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

如此不堪回首的過去,為什麼不二說得如此風輕雲淡,四海昇平呢?(這兩句成語有關係嗎?)

 

「不二…」手塜覺得有必要好好糾正不二的觀念。

這時不二緊盯手塜的臉說,「來試看看吧。」然後雙臂環住手塜的後頸,很快地往手塜的嘴唇輕輕地啄一下。

「不……」手塜說不下去了。因為他深刻感受到,不二水潤豐厚的雙唇,溫暖的氣息,還有清甜的味道(幸好沒讓他去吃芥末糕)。光是回味就來不及了,哪有時間訓誡不二呢。

 

「啊…沒怎麼樣嘛。好像很普通嘛。為什麼春宮圖畫這個沒用的動作。」

不二失望地坐回椅子,很無奈翻看其他「進階版」的部分。

不知道為什麼,剛才明明真的沒怎麼樣,神思卻開始恍惚,身體好像在索求什麼。他再用心看看圖片教學,總覺得想要更多,只是,他還是不明白自己要什麼。

他嘆口氣掩飾自己的脆弱。青學天才敗在這幾張春宮圖,連最基礎的也不懂其原理。(喂!)於是他打算拿書跟手塜告辭走人。

 

「手塜,我去吃芥末糕好了。以後再研究這個。」不二內心萬分沮喪,但還是裝笑臉,當然啊,這是他的拿手功夫,即使他知道手塜早就看穿他慣用的把戲。

 

轉身看到在發呆的手塜,不二有點想笑,但「朋友」嘛,是不可以趁人之危的。於是他把書放在桌上,靠近手塜,在他眼前拼命揮手,「你怎麼了?」

忽然,不二的雙手被手塜捉住,還沒反應過來,手塜的唇已經貼上不二的。就像不二在享用芥末糕那樣,慢慢地,一口一口地吸咬不二的嘴。(不二:喂!當我是芥末糕啊。)

「不二,這就是親嘴。懂了嗎?」手塜用比平日還低沉的聲音,喃喃對不二說。溫柔深情,把不二的心整個圍起來。

 

什麼叫做朋友?「兩肋插刀,在所不辭。」更何況只是親個嘴。小事啦。(真的是小事嗎?)

不二心裡這樣想。卻意外地感到冰冷、悲傷和絕望。他不敢問手塜對他這樣做,是出自什麼心情,更不敢對手塜說,他很想再來一次。(手塜:你要幾次都可以。)

 

正在不二猶豫不決時,突一陣暈眩,眼前一暗,雙膝發軟,整個人就跌入手塜的懷裡。手塜趕緊扶住不二,把他整個人抱起,如履薄冰似地把不二放在自己的床上,然後去倒來一杯水,要喂不二喝下。

 

不二嘴唇有點泛白,呼吸不順,手塜按了膈俞、內關、風池幾個穴位後,不二才漸漸恢復神智。

 

從來沒見過這樣的不二。再怎麼難的事,再怎麼複雜的工作,不二總是穩如泰山,氣定神閒,即使眼見手塜在比賽時,一時大意讓左臂受創,不二眉頭也不皺,輕輕巧巧四兩撥千斤,掩護手塜退場,並取得勝利。雖然結束後,不二足足和手塜冷戰好幾天,同學、同桌、同路,不二淡漠得讓手塜覺得,真正的冰山是不二吧。

 

是自己太急迫了嗎?

手塜看看不二順氣後,「不二,休息一下吧。」天知道自己方才失控親了不二多久。

 

手塜卓越的閉氣能力,其實是只為集中精神,不被其他的事物所影響。

手塜向來自傲同時思考十件事,家人、村人和老師無不誇他神童、天才。直到他有一日發現,他思考的十件事裡,件件都和不二有關時,他覺得自己一定是神智不清,集中力不夠,便開始勉勵自己訓練閉氣。(孩子,你辛苦了)

 

「不二,我…」手塜真的很擔心,只是,不二突然睜大眼睛,扯住手塜的衣襟,拉向自己,這次不二主動送上雙唇,用手塜方才的方式回吻。

 

於是這兩位練習來練習去的結果,就是一出房門,臉頰似桃花,唇紅腫得跟燒肉一樣,彩菜媽媽一看驚慌得以為他們是吃了什麼東西中毒。不二「解說」,因為自己不小心撞上門,手塜很緊張地察看,而自己的頭又不小心撞上手塜的嘴,才會這樣。在一旁的手塜見向他眨眨眼的不二微微得意地笑,更清楚明白,自己會栽在不二手中是理所當然的。

