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不二君全都記起來了?」紅頭髮的菊丸好奇地問。

「不二君真行。才上啟蒙沒多久,就倒背如流。不像我,連《千字文》都背不好。」忠厚的河村不好意思搔搔頭。

「英二,與其羨慕不二君,不如快去溫書,你上次背書不行,又沒寫好字,夫子罰你寫字,還畫了一大堆鴨子在紙上……」謹慎的大石一點不像六歲的孩子,倒像是…嘮叨的媽媽。

不二覺得青春書院的同學個個都很有趣。像上次醫治他的乾大夫,他的兒子和手塜君同齡,也是同班同學。但乾同學和乾大夫不一樣,乾大夫會說笑,給人吃不苦的藥,但乾同學常會做一些怪味道的東西給大家吃,即使自己覺得蠻好吃的,但同學們對那些東西恨之入骨,倒引起不二的興趣……

其實看別人痛苦的樣子,也不錯嘛。

 

不二是愛家聽話的好孩子,說乖乖聽手塜哥哥,現在叫學長才對,手塜學長的話,就乖乖聽話。和青春書院裡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混熟後,不二就有意無意捉弄起大家來了。由於他得人疼、熱心聰明,也玩得不過份,所以大家對他的舉止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小時候的不二雖然精得跟什麼似的,獨獨怕手塜。大家都曉得,因為手塜是不二的救命恩人。而手塜從不拿這個身份來脅迫不二,更讓人覺得,手塜是外冷內熱的好男兒,深深感佩。

 

每天上學放學,見到一臉嚴肅的手塜…就可以看見跟在他身上帶著滿面笑容的不二。

啊…真是從小就有的孽緣啊。

 

不二回到現實,仔細想想自己的現狀。

老實說,那時候答應幫這個忙,一半也是為了婚禮的半個月前的一個賭注。

 

賭運向來不錯的他,居然輸給手塜。他明明打聽了,手塜不會參加賭注,他才會答應的。

沒想到…命運很奇妙的。

 

自從他知道他的好手氣會栽在手塜手上,都會事先打聽手塜會不會參加,連「曲水流觴」如此高雅的仕族聚會,當他知道青春書院要自己和手塜代表前往,他就謊稱腹瀉,身子不舒服,硬要當旁觀者。看到跡部大意輸兩局,氣得吹鬍子瞪眼睛時(跡部:喂!我還沒長鬍子呢),他由衷讚許自己的睿智。

 

話說,半個月前。

手塜要成親的事如火如荼傳遍整個書院,大家都熱情起來了,當知道女方是橘杏時,卻全狐疑起來了。

「橘杏,就是那個不動峰的橘桔平的妹妹吧。什麼時候和學長搭上線的?」

「我聽說杏姑娘跟不二學長的感情比較好,怎麼不是嫁給不二學長呢?」

「還有還有,我有個絕對可靠的消息,那就是桃城追求過杏姑娘。」

「什麼什麼?真的嗎?不是最後神尾明追得更勤嗎?」

「還有神尾明嗎?這關係還挺複雜的。」

「嗯,不過,橘桔平和學長交情不錯,會不會想要就此結親戚呢?」

「其實,我偷聽到,龍崎老師想要學長娶櫻乃…」

「啊…怎麼可以呢?我也喜歡櫻乃。」

「死心吧。櫻乃喜歡的是去年入門的學弟越前龍馬。」

「那…那個四天寶寺的小姐呢?」

「誰?誰是四天寶寺小姐?」

「不是啦,是四天寶寺書院的千歲小姐。」

「那個啊…不知道為什麼,我曾經聽到學長們在說這件事時,手塜學長很生氣地要他們去跑圈,還面無表情地跟不二學長說:千歲小姐只是小孩子。」

「小孩子又怎樣。我娘嫁給我爹時年紀也很小。」

「那…你也要娶個年紀比你小很多的嗎?朋香妹妹不錯啊。」

「唉呀!她太小了啦。芝小姐比較好。」

 

「群居終日,言不及義,好行小慧(註1)…全去繞書院跑五十圈。」冰冷的聲音打斷年輕學弟的八卦時間。

「是。」學弟們被威嚇住,連走帶爬離開現場,往外頭奔去。

 

「手塜,學弟們不懂事,你別放在心上。」大石在一旁安慰。

「啊。」手塜不多說,拿書往書院正堂去。

「我們也很吃驚你那麼早就要完婚。前陣子才應試中舉人,是不是家裡希望雙喜臨門呢。」大石邊跟邊說。

「啊。」手塜淡淡回應。

「不二也中舉人。咱們正要慶祝你們兩個通過鄉試呢。」大石邀請不愛熱鬧的手塜。心想,他一定會回絕吧。

「不二也參加慶祝嗎?」手塜開口問。

「呃…是。我們打算去河村屋吃飯慶祝。」大石一時間居然不知道怎麼回答。但得知手塜要參加,他十分開心。

 

1:出自《論語•衛靈公》

-----------------TBC--------------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