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在吻得纏綿悱惻、昏天暗地後,手塜終於放開不二(有種,你們兩個在給我比賽下去啊),注視那如深潭般的水藍色雙眸,如夜火炙熱的雙唇,深情地叫喚,「不二…」

「那個……我要如廁。」好不容易可以喘口氣的不二說道。

「…………好。」手塜有點尷尬,楞一下才回神。

不二手足失措,不知道要先拉起曲裾下床,還是先理理凌亂的髮髻(雖然儘量不那麼激烈了,但釵簪早全被手塜「趁機」抽光),還是先拍拍自己的雙頰清醒點,還是…總歸一句,不二最後跌跌撞撞地朝房裡的夜壺走去。

手塜有點不可置信凝視不二的背影,輕撫還留著熱度的唇,並回味口中殘存的不二氣息。

是真的,是真的,剛才的一切不是自己作夢。

 

這不是兩人的初吻。正確來說,應該是這個吻比較有危險性。(手塜:妳確定?)

嗯…根據手塜大人的指示,有必要說明一下這件事。(這是不長不短的故事,請有點耐心)

 

還記得之前所提到的,「不二會什麼,手塜也會什麼」這件事吧。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於學。」

手塜不二這兩個有出息的孩子用不著到十五歲,在各項學問已經很上心,有目的地為未來打算。好吧!還包括一件大人打死都不敢講的事。

 

「春宮圖?!」手塜內心詫異,但神情還是很鎮定,看著一臉興奮不已的不二。

「嗯。」不二像開禁吃到一大桌芥末料理似的,眼睛閃爍光芒,急於分享這個難以啟齒的喜悅。

 

「昨晚聽到爹娘要為姐姐備嫁妝,裡頭就有嫁妝畫,就是春宮圖啊。」

「啊。」手塜假裝冷靜,避開不二的目光,因為,再談下去,他怕自己會撐不住。

天真單純的不二,一把抱住手塜的手臂,得意地說:「所以我偷來了。」瞧不二笑得像陪裕太去踢蹴踘的樣子,手塜就知道自己今天完了。

 

看春宮圖總不能呼朋引伴,或在街上大辣辣地打開來看吧。

手塜只好把不二拉去房間,途中遇見彩菜媽媽。

 

「周助,來了啊。今天我剛好準備了芥末糕,等一下給你當茶點。」彩菜媽媽笑得一臉溫柔。

「芥末糕!我最……」

「母親,我和不二要討論《大學》。晚點會去花廳吃點心,請母親把茶點放在那裡吧。」手塜馬上打斷不二的話,謝絕母親的好意,把聽到芥末糕就口水直流的不二拖走。

「手塜,有芥末糕耶。我先去吃吧。」

和不二相處後,才發現不二的癖好都很獨特,嗜吃芥末辣味這點就是手塜有點不太能接受,因為常為了不二的喜好,口味清淡的手塜被迫陪吃這些刺激性食物,連一點反抗都不行啊。

 

「不二,是你說要看圖的。」手塜冷靜地說。他承認,自己有點吃芥末糕的醋。

「嗯……我們去看圖,等等再吃吧。」不二自知理虧,低著頭跟手塜進房去。

 

「怎麼是水墨的?沒有重彩的嗎?」不二翻看一下春宮圖,有點嫌惡地說。

重彩的?!難道不二知道……?!

「手塜君,上次我們在房裡溫書時,我看到有人送東西給你。不好意思,我偷偷瞄一眼,似乎是重彩的春宮圖哦…」不二像在回憶什麼,臉不紅氣不喘地笑說。

 

「不二,那個是……」手塜詞窮了。天啊!誰來救他啊…

 

不二轉身走到手塜床邊,東摸摸西摸摸,掏出一本書來。

「哈!我就知道手塜君藏在這裡。」

手塜這時真想找地洞往下鑽,為什麼不二會知道呢?!他已經那麼小心了。

 

「手塜君,不指導一下嗎?」不二笑得開懷,但手塜只覺得晴天霹靂。

 

「嗯,重彩的好看多了。手塜君,這本可以送給我姐姐嗎?」不二煞有其事問道。

「可以。」手塜冷淡說道。但其實他的心在滴血。

天啊!不二會怎麼想自己呢?這本是遠房親戚送來,說擔心自己的個性,可能打死不會進風月場所,所以特地送來讓他自己私下研究。為什麼不二會知道,還知道放哪裡…

手塜冷汗直冒。

 

「手塜,」不二收起開玩笑口吻,直視手塜,「這本要多少錢?如果所費不貲,我可以跟你買。」

老天!錢不是問題。不二,你在想什麼?手塜心裡居然開始吐嘈大名鼎鼎的青學天才。

不二突眼眶一紅,低下頭,「我只是希望姐姐嫁人後能幸福。聽過長輩們講,床笫之事很重要,關係到未來的幸福。雖然我不太懂,但,如果有任何學習的機會,我希望能把握。」(孩子,你這個「學習」有很大的危險啊)

