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小蝸牛我發文在百度貼吧的冢不二,因為掃黃就要求刪貼了。

沒想到硬碟出事,結果…幸好有救回這篇(已經寫了四萬字了)。

為了以防萬一,還是貼在部落格。

 

酉時。

今晚月色分外皎潔迷人。向來平靜的青學村卻無往日的安寧,鑼鼓喧天、人聲鼎沸,在某家宅第更是燈火通明。不是因為新春、豐年、過年,而是村裡素有「冰山」的手塜國光成婚。這可是青學村的大事。所以除了和男方、女方有干係的親友,青春書院的學生、青學村村人,連其他村的「名人」也來了。

 

「沒想到,手塜居然那麼早就定下來,真讓人意外。 我以為是真田你呢。」幸村別過頭看了向來把手塜當宿敵的真田。不意外見到真田沉著臉,一語不發地盯著正被喜娘帶入正廳的新娘。不一會兒就皺起眉頭,「太鬆懈了。」

 

「這麼大好的日子,不用那麼嚴肅。沒想到立海大村也來湊熱鬧,我當你們只送來禮了事。」低沉溫柔頗有魅力的聲音自真田、幸村背後傳來。

「啊。本大爺和你們不同,對於宿敵的最高敬意就是親來道賀。並帶來冰帝村最貴重的冰泉酒當賀禮。」接著聽到熟悉不過的傲慢音調。幸村轉身瞧了來人,笑著說:「也是。在去年曲水流觴輸給人家兩局,後來趁對方受傷,在綠野擊鞠得勝,怎麼想這專供皇室的冰泉酒,也算是不錯的『賠禮』。」

「你…」來人正要反駁。

「跡部君,咱們代表冰帝村來道賀,不是來比試。幸村君、真田君,告辭。」忍足硬把怒氣沖沖的跡部給拖離現場。

 

幸村望了一語不發的真田,「你有意見嗎?」

「不。只是今晚之後會有大事。」真田不放心地說。

「能有什麼事呢?今晚可是大喜事。」白石緩緩從一邊走來,手上拿著一杯酒。

「是啊,真田君,能有什麼事呢?」幸村開始覺得苗頭不對,今晚的真田相當奇怪,可真田並不是會嫉妒手塜比他早成婚的人。這時突然瞥見滿臉笑容和手塜談話的橘桔平。

「但願我弄錯了。」真田看來有點悶悶不樂。

 

「怎麼貴客都不入席呢喵!快跟我來吧。」菊丸終於瞧見真田、幸村和白石。擔任迎賓的他,可忙壞了。見到其他書院的名人們,就熱絡地帶他們上桌。

「咦?不二君呢?」白石早就納悶了。從一進手塜宅時,很快掃視全場一回,就是找不到他掛意的那位。

「不二啊,他全家回鄉探視祖父母了。所以沒來。大家都在問呢喵。」菊丸的口吻有些埋怨。「桌上有小食、瓜子、鮮果,等禮成後就上菜了。」說完又到別處去安置來賓。

三人無語,默默啃起瓜子。

「侑士,不對勁。青春書院的天才沒出現,手塜居然不吱聲……」

「還看起來特別開心。我還以為他只有一種表情呢。」忍足接著跡部的話尾說道。

跡部送完賀禮,正好已禮成,依規矩親自道賀已笑不攏嘴手塜父母後,心裡直犯嘀咕。

「不對,不對,我明明確定他喜歡的是…」跡部猛然住口,直望著迎面而來的人。

「跡部君,忍足君,多謝來參加舍妹和手塜的婚宴。一路辛苦,請先入席。」橘桔平一付東道主的模樣,忍足暗暗拉了下跡部的䄂子,示意他別管太多。跡部只好同忍足離開正廳入席,卻不死心地看著頻頻向賓客拱手還禮的橘桔平。

------TBC-------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