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

手塜家正廳。

手塜國光扶著「新嫁娘」邁入正廳,手塜國晴一臉錯愕,手塜彩菜兩眼發直,端詳和兒子一起跪下請安的「媳婦」。

 

不可能!為什麼?!國光不是放棄了嗎?

明明答應娶橘家長女,明明答應要對周助死心,明明…

 

看著眼前的兒子,手塜彩菜彷彿回到兒子因救人受傷的那天。

 

「國光,」從沒想到只去打個醬油也可以這麼狼狽,「你去哪座森林打醬油了啊?」

「娘,我剛才救人,所以受點傷。」傷被清洗處理得很好,彩菜媽媽仔細端詳,「乾大夫幫我的。」假裝勇敢的兒子實在可愛,彩菜媽媽抱抱他安慰著。

「真是好孩子。」

「娘,她還沒醒過來。」手塜滿臉擔心地說。(那現在怎麼就面癱了?)

「唉呀!乾大夫有沒有說什麼?」彩菜媽媽也夥同自家兒子煩惱起從未謀面的某人。

「乾大夫說她受到驚嚇,會晚點兒醒來。」手塜還是一付憂心忡忡的樣子。

彩菜媽媽不忍心臉上、手臂、小腿全是擦傷的兒子,安慰他,「乾大夫是咱村裡最厲害的大夫,他一定會讓他醒過來的。」

 

「娘,妳說過女孩子破相,會沒人想娶,是不?」手塜突然問道。

女孩子?合著自家兒子救的是女孩子?!彩菜媽媽點點頭。她知道這也不過是長輩們嚇唬姑娘家,要她們端莊謹慎點罷了。

「如果她破相了,我娶她。」手塜學起大人的肅穆說道,讓彩菜媽媽不禁失笑。「好。那你要好好待人家哦。」

 

入夜,彩菜媽媽便把事情原委一五一十說給丈夫國晴聽。

「我們家國光看上人家女孩子了!」國晴爸爸有點吃驚。

兒子的外表比較像自己的父親塜國一,連認真的態度也相似到不行,更別說國一爺爺相當寵愛國光,親自指導讀書、識字,教他釣魚、蹴鞠和其他體育,相較之下,自己儼然是個挺失職的父親。

在家裡,偶爾會看到兒子天真單純的樣子,只是在外頭大家都說國光像個小老頭兒似的,一板一眼。

想不到,居然有喜歡的女孩子。

「那咱們要好好對待這未來的媳婦兒了。」

國晴爸爸深知手塜家的男人對感情很死心眼。

像自己的父親深愛母親,在母親過世後,沒讓自己多個後母;而自己喜歡上彩菜後,更是不顧彩菜父母為她訂下的婚約,努力爭取證明自己可以讓彩菜幸福,彩菜的父母只好厚顏退掉先前的婚約。難得自家兒子喜歡,當父母是無條件支持。

 

只是手塜父母完美的人生計畫被隔日來訪的不二家給秒殺。(抱歉,用一下現代說法)讓國光一見鍾情的「女孩子」,居然是不二家長男。分明是註定無望無緣的姻緣啊…

 

但國光卻意外執著。無微不至地照顧比他小一歲多的周助,十多年前不曾間斷。

其實兩家媽媽早察覺他們之間微妙「基」情,於是明示暗示要他們分開。

從淑子的說辭看來,周助很順從乖巧,之後便試圖避嫌,和國光「保持距離」,甚至主動鼓吹國光尋找(異性)對象。

反觀向來有己見的國光,這一年竟不如往常像牛皮糖黏著周助不放,還積極參加各項社交活動(當然手塜參加什麼,不二也會參加)。雖然彩菜忘不了當初國光說出會對周助死心的那張傷心欲絕表情。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