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蝸牛出國次數不多,但是從來沒有像昨天那麼生氣的。因為…人善被欺

話說,小蝸牛坐華航經過痛苦的10多個小時,終於到了洛杉磯。果然很冷,行李是直掛,倒省了不少工夫,怎知道出了B棟大廳後,「好戲」才開鑼。

在冷風中,我的圍巾和厚背心根本起不了作用,幸好背著10多公斤的書、筆電,拖著11多公斤的書(好啦!我這趟都帶書,差點沒讓我被書給壓死了),這種體力消耗真讓病體未癒的我備受煎熬,沒想到…

我在TACA等了10多分鐘後,小姐很冷漠地說:「華航的系統不讓CHECK IN,小姐,妳有沒有票?如果沒有,妳要搭明天的飛機回哥斯大黎加了。」

TACA-logo-D2FB4E2B47-seeklogo_com.gif 圖:網路

小蝸牛張大嘴,大聲說:「為什麼這樣?現在都是E-TICKET,妳還要我出示什麼票?還有,我跟我爸說要來接我,妳們卻要我留在洛杉磯?!」

然後超過5個人大陣仗,她們又是打電話,又是不知道講些什麼,我連她們是在講英文還是西文都分不清楚了,卻沒有一個人給我答案,我覺得她們都很茫然。天啊!她們是地勤人員。甚至,「小姐,華航的電話沒人接,應該是在休息。妳能去華航一趟嗎?

我靠北邊走咧!我是顧客,為什麼要我走去華航,她們什麼時候反客為主了?但基於不被這些蠢才留在洛杉磯,小蝸牛決定走去華航。並請那些白目小姐們寫下字條和電話。

有趣的是…居然沒有人知道她們自己所在位置(櫃台)的電話。這家公司…沒有問題吧?!

冒著寒風,約15分鐘後,我來到華航櫃台,氣沖沖地表示此行目的。幸好客人不多,華航馬上讓當晚負責的主管處理我的事。並且致歉,說:為什麼要您親自來呢?他們打一通電話來就行了啊!而且,他們給的電話是錯的。

小蝸牛險些昏倒在當場。在耐住怒火,一路走回TACA櫃台。其中一位服務小姐記得我(拜託,會講西文,還敢拍桌子,大聲指責她們的東方臉孔,應該很難忘吧),馬上把我帶到櫃台前,還順道跟當晚的主管小小解釋我的情形。後來終於拿出我的票了。但小蝸牛是沉著一張臉離開。

更精彩的居然發生在出境。

話說小蝸牛好不容易買了FG推薦的DEARY玫瑰Q10潤白乳,雖然又小又貴,但我蠻喜歡的,所以隨身帶著,沒想到成了我的噩夢。

image.jpg 圖:網路

在X光下,我才用過6次的150ML玫瑰Q10潤白乳,被視為恐怖分子的武器。海關還威脅我:如果不丟掉,就是要回航空公司櫃台再申請另一個包裹,否則就不歸還我放著錢、護照和筆電的包包。

這根本是強盜嘛!我的乳液成了炸彈嗎?!排在我後頭的台灣人(已是美國公民)幫我翻譯,還半開玩笑對警衛說:「我看起來像恐怖份子嗎?DO I LIKE TERRORIST?」沒想到那位警衛立刻臭著一張臉說:"'IT'S SERIOUS PROBLEM."根據當事人供稱,她瞄了那位警衛一下,那位警衛似乎打算要叫航警來。建議我別跟那些人鬥氣。)

哇靠!他們在搞什麼啊?為了我的背包,我忍痛同意把價值79元台幣的小瓶乳液丟棄(我100%確定,我的乳液不是炸彈), 他們還足足讓小蝸牛等了3分鐘才看到我放著書、筆電、錢和護照的10多公斤背包。

可憐的小蝸牛饑寒交迫。大嘆明明是民主國家,為什麼這麼沒有自由?他們一心要防恐怖份子,卻拼命傷害善良百姓,忍不住想到「逼良為娼」,沒想到身為民主國家大佬的美國,就做這種下級的事。這真夠驚魂了。讓向來奉公守法的小蝸牛受到被脅迫的壓力,人家明明什麼都沒有做。CREAM又不是液體的LOTION,他們是不懂英文嗎?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