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一位看似纖細柔弱嬌小的栗發女子,滿臉笑意,連眼睛都眯成新月般彎曲,氣質嫻雅,態度「溫和」地往自己房裡的桌子死命一拍,語氣柔順地說:「為什麼不讓我出外求學?」


正坐在一旁的同樣一頭栗發的美麗少女,拿起身旁小幾上白瓷皿裡核桃酥,輕咬一口,再端起碧螺春輕啜,無視眼前已斷成兩截的楊木桌。拿起腰間的手絹拭過嘴角,輕聲回道:「周助,你可是不二家『二小姐』。女子無才便是德。要是讓你到杭州求學,這有損不二家『二小姐』的名譽。」


不二看看一派冷靜的姐姐由美子,想想自己再怎麼震怒也不能讓父親改變心意。姐姐疼愛自己,出嫁在即的她,還數度為此事和父親爭辯不休,氣得父親後悔親自教授子女詩文,母親不袒護任一邊,她只是默默地個個「擊破」,所以吵歸吵,卻從未真正翻臉。


「姐,但我不是不二家『二小姐』,我是不二家長子啊。」不二無奈地說完,就呆呆坐在由美子身旁。
「周助,明的不行,可以用暗的。」由美子輕巧吃完一塊酥後,再喝完手中那杯碧螺春,細聲細氣地說。
不二不解地問:「暗的?」
由美子抬頭看一眼坐在身旁的弟弟,微微一笑,「別忘了,你是不二家長子呢。」
不二端詳由美子眼中的笑意,突然有所感悟,「對啊,我是不二家長子。姐姐,我懂了。」


孺子可教也。


由美子心滿意足起身,離開房間之前,丟下一句:「記得叫人把這裡收拾收拾,好人家的姑娘閨房,怎麼可以有張破桌子呢。」


不二不管姐姐的揶揄,開始打理起行李來。




不二和彥在花廳來回踱步,十分不安,妻子淑子忍不住喊住他:「相公,別繞了,我頭都暈了。」


不二和彥終於停下腳,坐在妻子身旁的椅子,歎口氣:「周助這回是鐵了心,他是一定要去杭州求學。」淑子見夫君如此煩惱,柔聲寬慰:「周助長大了,身子骨也壯了,不像當年那樣病弱。更何況,你也教他學問。話說孔夫子十五志於學,周助都十五歲了,在姑娘的年紀早及䈂,準備嫁人了。沒什麼好不放心。讓他去求學兩年,他會更開心。」


「你不會捨不得嗎?當年為了這孩子你操了多少心。」和彥開始平心靜氣和妻子說起往事。
「為了孩子,做父母的操一輩子的心也情願。周助總有一天要娶妻生子,總不能一輩子把他關在家裡。該放手就放手。孩子高興,父母也會高興。」淑子低聲說著,但眼眶的淚就是止不住。


「好好。就依你,等周助再來要求,我就允他求學。」和彥急忙拿帕子擦去妻子的眼淚。而父母的對話,一字一句敲進本來打算拿不二家長子身份談判的不二周助,癡癡地立在屏風後,陪著母親一同掉淚。


之後事情非常順利,不再爭吵,不再僵持,不二在由美子姐姐出嫁後五日,隨即離家赴杭州求學,持父親的好友推薦函來到杭州青學書院。


======TBC====

(二)
大家都說杭州是塊寶地,又是美人鄉,果然隨處可見帶各種香氣的女子,不分老少,就像是仙女散花似的。所以
有誰可以跟不二周助解釋一下,這些汗臭沖天的男人是怎麼回事?


不二緊捂口鼻,胃不斷翻騰。
天啊!那些自命讀書人的,不知道「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為要嗎?為什麼不好好打理自己身上的氣味呢?
或許這也是父母說什麼都拒絕不二出外求學的原因之一。

話說當年不二一出生時雖順產,未滿月前天天都病著,連村裡的大夫都搖頭要不二父母準備棺材衝衝,不二淑子天天以淚洗面、求神拜佛,連月子也無心坐。不二和彥則四處訪醫。


一天,參拜觀世音菩薩的途中,不忍心一群孤苦無依的流浪孩子在路旁乞食,遂命隨行婢女買些食物給那些孩子,又讓僕役把孩子送去村裡的養生堂,讓他們有一處安身地。
當她來到寺廟裡拈香祈禱時,聽到一名年長婦人對另一名少婦說:「要是孩子還病著,就把他當女孩子養。或許可以讓孩子活久點。」


