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進入第三回合戰事。

可以說是特典的重頭戲之一。尤其是許斐大人安排手塜在九州的遭遇,實在是…

這回就非得好好解釋。當然也成了TF配的鐵証了。

不信?!咱們進入第三回合吧。

 

 

第三回合。手塜對戰樺地。

 

 

不二:看,終於輪到手塚出場了

手塜:嗯。

不二:怎麼樣,客觀審視自己的感覺是?

手塜:還不錯。(手塜,果然是自戀型的,只是沒有迹部和觀月那麼張揚,只在自家小熊面前流露)

不二:(笑)就知道你會這樣說。(哇咧!原來不只這一次?!)手塜,平常就會看自己的VIDEO嗎?

手塜:我不會看VIDEO。但會經常提醒自己要以客觀地的角度審視自己。人如果總被主觀意識左右,就無法做出正確的判斷。(你真的才國三嗎?一定要把自己搞得像老頭子嗎?)

不二:原來如此。真是符合手塜作風的想法。

手塜:樺地的模仿技術,和以前比起來更進步了。 (會誇獎對手,手塜果然是正人君子。)

不二:是啊,其實我也嚇一跳。竟然連手塜領域都那麼容易被複製。(等一下,那意思是…不二,你也會手塜領域?要不然怎麼會知道很難COPY呢?)

手塜:模仿看起來簡單,但絕非易事。

不二:是啊,我也是這麼想。 (這是自身經驗談吧)

手塜:背後一定經過了辛苦的訓練。

不二:那是一定的。況且迹部還一副得意的表情。(迹部,那就我不懂了,網上讓你和忍足侑士配,這是怎麼回事?你不是跟樺地的感情比較好?還為他辦PARTY啊。)對了,乾的筆記… (口氣驟變哦)

手塜:啊。(完全沒發現暴風雨來的前兆…)

不二:這是,手塜的情報吧…? (這已經不是確定的問題,而是要進入審問犯人模式了)

手塜:嗯?(咦?跟自己有關)

不二:「在九州,和美由紀小姐愉快地打網球。」 (這…乾啊,你這情報是怎麼來了……汗)

手塜:美由紀…小姐?(相信這時候手塜一定粉想死吧…承認也不是,不承認也不是。)

不二:美由紀……是女性的名字對吧?(廢話,你們都是日本人,還分不清楚名字是男生用的還是女生用的啊…)

手塜:女性……是啊。(部長,再怎麼痛苦,你也要撐下去。誰叫許斐大大給你安排個女炮灰,誰叫你沒有好好跟小熊報備。雖然你很乖,路邊野花沒有採,但沒有報告,事情就很大條了。)

不二:「是啊」。也就是,這個情報是真的囉? (醋味好重哦)

手塜:她在精神上幫了我很大的忙。 (你也太冷靜了)

不二:竟然能在精神上幫助手塜……應該是很成熟的女性吧? (手塜,你死定的,不二這句說得刀光劍影)

手塜:是的。從某種意義上或許可以這麼說。從她那裡,我學會正視自己,得到迎戰困難的勇氣。當然,她也有天真浪漫無邪的一面。 (手塜:我行得正,坐得穩,不怕被問)

不二:唔~天真無邪的一面呢…(不二磨刀中…)

手塜:怎麼了?(你終於發現不二怪怪的哦…)

不二:(笑)……你到底去九州做什麼呢?(小熊火大了。不過,不二,要說你跟手塜什麼都沒有,論誰也不信了,因為,哪有人這麼帶醋味質問對方啊…只有戀人以上才會這樣「逼問」吧…)

手塜:當然,是去治療啊。 (本人問心無愧)

不二:治療啊…(你給老子交代清楚)

手塜:你那懷疑的眼神是怎麼回事? (終於發現有殺氣了…)

不二:原來和有著孩童般天真無邪的成熟女性一起打網球。這就是手塜所謂的治療呢~(笑)這可真是讓人愉快的治療啊~我也很想被治療。(這句話酸得讓人害怕,原來…天才不二的醋罈子很大)

手塜:不二,你說錯了。 (掛了,再不好好解釋,下場會很慘哦…)

不二:錯了?(小熊矇了)

手塜:是個擁有著成年人般真正堅強意志的……小女孩。 (強調哦,這是小女生,而且絕對對不二你的地位沒有任何威脅性)

不二:小女孩?(那又如何?)

手塜:對方還是個小學生。(手塜你的意思是,你不是蘿莉控,而蘿莉不會造成你和不二之間的關係出問題嗎?好多論點可以推測出來哦

不二:啊……什麼嘛,原來是這樣。太讓人失望了。(這樣就安心了。蘿莉真的不是問題?!還是說手塜比較有御姐控的傾向?!)

手塜:你到底在期待什麼?(手塜,問題是你在期待什麼吧…)

不二:沒什麼。(小熊開心了) 

手塜:聽說是四天寶寺國中的千歲的妹妹。

不二:誒,這樣啊。 (管她是什麼,反正不會是小三就好)

手塜:雖然是偶然遇到,沒想到有意想不到的關聯。 (可是從後頭看來,美由紀小妹妺看上手塜哥哥了。可惜,手塜哥哥有心上人了)

不二:不管是不是真的托美由紀小朋友的福,總之手塜能康復,真是太好了。大家都盼望著手塜回來呢。 (美由紀已經不是重點,重點是…手塜,你回來了)

手塜:真是給大家添麻煩了,抱歉。

不二:尤其是大石,他特別辛苦。突然就要接替手塜的責任。 (好端端的扯上大石做什麼,明明就不二比較擔心手塜啊)

手塜:是啊,真是辛苦他了。

不二:大石,有著很不可思議的力量呢。明明外表看不出有領袖氣質,但不知不覺間大家都跟上他的步調。 (原來不二君那麼看不起青學媽媽啊…)

手塜:好幾次都多虧了大石。我在想用什麼方式回報他。(等一下,手塜,你和不二討論這個的意思是……難怪大家都說不二是部長夫人。)

不二:想要報答的話,現在只有一個辦法了。

手塜:啊。是啊。 (喂,不二一講你就明白,你倆的默契太可怕了)

不二:目標是稱霸全國。

手塜:嗯。

(畫面上比賽如火如荼,而且雨也越來越大了)

不二:啊,下雨了……

手塜:下雨又怎麼了?

不二:看到雨中的比賽就會想起來呢……

手塜:和越前的練習賽嗎? (你們兩個真的才是正牌的青學黃金搭檔吧。)

不二:唔。雖然最後沒能分出勝負。但那時候感受到的刺激感,從體內湧現的熱情,至今無法忘卻。真想繼續那場比賽呐。

手塜:現在不可以的。

不二:我知道啦。 (喂!誤會解釋後,就變成賢妻模式嗎?口吻好溫柔哦)

手塜:但是,一定會有機會的。

不二:(笑)但願如此。

手塜:只是,我的比賽怎麼被剪掉了那麼多?我覺得應該還有更多值得回顧的地方。(部長,我太小看你了。你真的不是普通自戀。根本是迹部等級了,難怪會有雙部配的謠言

不二:你在意這個啊…(連不二也無言了。沒想到部長居然是這樣……)因為開始下雨後,賽事就向手塜你一邊倒。這也是沒有辦法。總之,手塜,恭喜你獲勝。

手塜:謝謝

這部分很明顯看出,不二的醋味,手塜部長為了平撫小熊的怒火,很冷靜地解釋那個根本不是「外遇」的謠言,強調自己「堅定」的立場。難怪是

TF必看的特典。


【未完待續】哇,三十分鐘左右,我開始覺得自己挖坑跳。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