳到海裡去的),而是一隻有魔法的青蛙。
這隻有魔法的青蛙王子,一開口就務實地要以吻交換金排球(?)。沒想到除了魔法外,牠也是一隻重效率的青蛙,這時心中突然浮起單均昊的名言:「十分鐘可以完成的事情,如果你兩分鐘完成的話,你就擁有別人五倍的人生」(真是死性不改的傢伙)。
公主可不是省錢的燈,身為搶錢一族的公主,先以無形的承諾換來有形的證券、股票,再以有力的一腳,讓青蛙鼻青臉腫。後來,青蛙挾怨報仇,帶人去威嚇公主給他一個吻。但公主死也不肯跟青蛙王子接吻。
這段故事告訴我們一個殘酷的事實:人常常只留心所看的外表,卻忽略有實質的內在。一個是急著回復原貌的青蛙王子,一個是以謊言詐騙錢財的公主,他們無法看到對方的內心本質,只迷惑於外表(一個看到醜陋的青蛙,一個看到美麗的公主),那麼他們之間如何有感情,甚至於真心的一個吻?
不曾給的吻,讓他們結下不可分離的宿命,同時,當初的情景再度重演。
不同的是,公主以拜金主義為生活指標,青蛙王子則用冷漠無情的外在來武裝自己的脆弱,兩人的內心仍是藏著最美的真實,可是,他們並沒有發現對方的好。直到命運的安排,讓他們有卸下面具的時候…

對了,為什麼沒人問,那顆九九九純金的排球到哪裡去了呢?(是不是青蛙王子A走了?)

※童話情結:御守和戒指
兩個這麼務實的人,卻同時做了相同的蠢事:
葉天瑜小姐,妳聽信算命的話,買了五百塊的御守(怎麼不去台視買呢?才149元耶)。「御守」?是護身符或幸運袋吧!「御守」是日本用詞耶!遇到有錢人會響?有沒有搞錯啊?莫非它藏有最精密的金屬探測器嗎?光踩到香蕉皮就信人家?天瑜啊!妳也太好騙了吧!我終於明白為什麼那麼多年只存下六百多塊。
單均昊先生,你買下一枚宣稱遇到真愛,就會緊緊套住他的手指的戒指?咦?你不質疑可信度嗎?難道你特地跑去巫術店買戒指嗎?只見那名「女巫」很認真地說:「唯有真愛出現,它才會緊緊套住他的手」。救人啊!(台語)穿著現代的衣服,說的是中古世紀的話,又不是賣魔戒(讓我想到Frodo),也不是賣金剛箍(小心唐三藏找妳要版權),怎麼會去相信這個呢?
綜合以上說法,格林童話下的青蛙王子,除了自家的故事原型外,還接納了日本風情、英國魔法和中國唸咒的加持,讓眾王子迷陷入這場「迷魂計」中。
君不見,為了這御守和真愛戒指的問題,大家開了多少個討論議題啊!

※兩個世界
撇開童話情節,我們回到現實世界。
公主不再是公主,她只是一個雜貨店老闆娘的養女,嫁給有錢人是她心中的終極目標。原因不過是父親留下的債務未清。在繼母的調教下,她強悍厚顏,向「錢」看齊,因此樣樣都強,扛瓦斯、修水電…無一不精,為了要存活、有口飯吃,什麼手段都做得出來。原來公主失去了她的華麗,殘酷的生存環境仍訓練她如當初那樣會說謊保護自己。
青蛙不再是青蛙,他是SENWELL集團負責人的獨生子,位居總經理,剛從國外回來,風度翩翩、自信滿滿、不可一世的態度,彷彿他是君臨天下的獨裁者,一切都在掌控中。他嚴以待人,講求效率,明快而果決,只聽到自己的聲音,不曾在意別人的需求。原來青蛙王子蛻下青蛙的皮,變成冷酷的人,和醜陋的青蛙其實並沒有什麼兩樣。
而公主和青蛙王子的第一次交集,是在小蝦米遇上大鯨魚的情形下發生的。
觀美,一個小漁村,地主唐順明因為經營旅店不利,向好友借貸,積欠下三千五百萬,而被迫讓這片小小樸實的世外桃源,幾乎成了單均昊策畫下的現代化觀美休閒渡假中心PARADISE CITY。
SENWELL,一個飯店業翹楚自許的集團,靈活地運用與外資合作分享,來創造各式各樣的商機;其內部高層人事暗鬥,是從空降部隊的單均昊出現,正式浮上檯面。於是急於立功建業以堵眾人悠悠之口的單總經理,新上任就下令把一個月期限的觀美案,改為兩個星期。於是,兩個生活在不同世界的王子與公主,有了第一次擦身而過的相遇。