這句話戳中淑子的心。當下就急急回家,把長女由美子的小衣裳全拿出來,撤掉本來替周助備好的衣物,還交代下人說,以後就把大少爺改叫「二小姐」,連滿月酒也不請,油飯也不送,改送紅蛋。外頭的人不知道,以為不二夫人的第二胎是位小姐,直到第三胎才是少爺。

不知道是不是應驗了什麼,自從把周助當女兒養後,不再天天生病,滿周歲後白裡透紅、可愛有趣,由美子樂得天天陪「妹妹」玩,不准任何人抱她「妹妹」。全家上下更是把整天笑得像彌勒佛似的「二小姐」寵上天,要什麼有什麼,「二小姐」不喜歡什麼就不再出現第二次。即使後來小少爺裕太出世,也沒有過如此待遇。(汗)
身為不二家的「二小姐」,大門不出,怎麼知道外頭的事,完全就是一位「養在深閨人未識」的詩書門第閨秀。母親淑子親授由美子和周助啟蒙,之後由文士轉經商的父親和彥教識字讀書。不到十歲,四書五經幾乎熟悉,更開始念起老莊、三傳和詩賦。在驚豔不二家長子的聰慧之際,另一個問題產生了。

「二小姐」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二小姐」,因為小少爺的出世。


本著不二家的「家風」,兄友弟恭是基本思想,毫無疑問,裕太的到來,讓由美子和周助十分開心,兩人輪流抱著熱呼呼的小弟弟,一點也不嫌累,眾人對他們的手足情稱羨不已。

從牙牙學語到學步,「二小姐」心存疑問,但性情敦厚的「她」,一直不開口問。直到裕太穿開檔褲後,一次小周助細聲細氣問:「為什麼裕太和我一樣,但我卻要和姐姐穿一樣的衣服?」
沒人敢回答滿臉笑容的「二小姐」。還是奶娘眼明手快,把「二小姐」帶回房裡,好好解釋給「她」聽。從那天起,「二小姐」依舊笑容可掬,但從小看到大,全家上下都清楚,「二小姐」很不開心。


當裕太陪父親在正廳送往迎來,「二小姐」必須躲在廂房或廳堂後的簾子;一年只有幾個特別的時節才可以出門,並且要有兩名婢女和一名僕役跟著,而裕太不但跟父親出門,還「隨時」可以出去,只要有個小廝跟著就行。

周助生性淡泊,不忮不求,但不代表他沒有脾氣。
尤其是表哥答應帶裕太去魯道書院求學後,周助就無法忍耐,便開始求父母讓他恢復男兒身,可以出外求學。如果父母不放心,他可以去腳程只要半個月,位於鄰縣的青學書院,而不是車程需一個月半的魯道書院。

不二父母擔心讓從未涉世的長子外出,怕他受委曲,加上經年把長子當女兒養,那麼細緻溫柔的孩子,怎麼能去面對外頭粗俗鄙陋的生活呢。自然是不答應,所以兩廂爭執不下。

話說回來,已經受不了這種穢氣的不二,悄悄往一旁角落靠著,忍住想嘔吐的不快。
「這條路是自己要的,一定要堅持住。我是不二家的長子啊。」不二心裡想著。一股酸楚還是從喉間竄上,喉嚨刺痛不已。


=====TBC=====

(三)
突然,一隻強而有力的手拉住不二,使不二免於當場昏厥在地。不二彷佛嗅到菖蒲的香氣,感到莫名的安心後,便失去意識。

「醒來了。他醒來了。」充滿活力欣喜的聲音,聽來有點刺耳,尤其是對方從昏迷醒來的不二。
「看他打扮和行囊,應該是外地人,可能水土不服,才昏過去的吧。」聽起來是很敦厚老實的人,而且沒那麼吵。
「我去跟河村說一聲,讓他準備點清粥。這少年昏迷兩個半時辰,要吃點東西。」似乎是小心謹慎的人,但怎麼覺得有點陰沉。


「嗯。」平靜穩重又簡潔的聲音在不二耳旁響起。
不二有點納悶。其他的聲音和自己都有點距離。(別小看不二,他的聽力非常不錯)怎麼唯獨這個聲音就近在咫尺呢?還有淡淡的菖蒲氣息,是那個救自己的人吧。
忍著先前還殘存的反胃,幸好這個地方挺乾淨的,沒有不舒服的味道。(沒錯,到目前為止全是聞出來的)


不二試圖睜開眼,只看到兩道淡漠冰冷的目光也望著他。很好看的眼睛,深邃的黑眸、棕瞳,眼神毫不保留地流露自信和英氣,臉龐端正,和儒生氣息極重的父親、稚氣倔強的弟弟截然不同。(諸位請記得,咱家不二子是被當女孩養大的)看似削薄的雙唇,仔細觀察還挺厚實。見不二緊盯不放時,開口道:「可以放開了嗎?」


放開?!什麼意思?


