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該從何說起呢?

不二忍不住又輕輕嘆口氣。左手卻不自覺往床上熟悉的地方摸去。

啊!不在啊。

也對,現在這可是新房,「那個」一定被……「丟」了嗎?

想到這裡,不二意外有點沮喪。

 

當得知手塜要娶橘杏時,他是書院學生裡第一個知道,第一個道賀,第一個看手塜無視祝福,生氣得轉身離開的人。他捫心自問,明明沒說錯話,為什麼手塜居然發火?(雖然表情還是那個死樣子)

他是真心誠意地祝福手塜啊。好啦,順便挖苦、嘲笑手塜一下。但,手塜不會聽不出他的善意。那為什麼要生氣。

但「那個」不在原來的位置,自己居然有強烈的失落感。到底是為什麼呢?

手塜要成家了,「那個」不應該留在這裡,不應該成為手塜嶄新生活的一部分吧。

 

他自一進新房後,就千頭萬緒,想起不少往事來。明明未及弱冠,卻覺得像老頭子,老惦記過去。

嗯。自己穿的外衣,被丟了是正常的。還放在新房,讓新娘看到會怎麼想呢。

不二低著頭,有點鼻酸,只是件外衣嘛。而自己,還留著手塜的外衣。要是這件事解決後,回家就把它還給手塜吧。

過去的讓它過去。

 

從他們兩個第一次見面起,就繫起莫名其妙的覊絆,這些糾纏,就在今晚結束吧。手塜要開始他人生另一段牽引啊。

 

待發現一滴淚水落在自己緊握裙帶的手背,不二有點哭笑不得。自己到底在想什麼,在乎什麼,至今他仍不知道啊。

 

那年不二舉家搬來青學村。這裡民風淳樸,風景優美,氣候宜人,加上遷來時正好村裡的櫻花樹全開滿了,風稍微大點,就漫天盡粉紅、黃、白色花雨,惹得未滿五歲的不二興奮失控地在街上亂跑,直到一輛手推車也失控快撞上他…

這時,一個小男孩,上前抱住不知所措的不二,閃滾到路旁。在街上的大人們,包括不小心讓手推車失控的貨伕,全顧不及散落一地的貨物,而是圍上去照看這兩個豆丁大的小孩子有沒有受傷。

 

小男孩疼得張開眼,四周全是一臉擔憂的大人,有的跑去喚村裡的大夫來,有的七嘴八舌的問醒來的那個孩子。

「手塜君,還好嗎?」

「有沒有受傷啊…」

「來,叔叔拉你起來。」

小男孩忍著痛楚,堅強地說:「我沒有受傷,只是跌倒後有點痛。」

「那個小妹妹沒事吧?」

「是啊,怎麼還沒醒來?」

「看起來像是外地來的。咱們村子沒見過她啊。」

「手塜,快看看那個小女孩怎麼了。」

 

手塜這才想起自己跌倒的原因是為了救這個外地來的小女孩。急忙把她抱起來。只見她雙目緊閉,嘴巴蒼白得像麻糬,因為跌倒沾上泥,看起來十分狼狽。

「醒醒。」手塜輕輕拍小女孩的臉頰,但小女孩的呼吸似乎變弱,更讓周遭的大人緊張起來了。

「大夫來了沒?快啊!」有幾位婦女不顧形象大叫。終於看到一位帶著藥箱,被村人拖來的大夫。

「大夫,快啊,這孩子怎麼了?」

「是啊,大夫,怎麼明明沒傷的,卻沒醒來呢。」

「大夫…」

「我說各位,讓我先看看傷者再說吧。」大夫發話了。眾人只是默默站在一旁,「肇事」的貨伕更是一動也不動,候在大夫身後。

大夫探了探鼻息,診脈,仔細看看小女孩的頭部後,說:「沒外傷,但心脈有點弱,可能是被嚇暈。先把她送去醫堂休息吧。」

眾人應聲後,貨伕就主動把小女孩抱起跟大夫往醫堂去,其他人把貨物搬到手推車上,再小心翼翼把車子固定在路旁。手塜跟著去醫堂,大夫看看又是擦傷又是滿身塵土的手塜,笑著說:

「手塜君啊,你別怕,我可不會把這漂亮的小女孩給賣了。我會把她治好,給你當媳婦的。」

「乾大夫,我不是這樣想的。我只是擔心她。」手塜沒把大夫的玩笑話放在心上,而是認真說出他的煩惱。

「好吧。手塜君也有幾處擦傷,跟我一起回去搽藥。」

「是。」手塜乖巧地跟著走。完全忘了還有一件事……

 

「怪了,叫這孩子去打個醬油。怎麼還沒回來呢。這晚飯怎麼辦才好。」彩菜媽媽看著鍋裡的菜直發愁。

 

「真是多謝令公子搭救。」不二明彥送上謝禮,並深深向手塜一家致敬。

 

「哪裡哪裡。孩子平安就好。我家國光沒見到她醒過來,一直內疚著呢。」手塜國晴笑著打趣。

心想,那小女孩應該很可愛,才讓自己的兒子叨念好幾天。聽自己的妻子說,國光擔心小女孩破相嫁不出去,還說要娶她入門呢。才這年紀啊…

 

「本來就要上門道謝,只是新居落成,瑣事繁多,尚待安頓,遲至今日才來。內人和孩子隨後就來道謝。」不二明彥語畢,就聽到外頭的聲音了。

 

「外子雖然也說過了,但還是想再說一次。多謝令公子的救命之恩。我們初至貴地,人生地不熟,多虧村人幫忙,才讓我家孩子平安無事。」不二淑子向手塜一家致意後,就把自家三個小孩推上前。

「這是長女由美子。這是長子周助。這是么子裕太。周助,跟人家道謝去。」不二明彥簡要介紹自家孩子,並交待周助答謝救命恩人。

 

「長子?!」手塜國晴和彩菜聞言,全站起來,看看一旁臉色有點泛白的手塜國光。

 

只見可愛清秀的周助慢慢走近救命恩人,慢慢曲身行禮,用柔軟甜美的聲音,學著大人的口吻說:「多謝您的救命之恩。周助沒齒難忘。」再抬頭對手塜國光微微一笑。

 

手塜國晴和彩菜怎麼都不敢相信,眼前這個粉嫩玉雕似的小孩,居然是…不二家的長子,那自家國光該怎麼辦……

 

果然向來穩重冷靜得不像五歲的手塜國光,輕輕向不二周助點頭回禮後,說:「夫子留了功課,我先入房溫書去。可好?」

 

手塜國晴和彩菜很能體會兒子眼下的沉重打擊,正要說「好」時,不二淑子就說:「那以後就是同學了。周助三天後也進青春書院上啟蒙。請國光君多多照顧我們周助哦。」

 

手塜國光聽完彷彿在強忍什麼,但還是乖巧地答:「好。請多多指教。」

 

「周助,要乖乖聽手塜哥哥的話。不可以調皮。知道嗎?」不二明彥和淑子當場教育自家兒子。

 

「是。我會乖乖聽手塜哥哥的話。」不二周助笑瞇眼回覆。並轉身再向手塜國光鞠躬,「還請學長多多指教。」

「好。」國光靜靜地回應。

 

但手塜彩菜只覺得兒子現在的表情,簡直比哭還難看。唉…打擊太大了。

-------------TBC---------------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