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河村屋裡,大家早就樂翻了。

從鬥牌、投壺、捉鬮,玩得都不像是平日斯斯文文的書院子弟了。

 

當手塜進門時,他們正在擲骰子。

手塜、大石也不打擾眾人興致,靜靜地尋一處坐下。

 

到最後,不二贏了。

由於規矩是贏家可以讓輸家做一件事,因此眾人冷汗直冒,在看看桌上的菜,深怕酒菜馬上要翻身變成芥末味。正擔心時,突然…

 

「我可以擲嗎?」從角落傳來冷峻熟悉的聲音。

 

「手塜?」

「手塜學長?」

 

正當眾人不解手塜出現的原因,手塜已把骰子拿起,擲入盤中。居然是滿堂紅。這下子大家鐵青著臉,不知道手塜(學長)要怎麼對付自己。

 

「不二,」手塜盯著笑容開始不自然的不二,「我希望你在成親那天給我一份驚喜。」

「手塜君,要賀禮不是這樣要的。」不二臉不紅氣不喘地回,再怎麼說,要比賴皮,他不二周助是不會輸人的。

「現在只是舉人,還要等明年去會試才能求得一官半職的,才能求利。眼下我不過是白衣。」

不二嘻皮笑臉說著,卻不禁流了一把冷汗。

 

好你個手塜國光,敢拿你的婚事來逼人送禮,要多大的紅包才算驚喜。難不成要我把自己給賣了嗎?(周助,你預見了。)

 

話說回來,坐在新房裡的不二緊握拳頭,心想著:這下子的驚喜夠大了吧。新娘居然不是你要娶的。而且還是個男人。看你怎麼辦。哈哈哈…

 

不二在心裡狂笑起來,但很快就意志消沉了。

 

新郎倌看不到新娘,結果看到的居然是自己同學,這個玩笑、驚喜實在是太太太太太大了。這叫手塜怎麼混下去呢。

 

幾個月前。到手塜家討論功課的不二聽到彩菜阿姨要替才中舉人的手塜相親。忍不住一臉興奮,把手塜拉在後院「促膝長談」。

「手塜家人要幫你說親事。」

「啊。」

「是哪家千金?」

「不知道。」

「要我推薦嗎?」

「不二……」

「我姐姐不行哦,她去年嫁人了,今年才有身。手塜現在說太晚了。」

「不二……」

「不鬧你了。你有心上人嗎?」

「………不二…」

「沒鬧你。你說看看,我幫你拿主意。你雖然文武皆備,但感情的事就不如學問技術了。看在同窗份上,我可以幫你。」

「不二……」

「別見外哦。我一定會幫你。」

「…………」

以為手塜是不好意思,不二再怎麼厚顏,也不會逼人做不喜歡的事。只好不追問了。

 

幾天後。不二還是從手塜彩菜那裡得到第一手消息。於是再度登門找手塜「談心」去。

「是橘杏小姐嗎?是很可愛的女孩。這回手塜賺到了。」

「……」

「聽說四天寶寺村的千歲美由紀小姐對你情有獨鍾。」

「……她是小妹妹。」

「大家還說手塜喜歡小女生。」

「………不二。」

「其實櫻乃不錯。」

「………」

「可惜櫻乃喜歡越前君。不喜歡冰山哥哥。」

「………」

「芝小姐的事知道嗎?」

「嗯。」

「要不是家中把她許配給井上前輩,她會很樂意嫁給手塜吧。」

「………」

不二實在是不懂手塜想什麼。他對要成親的對象不做任何表示,讓不二也不敢追問下去。只好站起身來,拍去衣上的塵土(因為坐在鯉魚池的平石上),轉身對手塜說:「不管你喜歡什麼,我一定會支持你。對了,下回我把那本『圖畫』帶來,當新婚賀禮。」

離開時,沒見到手塜正擺一張比平日冰冷的臉,也沒聽到手塜深深的嘆息。

--------------TBC-----------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