這時,那個很吵的聲音靠近,非常熱情地解釋:「你拉住手塜的衣襟不放,手塜就陪在這裡要三個時辰了。」


衣襟?!


不二偏過頭一看,自己果然還緊緊扯住這個叫手塜的衣襟不放。臉一紅,急忙放掉還推了手塜一把。可能是手塜一動也不敢動了三個時辰,重心不穩就直接跌坐地上。在旁兩個黑髮少年一左一右把手塜扶起,紅發少年很快地拿張椅子過來,才讓四肢發麻的手塜有個休息之處。


這時,不二才查覺到,自己已經不是該扭捏作態的「女子」,而是該瀟灑大方的「男子」。此情此景,該怎麼跟在場的還有那個被自己推倒的道謝呢
沒經驗,不知道。就算是家人眼中的天才,從沒與陌生人相處過的自己眼下是完完全全的蠢才。只好胡亂抱拳向床邊的眾人說:「多謝搭救之恩。」


然後完全不意外看到四張很複雜的表情。其中一位黑髮,髮型像鬃刷的,微微一咳,說:「我去跟河村說清粥的事。」
另一位黑髮,額前覆兩根「髮絲」(?)的說,「我去把你的行李拿過來。」
紅發的那位似乎很天真,眨著眼盯住不二:「你看起來像文弱的書生,你也習武嗎?」
不二頓時哭笑不得。早知道出門前就多問弟弟怎麼和男子應對進退,而不是擔心姐姐的婚事,天天陪姐姐挑綢緞、選嫁奩,甚至還繡一對鴛鴦戲水的枕頭套送姐姐。自己千錯萬錯,就是以為船到橋頭自然直,誰料還沒到橋頭呢,就出糗了。


「你還好嗎?要請大夫來嗎?」那位叫手塜的又開口了。看來並沒有計較自己方才推開他的事,真是大人大量。


嗯,要顯出氣度才能結交朋友。想著爹平日和文士友人之間的對話舉止,不二依舊畫葫蘆,稍坐正身子,露出平日的笑顏,微微屈身,半作揖道:「好多了。謝謝。在下不二周助。多謝閣下相救。只是不知在下現於何處?」
紅發的似乎有些恍神,倒是手塜回答:「你在街上昏倒。這裡是我住的地方,距青學書院約兩箭地。你為何來此地?」


聞言,不二激動地拉起手塜的手,興奮地問:「請教閣下,您是否為青學書院裡的先生?」
這個問題,迅速地讓紅發男子回神,失態地大笑,甚至在地上打滾。手塜依舊一派鎮靜、面無表情。
===========TBC=====

(四)
不二又不解又感興趣地研究眼前冰火兩種情的表現,原來這才是男人的樣子,要不就放聲大笑,要不就一板一眼。如果眼前這位救命恩人是書院先生,可要好好巴結,這樣才能在書院混下去。(以上用詞,由不二裕太友情提供)
「哈哈哈不二,你不但是外地人,而且還是怪人。哈哈哈」紅發男子仍然笑不停,不二對於「外地人」和「怪人」這兩個說詞無法連貫,只好尷尬笑著。
手塜看了不二一眼,似乎查覺到不二的為難,出聲說:「菊丸,繞書院跑十圈。」
「咦?手塜」菊丸試圖掙扎。只見手塜眼神越來越冰冷,菊丸苦張臉,往外頭去。留下手塜和不二兩人互望對方。
「先生」不二常年深居閨房,還沒被任何人這樣瞧過,說不害怕是騙人的,但身為男子漢大丈夫,這樣也受不了,求學路不就得中途夭折!
「不二公子,我是青學書院的學生。方才三位也是。」手塜冰冷口氣,不急不徐,面無表情,讓從小被教導要口氣溫柔,語調優雅,笑容可掬的不二硬被凍一下。

看在是救命恩人的份上,我忍你,俗話說「君子報仇,三年不晚」,更何況,我也不是什麼善男信女,不用三年,我就要整你到叫「本小姐」,不是,一下子改不過來,是拜服在「本少爺」衣袍下。哈哈哈

以上內心獨白,自然是看來和善親切的外地人兼怪人的不二周助所想的。

手塜不懂不二的小心思,倒是起身咐囑不二:「我去請夫子來一趟,你有什麼事可以詢問。」不二點點頭,保持完美的笑容,直到手塜把門關上,腳步聲漸行遠去。最後,不二握緊拳頭,嘴角放下,心裡呐喊著「小不忍則亂大謀,不二周助,日子長得很,一定要讓那手塜後悔莫及。」

