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就是有這麼無辜

接到手塜家來的問名,橘桔平看看手塜家派來的人。再看看父母親掩不住的笑意,唉,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其實事情的真相,連桔平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手塜特地孤身拜訪,並不是親至橘家,而是另外約碰面的地方。最後才知道,手塜原來以為此次親事無望,方答應派人求親。

 

橘桔平雖然才華洋溢,和其他各地高手相比之下,方知還是遜色不少。他的性情和手塜頗相似,兩人十分處得來,即使話不多。青學天才不二周助是天之驕子,沒有人討厭這個有美麗笑顏的美男子,如果可以忽略老跟在不二身邊,如鬼魅陰森般的手塜國光。

 

很快地,明眼人都發現,手塜像護雛似的,杜絕所有企圖向不二示好的男人和女人。就連喬裝參加蹴鞠的文善公主,一眼就愛上斯文卻充滿霸氣(比賽中)的不二周助。賽後就託跡部約見不二,向他告白,沒想到,手塜也跟來,一聽見公主的身份和告白的內容,立馬就不二帶走。讓不二失去當駙馬的機會。(笑)

 

回歸正題,也就是說聰明人都知道手塜非常喜歡不二,不二很依戀手塜。雖然「龍陽」「斷袖」之事不是什麼新聞,這種事還是要小心謹慎,否則身敗名裂是可預見的。這就是立海大村的真田遲遲不敢向幸村告白,只能在酒醉後像孩子一樣哭著叫幸村的名字。嗯,當時在場的就只有橘桔平和手塜。

 

手中拿到一個不知名女子的八字,是手塜在碰面時交給他的。橘桔平真不知道這八字送出去,將會發生什麼事。

 

橘桔平自然不知道前因後果,因為唯一知道內情的人就只有手塜國光。

 

這個嚇壞橘杏的親事,是兩位母親對話後的產物。

 

話說自從手塜救了不二那天起,手塜、不二兩家關係非常好,手塜國光和不二周助又是好同學、好朋友,手塜彩菜和不二淑子也因此成了密友,彼此來往頻繁外,孩子的事、家裡的事、鄉坊的事都是她們常聊的話題。

 

這會兒,剛剛受到自家兒子又拒絕某媒婆說親的打擊的彩菜,神情沮喪和淑子閒話中。

 

「真不知道國光在想什麼?都考上舉人了。都快十七了,他打算什麼時候成家啊?」彩菜憤憤說著,手裡拿著淑子帶來的酥餅,怎麼都吃不下。

 

「孩子有自己的打算嘛。像我家周助,也有不少人來說親事,但他都說『我還小呢,等上京應試後再說吧,現在不急。』姐姐,說真的,我很急。由美子都嫁人了,少個女兒在家,我可盼望有個媳婦來陪我。」淑子喝口茶,淡淡地說。

 

「這些孩子都不知道父母的憂慮。」彩菜把酥餅又放回去,煩惱到沒胃口了。

 

「我聽周助誇過不動峰村的橘杏小姐活潑可愛,我馬上接口說要去提親,沒想到周助馬上說,只當她是妹妹,從沒想過親事,這叫人能不氣嗎?」淑子又再喝口茶,這氣還真難嚥下。

 

「妳家周助好歹提過個女孩,我家國光連個女孩子的名字都不說。每個上門的媒婆,他也沒給過好臉色。我真擔心把人家都得罪光了。」彩菜無奈攤手。

 

「當父母的就是要幫子女補足。想必姐姐妳為了安撫那些媒婆,花了不少心思吧。」淑子問道。

 

「那可不。要是國光像周助那樣笑臉迎人,好言婉拒,我就不用那麼累了。」彩菜無奈地說。

 

兩人說著說著,手塜國光突從門外走入花廳問候。「淑子阿姨好。母親,我回來了。」淑子微笑點頭答好。

 

「國光,你先去溫書。等會兒就開飯。」彩菜招呼道。

 

手塜應聲離開。兩位母親的對話順勢中斷,各自去打理自家的晚餐。

之後手塜就開口說想向橘家求親。彩菜喜出望外,也沒深究,就同丈夫商量,派人去橘家問名。

 

原來,手塜早就聽到兩位母親的對話。他早知道神尾和橘杏的事,料定此次求親必定不成,只是沒想到…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