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二:梓兒,「那個戲」什麼時候寫完?

手塜:就寫三回。

不二:……

梓兒:我只打算寫兩回。

手塜:那不能縮水,不能拖延。

梓兒:那,就三回。

不二:……(你們把我的立場擺在哪裡?)

 

梓兒:我去查過了。我的文真的沒有不和諧的地方啊。

不二:那就省了。

手塜:不要大意,多寫點。

不二、梓兒:……(這是重點嗎?)

 

梓兒:………(內心戲中)

手塜:淑女點。

梓兒:咦?我什麼都沒說。

不二、手塜:……(看妳那猙獰的樣子,就猜得出妳在罵什麼)

 

二十二

手塜把原本緊緊護住不二的頭部的手向下移動,捉住不二不安份的手後,唇就騷擾起不二的胸口。

不二的皮膚相當不錯,極度敏感,所以不喜歡別人靠近。手塜、菊丸和越前能在不二的「安全範圍」內,那是因為他們的皮膚不算太粗糙。尤其是手塜,青梅竹馬的情誼,讓他清楚不二的喜好,只不過…

不二的敏感地帶在哪裡,手塜全知道,這絕對是超過青梅竹馬的範圍了。

 

唇先小心翼翼滑過胸口突起點,不二立刻僵硬一下,彷彿隱忍什麼,手指尖端微微顫抖。隨後,手塜含住並用舌頭挑逗那點,不二的手就掙扎起來,氣息越來越快,隱約能聽到低微的呻吟。手塜於是放開制住不二右手的左手,輕揉另一點。不意外地,不二的呻吟漸漸明顯,帶有情慾的引誘,手塜便在不二胸口、腹部留下吸吮過的紅印子,跟「那次」一樣。

小不二很有精神,小手塜也是,但不可以嚇到不二。畢竟今晚都是兩人的初夜,雖然之前的練習不少(喂,到底是怎樣程度的「不少」),到現在才進行「實戰」(喂),兩人根本是生手啊。(我無言了)

不二的手指游移在手塜的髮絲、肩膀,順著肩線摸上正愛撫不二腹部的手臂。

手塜的上臂很結實粗壯,在射御方面皆是高手級人物,不二不遑多讓,射箭、武術、騎馬也未曾輸給別人,但上臂不像手塜粗壯。不二累時常直接就倒在手塜身旁閉眼睡,因為面對手塜,不二無需設防。

像是在品味什麼,不二的指腹溫柔地來回搓揉手塜肩部分分寸寸。突然手塜的唇停止對不二胸腹肌膚的吸舔,本來有點昏昏沉沉的不二,迷迷糊糊仰視伏在他身上的男人。

為什麼那麼熟悉?明明今晚是「第一次」。為什麼還是那麼意亂情迷、不由自主和眼前的人「順理成章」有肌膚之親呢?

「國光,」不二說不出心中的困惑,卻說「怎麼不碰我了?」

手塜的嘴角難得揚高不少,不二第一次見到手塜如此燦爛的笑容,不禁更加狐疑。手塜不常笑,不管人前人後,他就是不愛笑,從小不二就試圖逗他笑,而且兩人「練習親熱」時,手塜也沒對他笑過。現在不二覺得,會笑的手塜真的好看,比任何人都好看,只是為什麼呢?

很快地,手塜俯身靠近不二的耳旁,溫熱的氣息從耳廓傳來,不二覺得自己下腹的慾望很強烈,「相信我。」手塜說罷就磨蹭起不二的耳輪,又輕輕咬不二的耳垂。

其實,不二不太清楚手塜說「相信我」是什麼意思,只是清楚,不管手塜對自己做了什麼,全都是因為愛自己。

 

終於,不二慢慢放鬆,用身心去接受手塜那麼多年來的愛。

不二一直是知道的,知道手塜心裡放不下別人,知道手塜的眼裡只有自己,手塜的目光總是追逐自己的背影,就像自己一開始跟著手塜身後,踩著手塜的影子。但不二不敢太自私,手塜是家中獨子,他是手塜家的獨苗、希望,不二周助不能毀了從小視己如出的手塜父母的希望。

不過,手塜親手打破這一切「平衡」。

所以,為了手塜,不二緊閉雙眼,眼角悄悄流出淚水,「對不起。我愛這個人。我不能放開他,他是我的,我是他的。」不二暗暗想,並抱緊不斷用唇舌欺負自己耳朵、臉頰、唇、頸的那人,發出舒適滿足的呻吟。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