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那個」…外衣…

看到大家猜得很開心,劇透得很厲害,就是沒人提到梓兒特意安排的「外衣」梗(詳情請參考 四、五)。即使如此,梓兒還是要解說「外衣」的作用為何。

 

=====

「睡不著。」不二張開眼,無助盯著床頂,正巧聽到更夫報時。「啊…都三更天了。」不二咕噥道。也難怪不二不滿。不二不到二更,就早早上床報到,就是來覆去,難以成眠。明明昨天在手塜那裡呼呼大睡,手塜還說他打呼流口水。(喂,我擦乾淨了。)

怎麼回到自己的床上反而一宿無眠呢?

不二嘆口氣,起身要去院子走走,順手就抄起一件外衣,披上後發現熟悉的氣味。

這件並不是我的外衣啊。是……手塜的!怎麼落在自己的房裡?這時不二才想起,五天前手塜來過自己的房裡午憩,那時自己正和姐姐做九層糕呢。

 

不知道為什麼,披上手塜外衣後,不二頓時安心不少,眼皮慢慢沈,懶得去院子晃晃,整個人倒回床舖,手緊糾著外衣,甜甜睡去。

 

翌晨,不二神清氣爽往書院去。一如往常的例事,但不二察覺到什麼不對勁。

「手塜,你看起來不太好。」雖然大家都說手塜是萬年不變冰山臉,不二卻能準確無誤看出手塜異樣處,其功力絕不遜色彩菜媽媽。

「啊。」手塜算是回答不二問題。

「要不要去找乾大夫?」不二很掛意。要是手塜病了,自己可沒輒,還是去找專家吧。

「不用。」手塜果斷拒絕後,見不二臉色有異,只好淡淡說,「昨晚沒睡好。」

 

「蛤?」居然和自己一樣。不二忍不住喊出來。

「不二?」手塜不解看向正發窘、不好意思的不二。不二向來不當面嘲笑他人,即使別人出糗,也不會這樣失態。怎麼今日會…?

「對不住。手塜。」不二臉泛紅霞,自己怎麼可以這樣呢。連忙跟手塜解釋,「因為昨晚我也差點睡不著。」

原來如此。不二不是在笑自己,而是不二也有同樣的情形。

「但昨晚披了手塜外衣後,就很順利地睡著。」不二紅著臉笑說。「手塜的外衣,很有用呢。」

 

真的是這樣。手塜驚覺到問題所在。

只要不二留宿後,手塜定有幾個晚上無法好好入睡。甚至去過不二家後,也會鬧得幾晚不能成眠。居然是這樣。

手塜沒多說。結束和不二的私談,繼續該日的學習。

返家後,找出先前不二不小心留下的裡衣。(手塜,你沒跟不二說?)放在枕頭旁。是夜,手塜酣然入夢,再不輾轉反側。手塜不得不佩服這強大的神奇效果。

 

翌日。

「不二。」課休息間,手塜和校舍附近一處較僻靜之處和不二說話。「你的方法很有效。」

「什麼方法?!」不二一頭霧水。

「治失眠。」手塜言簡意賅回覆。

「誰失眠?」不二問後,突醒悟到,「那,治好了?」

「嗯。」手塜點頭。

不二恢復笑眼彎彎說:「治好就好。那就不用去找大夫了。」

「所以找你幫忙。」手塜接口說。

「找我幫忙?」不二迷糊了。

「你的衣袍。」手塜忽然覺得自己需要個地洞鑽,這種話怎麼能說出口呢。卻又無法否認昨晚自己如何舒舒服服地入眠。

休息是為了走更長的路。不二既然是自己所信賴的人,應該不會把這種事公諸世人吧。

不料,不二竟沉思起來。手塜外在表現冷靜鎮定,心卻一點一點變冷,原來這就是人家所說「絕望」。這時,不二斜睨手塜一眼,眼神出奇銳利,像遇上真正對手時的認真,只見不二慢慢說,「我也需要你的衣衫。」

 

兩人相顧無言,心有靈犀地彼此點頭示意後,就回書院。

此後,兩人去對方家時,都會「不小心」留下一件衣物在對方房裡。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