※一再錯過的重逢
雖然是希望新台幣手到擒來,但身邊的人有難卻不可不救。
天瑜得知唐老爺怒氣沖沖到了SENWELL,怕他勢單力薄,立即搭車飛奔而去。無巧不成書,載她的人竟和SENWELL有著深厚淵源,因為那位司機,天瑜結識了她感情世界中最重要的兩個人…
坐霸王車?天瑜在抵達時才發現身無分文,首度誠實地告知御守的價錢,以期交換車資。可惜她這次的誠實並不能讓對方理解。
這世界就是這麼奇怪,當你滿口謊言,人家信以為真,敬若神明;但你誠實以待,反遭人懷疑。
不過,御守竟意外落入一個人的手中,而那人的穿著…很有錢的樣子!那是第一個有錢人吧!第一個讓天瑜感到與目標接近的人。否則在小漁村終其一生,是見不到城堡和大廈的。
天瑜遊走在SENWELL裡尋找老爺的身影,另一方面因與美國K-LINE集團合作成功而受到眾人喝采的單均昊,則是一臉氣急敗壞,要到頂樓阻止唐順明的鬧劇。一幅畫的插入,隔著那道充滿藝術感的浮動視窗,王子和公主彼此卻視而不見,擦身而過,這時御守發出微弱的聲音,喚不住青蛙王子的腳步,也無法指引公主他宿命的天魔星就在身旁。(請參照《紅樓夢》)

※請將不如激計的險計
唐順明揚言跳樓,擺明就是要引出單均昊。只是單均昊以乎不賣帳—「你用激將法,那我也來用用」。一開始就讚美對方找到足以摔死的地方,順便幫他測高度。
這種毒舌派的激將法,均昊是大小通吃。比方說,他才一進SENWELL大門,芸熙的掛牌歪了,他就以飯店門面來教訓對方;唐順明要跳樓,子騫的好心腸更是被他劈頭就罵沒有效率,尚待學習。讓對方難下台,以顯出自己比別人高人一等,似乎正是單總經理提高身價地位的良方。但往往效果總是十分極端的。因此唐順明一怒之下,失足險墜樓。
這時看似冷血的均昊二話不說伸手就救,即使受點小傷,他仍忍住痛楚。在眾人驚慌失措時,他的冷處理竟在第一時間保住了唐順明的命。直到一旁的人醒悟後,才救起失望倉皇的唐老爺。只是,在大家鬆了一口氣,這隻刺蝟能不忘給對方一針外加灑鹽巴。雖然他灑的鹽巴一針見血、句句屬實、條條有理,只是對心痛絕望的人,就成為推入罪惡深淵的助力。
愛莫能助的徐子騫送走唐順明,看到無助的背影離去,他的心其實也像那樣無助並無力,原來世上無奈的事,不是可以一一補全的。不圓滿,是人生必須面對的課題。
對了,我不了解,為什麼SENWELL的附近明明挺空曠,車輛不多,四周應是大型停車場,怎麼唐順明險墜樓時,只見下面車水馬龍的街景呢?

※不確定的愛情
效率第一的均昊和溫吞和善的徐子騫,兩者相較之下,若硬要給個比喻,就像北川美幸筆下常出現的兩種類型的男主角:一個像光吸引你的注意,讓你無法把焦點從他身上移開;一個像影子安靜地守護著你,讓你無法不被他的真情所感動。面臨到兩難考驗的第一人不是葉天瑜吧!而是和他們一起長大,單家內定的媳婦—范芸熙。
「這是我愛的男人嗎?」芸熙心裡會這樣想吧!當她對不久前發生的事惴惴不安,眼前這個男人所想的,要她利用所學,幫助他推動觀美拆除計劃,然後又立刻埋首在公務裡,不聽聽她的感受。這個男人看不出、不關心她所想的,彷彿她對他的好是多餘的,因為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根本無需擔心。那她是什麼?只是裝飾物嗎?於是她黯然離去,無話可說。

