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

不二卸下心防後,原本隱忍不吭聲,開始忠實地對手塜所做的一切有所反應。

喘氣聲越來越明顯,「邀請」的意味越來越清楚,「接受」的訊息就越來越確定。

即使是練習多次,兩人總努力淺嚐則止,今夜終於「袒」誠相見,沒有衣物礙事,手塜就肆無忌憚把不二從頭至腳好好摸了好幾次,吻遍每寸肌膚,不二也想效法,無奈有心無力,誰叫手塜輕捉住小不二不放,不二只能感受撫慰之際帶來的酥麻與興奮感,因為手塜向來知道不二的喜好。(嘆)

肢體放鬆後,兩人的碰觸就露骨直接了。就像手塜就餓了好幾天的某種生物,又聞又啃又舔的,搞得不二驚呼連連,呻吟喘氣顫抖沒樣省略,只是苦了不二。不二壓根兒沒想過,平常「練習」說好說歹也可以偷偷探入手塜裡衣內,偷偷把手塜結實的臀和腰摸上幾把,即使每次這樣做,都會有點小小嚴重後果。因為手塜立馬喊停,飛奔向浴間待上好久不出來,一出來就皮膚涼涼的,誰也知道去沖冷水,但…有必要嗎?不二一直存疑。今夜不二才見識到,外表淡漠嚴謹剛正不阿的手塜,根本是豺狼虎豹,「人面獸心」啊。

(手塜:梓兒,你確定沒用錯成語。 

梓兒:嗯…放心,我加註引號了。

不二:我覺得梓兒說得對。

手塜:…梓兒,妳會加戲吧。

不二:……)

完全被壓制住了呢!不二心裡苦笑。

但全身都在搔癢,每個部分都在叫喊要更多,這種邪惡的念頭,讓不二不禁臉紅透了。這時,手塜的臉突然在不二眼前放大,那種溫柔深情寵愛信任的眼神,不二從沒見過手塜用這種方式看過任何人,這是不二獨享,雖然不二好幾次在手塜母親的暗示下,認為以後這種特權,將會由某個「女子」所承受,所以一而再,再而二漠視手塜在「練習」時對他的熾熱目光。

不過,不二滿足地甜甜一笑,撐起身子往手塜額頭、眉間、眼皮,臉頰、嘴唇一路吻下來,再輕輕用唇抿過下巴、頸項、右肩,然後順勢滑下,慢慢舔拭手塜胸口的突起。

腰間、後臀和胯下,手塜從不願不二碰觸,不二不明原因。(唉,等等你就會知道了。)不二只知道,若是這樣做,手塜會笑,會微微顫抖,眼神會越來越放肆,越來越不像平日的手塜國光,而是一個為愛痴狂的尋常人。

不二不會去踏手塜底線,僅僅想感受…手塜對他的深情。不二周助是手塜國光眼中的唯一無二,只要手塜的身邊有自己的陪伴。所以,不二要很淡定面對手塜的結婚對象、婚事和……一切都在自欺欺人罷了。

「我要你。」不二不自覺地靠近手塜耳旁,小聲說道。

溫暖又熟悉的氣息,中低柔軟的聲調,短短三個字,早棄械投降的手塜,這時只想傾盡所有,掏心掏肺告訴全天下的人,手塜國光的未來,只要不二周助為伴。

手塜繼續撫弄小不二,原本試圖以觸摸挑逗手塜的不二,被迫停下所有動作,無助地躺在喜床上,喉嚨發出舒適的呻吟,左手緊攀住手塜的臂,右手揪著大紅的喜被,不停地喘息。

這種快樂得快瘋掉的感覺,為什麼這樣「似曾相識」?!

 

梓兒那個那個那個我不小心把三章字母君寫成了四章了。
不二………
手塜嗯。(點頭)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