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也是小蝸牛發表在百度冢不二吧裡的同人文。

首度寫近乎床戲的文章,真的是挑戰小蝸牛的尺度。但其實還有另一篇已經寫了兩萬多字,而那篇真的有床戲。

寫那種不著邊際的東西很難,還要寫的煞有其事更難。

這篇的背景歌是悲劇收場,瑞奇馬汀的歌,當年小蝸牛好愛這首的唯美氣氛。

 

====正文====

 

「不二?」

雖然沒仔細看身下的那人,但直覺就是。(手塜啊,你哪來的自信)

「嗯。」不二低哼了一聲,算是回答。

手塜頓時手足無措,想立刻給自己一個耳括子。

一定是自己在做夢,因為此時此刻的情況,實在是太瘋狂了。

有誰能解釋為什麼不二現在一絲不掛躺在自己的床上,而自己還壓在他的身上。

冷靜,一定要冷靜。

 

正試圖要從不二身上移開,就發現極尷尬的事。

嗯,那個……「小手塜」非常有精神。

這下子不光想打自己,而是想切腹謝罪了。

 

雖然長久以來,不管是在自己的錢包裡、桌上的相片、手機、筆電的桌屏都可見到不二優雅安靜的笑靨;雖然他知道家人為了放心讓他在德國追尋自己的夢想,所以不逼問他對不二的特殊情誼,雖然……

但,為了不二,為了家人,為了不二的家人,他不能這樣啊…(喂,到底是怎樣?)

 

就在手塜天人交戰數百回合之際,不二的手緩緩撫摸他的胸口,順勢向上,最後攀住他的後頸。

 

真的不可思議。房內的燈全關了,手塜不喜歡有任何光線的睡眠環境,還特地把厚重的窗簾關上,於是室內是一片漆黑,伸手看不到五指的,但他卻能「看」到不二的眼神和表情,正直盯著自己看。

 

沒有情慾,沒有勾引,沒有如歐美媒體常見的性暗示,沒有像一些比他略年長的女性運動員私下邀他一夜情的直率(喂,咱家手塜君還未成年,別荼毒他),即使她們都知道手塜有個很漂亮的「女」朋友【不二:我是男的。】,即使她們知道手塜不是隨便的人……

 

不二的手指修長漂亮,卻常誇手塜的手厚實溫暖。但手塜清楚,在不二的媽媽和由美子姐姐的「鞭策」下,不二相當注重手部保養,所以雖然不二私下的訓練和自我要求絲毫不遜色於手塜,但手的觸感硬是比自己還柔軟細緻。

 

在不二的撫弄下,手塜確確實實明白,不二在折磨並考驗自己的自制力。同樣是血氣方剛的青少年,手塜覺得不二這樣做非常不厚道。

這時手塜感覺到不二欲言又止的雙唇,輕輕靠近他的喉結,接著小心翼翼向下移,摩擦自己的鎖骨。

 

手塜忘不了不二軟綿綿的豐唇,雖然通常都是他主動索吻,由於兩人都缺乏經驗,最多只是輕啄幾下,倒也回味無窮。

 

不過現在,手塜非常想推開不二,因為,在西方性教育的「陶冶」下,他了解的比以前多太多了,就算他根本不想知道,旁邊總是有人不斷提醒自己。因為在這裡接受訓練的運動員,都是具有未來巨星潛質的,訓練中心得「防患於未然」。

 

總之,比起不二,手塜很清楚自己要是不能把持,接下來可以「做些什麼」,但他珍視不二,因此這種事,「絕對不能在未成年前發生」。(潛台詞是,成年後就可以解禁了?!)

 

在手塜身下的不二真的是不解事,到目前為止只是輕吻、撫摸手塜而已,卻沒有再進一步的舉動。單方面來說,手塜就虧大了,因為他是最有反應的人,不二的舉動,分明就是點火、邀請他的前奏。

 

但是…「絕對不能啊。」手塜在心裡吶喊著。雙手卻不自覺抱住不二。

 

在部落室看過無數次正選們更衣,大家習以為常,都是男孩子嘛,而手塜偏偏只注意不二。

當正選們裸著上身互相打鬧時,不二斯斯文文地脫衣、摺衣、收衣、穿衣,一氣呵成,沒有多餘的動作,比起他擅長的華麗球技,在生活上,不二十分重視效率和簡單。

 

由於自己的速度快更多,沖涼後迅速換衣,以免被乾盯著看,在詭異的簿子上寫些奇怪的話(不二曾拿給手塜看過),或許不二正是這樣想吧。

 