※我們是一家人…
金枝媽媽只會和唐老爺拌嘴嗎?
因為在乎,所以吵架;因為在乎,所以留下;因為在乎,願意在一旁守候著他。天瑜自幼失去雙親,在她的眼裡,唐老爺是她的父親,陳金枝是她的母親,她可以思思念念著雙雙飛到天國的父親,更珍惜眼前疼愛她的家人。要記得在最艱辛的時候,只有家人會無怨無悔陪著你渡過,給你最大的支持。
不過,以上面的標準來看,單家的溫情指數可能直達冰點哦!
認真算來,單家的成員應該有五個:單家父母、單均昊、范芸熙和徐子騫。連宣佈喜訊一事也非要子騫列席,想必具有另一項重大意義,那就是—「子騫,芸熙將是均昊的。」單家父母不可能看不出這三個青梅竹馬間存在著多微妙的關係,所以在這個時候,他們必須表態讓子騫知道,長輩的決定是讓均昊和芸熙在一起,請你死心吧!
不過,芸熙不留情面地拒絕,因為均昊的態度讓她覺得自己不受重視。為什麼感情要用物質衡量?「過程」,她要的是「過程」,一個讓她感受到被愛、被珍惜的過程,而不是理所當然的結果。凡事一絲不苟的均昊不能了解到這層意義,就像他不了解父親為何不樂見到觀美案的提早進行。
窗外滿天的星星,子騫手上的太妃糖,如果均昊有子騫一半的知心,那她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孩子了。這個要求太貪心了嗎?一點也不。任何一個女孩子都有的渴求,只是芸熙不明白,她的渴求傷了好朋友和情人,因為他們之間,妳並沒有清楚界定差別。
「單家到底用什麼心態在栽培我?我應該是恨他們?還是擁抱他們呢?」一句話點出子騫心底的吶喊,所有的不滿、孤獨和悲慟,只能心疼地和變成植物人的母親細細傾吐,只能對當年的氣爆存疑,他的困惑和無助,不能像唐順明揚言跳樓般的壯烈,而是面對冰冷的病床,不能回答他的母親,偷偷地掉淚。因為只有在這一刻,他才能勇敢地面對自己的痛,盡情地宣洩自己的苦。

※直到見了你…
收到一百束玫瑰花是什麼心情?我想所有的女生一定會很開心吧!尤其送的人身份又不錯時,接到花的人應該感到眾所矚目的羨慕而欣喜不已。均昊用這招來對付芸熙,基本上成效是不錯,至少,可以一方面進行視察,一邊贏得芳心,哇…果然是重效率的傢伙。
王子和公主第一次見面還真是特別:王子帶人準備拆房子(?),公主穿了件破洞的褲子去警察局送貨!?
搶錢一族的公主精明地發現商機,在順利賣掉一條口香糖後,得寸進尺。只是王子似乎不是凱子,而是一個銅板打二十四個結的商人,不被繼續騙下去呢!後來難得王子良心發現,打算告知公主的褲子破洞一事,無奈公主會錯意,因此鬧了個大笑話。毒舌派的王子不放過任何一個可以損人的機會,公主也不干示弱,不管三七二十一,坐上王子的車。
「你就是拿我這種人沒有辦法」。
均昊根本無法也不知道如何趕剛出了個大糗的天瑜下車,看她像劉姥姥進大觀園那般,對車內擺飾上下其手,該用什麼方式來形容呢?「厭惡」吧!天瑜還隨手拿起他的手機打電話,滿篇謊言,對於有話直說、句句見血的均昊,簡直不可思議。不過說真的,金枝媽媽真是聰明,觀美漁村不大,均昊卻找不到觀美旅店,智商果然真的有問題,明確一點來說就是…他的方向感有問題。
對了,單總經理,你丟的那支是MOTOROLA吧!跟我的好像耶!
「麥克路比」是誰啊?「真愛」既然是珠寶設計師的作品,怎麼能幫人找到真正愛的人呢?還能緊緊套住他的手指?天啊!我開始懷疑這個設計師跟羅琳(《哈利波特》的作者)是不是有勾結?這時均昊看著戒指一臉夢幻和期待的樣子,讓人不禁莞爾:原來…人的心裡都藏著一份童真,渴望夢想,希冀幸福。
只是,芸熙要的不是花,她要心裡的那份感覺。清楚她需求的是子騫,也期待她能了解他的真心,只是芸熙沒有回應,因為她正期待均昊給她一個答案,卻也是讓子騫心碎的結果。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