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小心翼翼把菌放入培養皿中,合上玻璃蓋,貼上標籤,記下時間,安置在保溫室後,鬆口氣,伸個懶腰,再看保溫室一眼,再來一記飛吻,「還要等一個星期哦」。

小小伸展緊繃的身體後,就開始收拾桌上瓶瓶罐罐,再到水糟擠了一坨無味的洗手劑,仔仔細細把雙手洗淨後,用紙巾擦乾才關上實驗室的門走人。

打開手機,無意外地,一如往常,跳出十則出自同位寄件人的郵件,和數十則其寄件人的。
他本能地先閱讀「同位寄件人」那些幾一成不變的郵件內容,臉上浮起幸福的微笑。

「忙完實驗後要記得洗手。」(我又不是小孩子。)
「記得要關好實驗室的門。」(喂,你是我爸嗎?)
「早午飯不要忘記吃,晚飯不能吃芥末過日。」(天啊,你在哪裡裝了監視器?)
「就算很累,晚餐也要吃點東西。」(好好,「老爸」)
「洗好澡後要吹乾頭髮才能睡。」(現在又變身成「我媽」)
「別再選太多課程,適當運動和空閒休息是必要的。」(……now老師?)
「今天的天空很藍,休息時我凝視天空很久。」(這是教我保護眼睛的方式?!)
「沒事馬上回家休息,別跟陌生人走。」(我都大一了。)
「學習訓練很沉重,但不要大意啊。」(為什麼又冒出這句話是說我還是說你?)
「那個,我還是看不懂顏文字。」(算了,我不寄望「德國人」懂這個

他心裡邊吐嘈,邊被甜蜜的關愛充斥全身,就像女生們常對他說的,「你身邊飄滿粉紅色泡泡。」
想到那座能同時思索十件事,又遠在德國奮鬥的「冰山」,當他發現所謂的「十件事」,件件和自己有關後,就像是被好幾罐蜂蜜圍繞在身邊的小熊維尼那樣,笑得燦爛如百花綻放。

「是是。遵命。」
他逐則讀完後立刻回信,完全沒發現迎面來的那位

「不二,,有幸邀你共進晚餐嗎?」對方沉穩溫柔的嗓音,具有熟男的魅力,明明也只大自己幾個月,為什麼自己的聲音和他比起來,就像沒變聲的青少年。他常打趣說,要是去當聲優,一定有不少粉絲。

「晚安,忍足君。今晚我回家吃。多謝你的好意。再見。」他很乾脆婉拒邀約,一溜煙不見人影,只留下忍足在實驗中心的白色長廊上寂寞的身影。

「沒想到連最平常的菌種都不好處理。」
他一到住處就累癱在床上,軟趴趴地,再也不想動,只是想起那位遠在德國的「老爸」很凶的。於是他牙一緊咬,用盡力氣從床上「爬」下來,到小冰箱覓食,幸好還有些水果。他直接拿起一顆蘋果,稍微擦拭後,就慢慢啃起來。


「明明可以加選文學院的課,偏偏去選醫學院的選修課程,瞧你累成這樣。」
一日,由美子姐姐前來探視上了大學就離家外宿的弟弟,從小冰箱的內容物就可以窺見一直重視生活品質的弟弟,被課業折磨成什麼樣。「我才大一,想體驗不同的事物嘛。醫學院的課很有趣呢。」他極力辯護。

他盡力把自己弄得很累,累到勉強有一點點力氣能想起那個在德國的冰山,累到偶爾分出一些些時間去思念那個他愛到快無力的人,累到還是會硬撐精神,寄給他每天的問候和日記,正如他每天都會寄來簡短到讓人想吐嘈的十則電郵。(該不會只用COPY-PASTE吧)

======TBC=========

「我回來了。」
不二對候在玄關的母親,笑得開心。
「回來了啊。快來嘗嘗由美子給你準備的藍莓派,還有你最愛的Cajun料理。」
不二淑子一臉溫柔上下打量難得回家的兒子。
「媽媽一定是被由美子姐姐的話給嚇到了,怕我平常沒吃東西嗎?」
不二坐在飯桌前,開始「進攻」美味的藍莓派。
淑子一邊佈置餐桌,放上食物,一邊跟不二說:「你姐姐才不會嚇我呢。我今天看到你就知道了。瘦多了。」
媽媽的口吻中透露心疼和不舍,不二覺得口中的藍莓派變得難以下嚥,心裡泛出陣陣的苦澀,但他強顏歡笑,「剛考完試,我就晚幾天回去上課,讓媽媽把我養得圓滾滾的,好嗎?」
「呵呵……好啊。要努力吃哦。」媽媽雖笑著,但眼框閃著淚光。

由美子因為工作,只有晚上才見得到人;裕太上高中後仍住校宿,只有放假時才能見到,而這陣子因為準備大學入學考試,連放假也見不到人影了;更別說常年在國外工作的父親,兩夫婦比牛郎織女還難碰面,幸好科技發達,有視訊連絡,而且每年至少不二媽媽會飛到美國兩到三次。都是老夫老妻,思想雖新潮,但對於婚姻承諾的觀念十分傳統。「媽媽很寂寞啊」不二不禁想,默默心酸。