然而這樣就有更多時間去觀察其他正選,手塜謹慎地往不二方向看。就算再快,不二的背貌似很光滑柔軟(喂,你怎麼確認的?),雖然不如其他人(包括自己)的寬厚,卻不瘦弱。意外的是,不二有腰身。任何鍛鍊都跟得上,又能不急不緩的他,腹部沒有運動員該有的結實,但緊緻。(乾脆找你代言男性保養品好了)

 

眼下從當年的目測,到親自「體驗」,手塜不禁百感交集。他因練球而生繭的掌心,輕撫過不二的背,並摸上他的細腰,感覺到不二倒抽一口冷氣,像在隱忍什麼,他不禁低笑一聲,似乎讓不二有點不悅,掐了他的背上的肉。

 

這讓手塜靈機一動,往不二臀部摸下去,不二哆嗦,不禁低聲呻吟。本來只想作弄一下不二,這下子可引火自焚。

 

嘴唇很快地吸吮起身上的肌膚,彷彿缺氧的人,拼命渴求一絲一毫的空氣。漸漸地,改變遊戲方式,輕柔啃咬對方的皮肉,略乾燥的嘴唇緩緩劃過不二的腹部,手塜聽到不二的呻吟越來越清晰。

 

也發現,小不二有點不安份了。

 

當下,手塜深深覺得,身為一個生理正常、心理無礙的男人,沒有滿足自己和戀人的需求是不道德的。(你確定這樣想是對的嗎?)於是……

 

「啊…」一聲滿足的低吼。兩腿間突來的溫熱,手塜起身。

 

唉…怎麼會這樣呢…

 

翌日。

 

日本時間:晚上。

 

「手塜?」

不二不解地問。

選在這個timing打來,不對勁,手塜不是在接受訓練嗎?

 

「不二,你好嗎?」手塜簡潔地問。

 

「很好。」不二納悶著,一向都用郵件當日記,報告自己每日生活的人,怎麼突然問這個「基本問題」。

 

「那就好。」手塜心虛地答著。不二完全陷入五里霧中,雖然覺得情況有點怪怪的,但就這樣掛了電話實在有點可惜。

 

「對了,手塜,我做了一個夢。」

 

「什麼樣的夢?」手塜的聲音似乎有點緊張,讓不二有點想笑。

 

「夢見你把我………吃了,我難過得哭了。那你要怎麼賠償我呢?」不二打趣地說。完全不知道因為網路的緣故,意外地讓手塜少聽幾個字。

 

對方沉默約五秒,不二滿心期待手塜要請他吃飯的回覆,結果…

「不二,我用一輩子來補償你。」手塜堅定的口吻,像在運動員宣誓似的。

 

咦?!不二傻了。請客吃飯的回答呢?一輩子?!不過是夢見手塜把自己叫的芥末壽司吃乾摸淨,他在夢中差點掉淚。開玩笑,有這麼嚴重嗎?只不過是一盤壽司…

「手塜……」不二打算問清情況。但傳來教練呼喊手塜的聲音,手塜匆匆跟不二交代:「不二,晚點再說。再見。」就掛電話。

 

雖然三天後,在不二郵件、視訊的威脅「利誘」下(天啊,是什麼樣的「利誘」),手塜終於坦白他那場荒唐唯美的春夢,讓不二首度失控在手塜面前(透過視訊)狂笑了將近五分鐘。【手塜:十分感謝正好回家,以為自己哥哥發瘋的裕太君】

不二當然也解釋清楚他的原話用意。

 

其實,從那段陰錯陽差,令人誤解的對話後,手塜早就立下了一個心願:要開始自己和不二的未來存錢。

 

====完=====

 

  

 

 歌詞翻譯:

黎明來臨前,

你回到原本的生活。

你一定了解我們之間,

如此純粹和自然。

 

你的狂熱,

曾屬於我,僅此一次。

甜美的諷刺,

夜之火,日之雪。

 

你起身後就離去

他像往常那麼等候你,

照映在你較平日更蒼白的微笑,

但那麼冷,像雪一般。

 

你的狂熱,

曾屬於我 僅此一次。

甜美的諷刺,

夜之火,日之雪。

 

在此同時,我沒有了你,

像狂暴、熾熱的颶風,

那麼熱烈,那麼放縱。啊,你

夜之火,日之雪。

 

每個無眠的夜,

我在床上飽受折磨。

知道你將來,

卻只有早晨光臨時

 

你的狂熱,

曾屬於我,僅此一次。

甜美的諷刺,

夜之火,日之雪。

 

在此同時,我沒有了你,

像狂暴、熾熱的颶風

那麼熱烈,那麼放縱。啊,你

夜之火,日之雪。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