看到父親的拜帖,青學的龍崎夫子很開心,並問起住處和生活,不二雖有滿腹苦水,卻不敢說出口。叫不二怎麼開口啊總不能說,為什麼這些人平日不沐浴就算了,不用薰香薰衣就算了,難道連荷包都不帶著嗎?不二最希望的是找個離那些「臭」男生遠一點的住處,白天忍忍便罷,休息時,不二睡在滿室香氣的地方。

「不二,你和手塜同住一室吧。他比你先來一年,算是你的前輩,學問品德皆優,書院裡的夫子們無人不誇。兩人在一起正好教學相長,你應該很快就能適應。」

蝦米?龍崎夫子,你居然忍心把一個手無束雞之力的弱男子送到那種冷血無情、吃人不吐骨頭、不友愛同學(比如說要人去跑圈)的火坑?
不二欲馬上斷然拒絕,不料瞄了手塜一眼,竟見手塜似乎好像知道自己不會接受龍崎夫子的建議,一派淡然處之。這下燃起不二的鬥魂。
古人說:「近水樓臺先得月。」孫子兵法雲:「知己知彼,百戰不殆。」要把這個混帳王八蛋該死的傢伙整倒,最好的方法自然是和他住一起。不二嘴角微微上揚,態度恭謹有禮,轉身拱手屈身對手塜說:「就請手塜『前輩』多多『照顧指教』了。」
抬頭一看,果不其然,應該「黃河決於側而神不驚」的手塜略皺眉頭。不二笑得更燦爛:第一步棋下對了。
====TBC====

(五)
「表裡不一。」
手塜國光正坐危襟地傾聽身旁那位被自己腹誹的同學不二周助的滔滔大論,連向來不苟言笑的雷夫子都忍不住頷首,嘴角微微上場,而其他同窗們更是眼睛閃閃發光,仰望入學三個多月就從「娘們」(看起來很像)躍升為「爺們」的天才不二。

「五霸無仁,但尚有周天子,七國則仁義無存。仁,人也,人之本心,一旦人失本心,求其正路則由義也。七國為利互爭,不能合縱,反被連橫滅亡,丹青有載。」不二溫潤的聲音,不能稱黃鶯出穀(那是說女孩子的),是像三月和煦春風的柔軟,緩慢悠揚恬靜,比起在寢室討論學問時的「不二」,不可同日而語。

【「哼!食古不化的老頭子,什麼克已複禮,什麼己欲立而立人的,人都是自私的,做什麼都有目的的。還說什麼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什麼人都嘛難養,沒有好處,誰要當呆頭鵝。」不二邊翻書,邊冷冷地自言自語。
或許是查覺到身邊的目光,不二抬頭對手塜「嫣然」一笑(我絕對沒有用錯詞):「手塜學長,我學習時沒跟自個兒說點話就不能明白,請學長多擔待。」
手塜瞬間有些失神,外表還是像以前那樣風平浪靜。
事實上和這個「不男不女」的新同學相處時間比別人還長,因為不但同室還同桌,還要負責叫他起床。
從一開始飽受驚嚇的楚楚可憐,到現在雷打不醒,還故意賴床的慵懶,不二君每天都會帶給手塜君不同的「全新」體驗。】

手塜略回神後,不二說道:「燭之武退秦師,以利為先。鄭文公無禮、晉文公記仇、秦穆公貪利,燭之武為鄭大夫,卻不以國家為計,無器量,鄭文公以國家存亡逼之,鄭國已是君不君,臣不臣。再者,秦穆公依利而往,人之常情。但長此以後,國家必亡。是以孟夫子謂『上下交征利,而國危矣。』誠如此言。」
不二略頓一下,在雷夫子的示意下款款傾身行禮後回席,一派斯文;和一個月前得知要讀《孟子》的態度截然不同。

【「說什麼『予豈好辯哉?』明明就那麼多話,說來說去還是義理為主。亂世要重典,四維八德的要太平盛世才能用。不過,寫這些倒得不少好處,掛著夫子弟子的名氣,又推崇仁義,難怪後世對其他諸子就不是那麼認識了。」
說罷,不二往身後望去,小聲自嘲:「幸好那座雪山早睡了,要是他聽見我這麼說,不知道又要怎麼腹誹我了。」
手塜側臥在床上,不得翻覆,就怕自己一個動靜,會讓不二發現自己壓根兒還沒入睡。不過,這樣聲量,誰能酣然成眠,豈不掩耳盜鈴嗎?】

想到這兒,手塜不禁汗顏。
「不二,真正的你到底在哪裡?」
-----TBC-------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