 

 

十八

 

那次的「練習」後,兩人有默契地絕口不提,但不忘記「技巧」哦。(唉!我錯了)

 

一日,風和日麗,晴空萬里,好到不行的天氣,卻還是要上學。(那天沒有旬假)手塜不二依舊尋一處人煙罕至(沒這麼嚴重吧),不是啦,書院學生都不會去的地方,那裡儼然成了他們的秘密基地。

 

 

 

「來,嚐嚐我娘做的桂花糕。我可是幫著做,你要心懷感謝吃下哦。」不二遞給手塜一塊有桂花瓣和香味的糕。手塜一時捨不得吃,正想先道謝後,再帶回家好好品嚐,不二已經開始小口小口吃起手中的桂花糕,還意猶未盡舔起留在手指上的甜味。

 

頓時手塜無法思考什麼,連早上夫子說的話他全部記不得,只是好像聽到不二對他說,「真的又甜又香,手塜怎麼不趕快吃呢?」他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卻回答,「好,我馬上嚐嚐。」

 

 

 

眼前不二跟桂花般甜美的笑顏慢慢變形,於是,手塜嚐起桂花糕。嗯,但不是他手上的,那個……怎麼說呢…

 

不二見手塜有點魂不守舍,便勸他快點吃下,結果,手塜卻把不二抱在懷裡,舔過不二才吃過桂花糕的雙唇。不二一時反應不過來,正要喚醒手塜,沒想到,手塜的舌頭趁機伸入不二口中,挑逗不二的情思。

 

 

 

沒有生氣,沒有反抗,沒有拒絕,就像是想勝過對方,誰也不服輸地進行這場看誰撐得比較久的「舌吻」。

 

手塜忘情地舔拭過不二口裡的每個角落(不二:包括蛀牙嗎?),不二亦然,直到桂花蜜的甜香在舌頭追逐戰下慢慢消逝,剩下的就是汲取對方的氣息。

 

 

 

彼此緊緊擁抱,忘了時間(同學:夫子,手塜君和不二君沒回來),忘了空間,忘了手塜放在飯盒上的桂花糕已經被螞蟻包圍,並試圖「劫走」那一大塊。

 

 

 

終於手塜慢慢離開不二的唇,凝視這雙百看不厭的水汪汪的眼眸。

 

如果當年初見來訪答謝的不二是一見鍾情(雖然不用半刻鐘,就把他的初戀給扼殺了),之後便是日久生情。

 

別人看上的是不二的好皮相,自己眷戀的是不二的相知相惜。即使同為男子,即使世道不容…,若有任何可能,他只要周助伴他一生,別無所求。

 

 

 

「不二……」手塜柔情的叫喚。

 

「手…塜…」可能是不二還不太會換氣(不二:喂,我還在練習),說話有點結巴無力,「桂…花…糕…要被…螞、蟻、搬、走、了。」

 

「……」手塜非常想落淚。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又一會兒,「手塜,以後我們再練習吧。剛才那個我還沒學起來。」不二不虧是天才,很快恢復正常,然後向手塜「邀約」?!「下戰書」?!

 

聞言,手塜原本泫然欲泣的心境,剎那化為眾神祝福的天女散花景。啊…今日午後的陽光是如此燦爛。

 

「回書院吧。」

 

「嗯。」兩人一前一後,步伐輕快往書院去。

 

 

 

 

 

「夫子,手塜君和不二君還沒回來。」某同學。

 

「會不會被神仙捉走了,不二君那麼可愛喵。」菊丸同學的想像總是很厲害。

 

「他們向來潔身自愛。手塜君謹守規矩,怎麼連時間都不記得了,要是遇上歹人,這要怎麼和他的父母交待,不二君要是有個萬一,我們怎麼辦才好。」大石擔憂著。(只是等一下,不二君跟你大石有什麼關係)

 

「夫子,來吧!燃燒吧!我們一起尋找手塜君和不二君,救他們遠離惡人手中。」不知道是哪個缺德的,遞給老實的河村一根棍子後,讓河村性情大變了。

「這兩個人九成二平安無事,七成五忘了上課時間,九成九是可疑的原因讓他們沒回來上課。」(乾,你這不是廢話嗎?)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