手塜不敢內心吐嘈了,因為吐嘈一個深愛家人的好孩子,連天理都不容啊。

 

手塜真心想安慰,但他知道眼前只有一條路。

「不二,這本就送給由美子姐姐吧。」

「真的嗎?手塜,真的可以嗎?」

手塜沒想到,不二真的哭了,白晳的臉龐還留著清晰的淚痕,但這下破涕為笑,居然是那麼嫵媚。

唉!不能說嫵媚。不二和自己一樣是男人啊。

 

十六

「手塜,他們在親嘴吧?」不二邊看邊發問,問得手塜心直發毛。

「啊。」手塜在心裡拼命向神佛告饒,請祂們原諒現在自己所做所為所想的。因為全不是讀書人的應有行徑啊。

「可是,我親過姐姐和裕太,也沒見過怎麼樣。」不二困惑地看著一張算是「初級」程度的春宮圖,其他「進階」版的,不二看不順眼,只覺得胸口有些燥熱,乾脆眼不見為淨,跳過不研究,但手上那張,讓他百思不解。

「本來就不會怎麼樣。」手塜順著不二的話尾說。等一下,不對,「你說你親過由美子姐姐和裕太?!」手塜開始緊張問道。

「對啊。我也親過你。就是這裡啊。」不二無辜地手指著臉,「臉頰嘛。那都是小時候的事了。你忘了嗎?」

沒忘沒忘。手塜猛冒冷汗。

 

小時候,不二進青學,依他的聰穎,很快就和手塜成同班同學,那時手塜終於稍稍放心。

因為秀氣溫柔的不二,自入學後就被學長、同學和學弟陸續告白,村裡的長輩們更巴不得把他娶進門當自家的媳婦,即使得知他不是女孩子後,他每次上課仍有收不完的食材和禮物,可說是青春書院的人氣王。(比自己更受歡迎)

 

大石、河村見到不二時,都紅著臉,一句也說不出來;菊丸則一下子抱住不二,說:「好可愛,好漂亮哦,你以後當我的新娘好嗎?」最後由自己把菊丸貓給拉開,才讓不二能脫身。不過,菊丸的下場是連續三天被莫名的芥末給攻擊,但不知道是誰搞的鬼。

 

至於青春書院有名的小書櫥乾貞治,見到不二的第一眼便說:「前天有三個學長、五個同級生、六個學弟跟你告白,昨天兩個學長、三個同學、七個學弟送你禮物並告白,今天有手塜陪著,所以應該有的四個學長、六個同學和兩個學弟,他們會躲得很遠,準備明天再跟你告白,即使都知道你是男孩子。以上。」

因為乾的精細分析,讓手塜更肯定,一定要跟緊不二,免得他被騙。幸好不二爭氣,以飛快的速度、卓越的成績進入手塜的年級。

 

那跟親手塜臉頰有什麼關係呢?

請看倌們慢慢看下去。

 

話說手塜像這般母雞護雛似的,讓不二很感動,常跟家人說起手塜的「義舉」。不二父母很感動,打算再過一年讓小兒子裕太跟著哥哥上學,多跟成熟懂事的手塜好好學習。

 

一晚,淑子媽媽哄裕太入睡,輕輕在他臉頰親一下,裕太便心滿意足閉眼睡著。站在一旁的不二不解地問,「娘,妳為什麼親裕太啊?你沒有親我。」

淑子媽媽笑說:「過來。」把不二擁入懷中,親了一下,「開心嗎?好好睡吧。」於是不二也像裕太那樣,帶甜甜幸福,安然入睡。

 

隔天,手塜眼明腳快把不二帶離「可怕」的同學後,兩人坐在綠蔭下分享自家媽媽準備好的食物。

「手塜你真好,都會幫我。」不二眨眨水汪汪的眼睛,一臉崇拜。手塜相當得意,但還是裝酷地回:「沒什麼。」

忽地不二很快靠近手塜的臉,在他臉上啄一下,笑咪咪地說,「謝謝你。」然後大快朵頤眼前的美食。

 

手塜頓時僵硬無法動,久久後才望向坐在身旁吃得不亦樂乎的不二。心底湧出許多莫名的感覺,包括,把不二抱緊,親回去;把不二撲倒,親回去;把不二……

啊……不行啊。不二是男生,我也是男生,怎麼可以這樣呢?(手塜的內心戲很可怕)

於是,好像跟自己賭氣似的,大失形象狼吞虎嚥起母親做好的點心。最後,想起什麼,轉頭對不二說:「你不能這樣親別人,只能親我。」

「嗯。」不二順從地點頭。得到不二的承諾,手塜才放心慢條斯理地吃完東西,兩人再開心地手牽手回書院上課。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