「周助,等一下帶藍莓派和媽媽做的Etouffee給彩菜阿姨去。」
不二媽媽也坐在兒子身邊,吃著藍莓派,喝著英式奶茶。
「啊?」
不二聞言,不知道要不要把剩下那一口派吃掉。什麼時候開始媽媽和彩菜阿姨的感情那麼好?不二內心問道。
「從手塜君來家裡後,我就和手塜君的母親碰過幾次面。尤其手塜君去德國後,彩菜常會偶爾經過我們家,所以這樣熟稔起來了。」
不二媽媽像是懂讀心術的,很快就解決兒子問不出口的事。
「嗯。」
不二胡亂硬一聲。心想,當媽媽的都這麼可怕嗎?
「是啊。身為一個母親大多會瞭解自己的孩子想什麼,需要什麼。」
不二媽媽冷靜優雅喝著茶,不二嚇出一身冷汗。

=====TBC=====

「周助,你回來了啊。這是
彩菜看到好幾個月未見的不二,非常開心。
自從不二上高中後,彩菜每次「特意」經過不二家,都不能見到人,倒是常看到笑容可掬的不二媽媽,然後兩個媽媽就開始談起育兒經,大有相見恨晚的遺憾。

雖然不常見到不二,但逢年過節,都會看到不二送來的禮物和問候。有時會來噓寒問暖,順便幫彩菜打掃庭院,陪國一爺爺下棋,甚至同去釣魚。由於不二對園藝蠻有興致,常和國一爺爺就在院子裡擺弄成盆栽,倆個討論起園藝的樣子,比自己兒子國光更像是國一爺爺的親生孫子。

「這是母親做的菜和姐姐做的甜點。母親交代我帶來的。」
不二扯起一張迷人的笑臉,當然不是要迷倒眼前這位女士,實在是他見識過媽媽們的讀心功力,讓他有點笑不出來。

「進來一起喝靜岡玉露,我做了牡丹餅。」
彩菜媽媽溫柔親切的笑容,讓不二覺得自己的笑有點僵硬。

「那就打擾了。」
不二帶到伴手禮進門後,熟門熟路地食物放在廚房桌上,把甜點放入冰箱,再準備泡茶器具,送到和室裡。就和彩菜媽媽靜靜地泡茶、吃荻餅,伴著庭院裡的手水缽,彷佛置身在幽林深處。

「有空就常回家。別太累。父母會擔心。」
彩菜媽媽直視不二,輕聲細語囑咐。
「是。」不二心虛地回答。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爺爺已經能接受你,他很喜歡你,希望你有空多來陪他。好嗎?」彩菜媽媽誠摯問道。
……」不二啞口無言,這話還來不及讓他消化。
怎麼回事?
什麼意思?
現在是……什麼情況?

「我和你媽媽談過好幾次了,如果你們真的能堅持,不是好玩,不是一時興起,是認認真真想著未來的話,我們都會陪著你們走下去的。」
彩菜媽媽雖露出笑意,卻有深沉的寂寞,也認真慎重。

原來……都知道了。
是那年自己從德國返國後嗎?
還是去年手塜放假時返國直接去見自己,而沒有馬上回家那次?還是……

彩菜媽媽看著臉色宛如走馬燈的不二,不忍他心緒慌亂,馬上握住他的手,柔聲細氣地說:「不管什麼時候知道的,要知道父母都一直在護自己的孩子,不希望他受到傷害。」
一陣安心,從彩菜媽媽的手心傳來,不二慢慢冷靜下來,輕輕的回握彩菜媽媽的手。


「這麼多?!」待彩菜到了廚房才看到桌上不只有淑子做的菜,還有禦新香!

「嗯。這回幫出國的教授照顧他培養的細菌。教授的母親是他家鄉有名的漬物達人,不但給我很多手漬物,還有獨門的製作過程。」不二笑著說。
心想,從忍足那裡得知道有關田中教授母親的消息,又正好教授要出國,他的助教回老家不在,他自告奮勇,以交換好吃的漬物為條件,誰會做那吃力不討好的苦差啊。當看到自己的媽媽和彩菜媽媽,開心地處理可口的漬物,他所有的辛苦都是有代價的。

手塜,你遠在異鄉,試圖步步為營鞏固自己的戀情,就像你的「手塜領域」,要阻斷所有可能的障礙、威脅。
而他可以回報的,就是把他們的愛情,兢兢業業放在特製的培養皿中,不讓任何東西進入,直到成形長大,直到沒人可以改變。
只是沒想到的是,就在他和手塜自以為是的守護愛情事業中,還有更大的力量保護他們的感情。
那麼無微不至,那麼安安靜靜看護,不打擾他們的深信和執著。

===END===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