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依舊在〈愛的進行式〉的一小部分。
本文以飛輪海的歌「超喜歡你」為背景曲,當然故事也是跟這首歌內容有關。
清水文。(拜託,這還是曖昧階段耶)
時間設定在國中二年級。
有不少情節是梓兒從漫畫、動畫內容猜想出來的,如果很大出入,請當作是小說家之言,別太較真。
這篇會比短篇稍微長一點,但仍不算是中篇。
因為某些原因,恐怕會對諸位親有所怠慢。先前請罪。
以下附本文主題曲。

超喜歡你
心跳快得很可怕,呼吸大到有氣壓,手心冒汗可以澆花
生活變四格漫畫,喜怒哀樂被放大,身不由己沒有辦法

怎麼可以這樣,怎麼可以這樣瘋狂
怎麼可以這樣,怎麼可以這樣,愛超出了想像

就算世界與我為敵,我超喜歡你
超喜歡你不能分離,我只相信這個真理

百無禁忌萬夫莫敵,我超喜歡你
我慢慢不能清醒,終於不想清醒,根本不用清醒這個惡作劇

想要對你說的話,身體已替我表達,一旦愛了不能作假
一度覺得很頭大,懷疑細胞有偏差,可是愛了沒有辦法

就是可以這樣,就是可以這樣瘋狂
就是可以這樣,就是可以這樣,愛超出了想像

 

(一)
「太大意了。」手塜心想。
這已經是第N次失神。雖然目前從外表看來,手塜一派鎮定,其實心狂跳不已,似乎穩定的呼吸,卻令手塜汗流浹背。而「肇事者」就是站在右手邊的……


「不二子醬,」一個紅發的活潑少年向手塜右手邊的人直撲,「陪我練球吧。大石現在幫乾訓練一年級新生。」
「英二,我答應手塜一起練球,你可以去找河村啊。」不二溫柔地勸導對自己十分親昵的菊丸。
「不要。河村的力氣好大,我打不過他。還是不二好,不會欺負我。」菊丸雖然天真浪漫,但也知道柿子要挑軟的吃。
「菊丸,去跑10圈。」手塜終於開口了。
「啊為什麼」菊丸再怎麼不服氣,但自知理虧,沒底氣,只好轉頭去跑圈。臨行前不忘丟下一句,「不二,等一下陪我練球。」
不二笑了笑,回道:「好。」又看看身旁的手塜,「練球去。」
「啊。」手塜應了一聲。握緊球拍,往前方球場走去。不二很快跟上,在手塜站好定點,不二順勢往球場對向去。


一如往常的發球、回球,不二一臉輕鬆,半滴汗未掉,連口氣也沒喘;另一頭,手塜卻嚴肅地像被欠了不少錢的債主,一板一眼地打球,當然比起剛才汗直冒,差點喘不了氣,運動後反而更正常了。
「不二。」練球後,手塜把水瓶遞給不二,不二接過,仰頭喝下一口,但沒有馬上吞入,而是待口中的水稍溫再喝下。手塜也依樣慢慢喝水,眼神餘光一直飄向不二那兒方向去。連不二也覺得手塜今天瞧自己的次數多得詭異,難道自己靠近耳朵的青春痘變大了?不對,昨晚已經「處理」好了。


青春期的煩惱之一,「面子」問題,青學天才怎麼可以輕忽呢?幸好在姐姐的指導下,都有驚無險渡過,一想到不少同學都為雨後春筍、前僕後繼的痤瘡愁臉滿面,不二不禁感激姐姐的英明睿智。


「手塜,我臉上有什麼嗎?」不二決定不把話藏在心裡,直接問。
「沒有。」手塜簡短回覆,兩人之間瞬間冷場。
「那你為什麼從剛才就一直盯著我看?」問清楚比較重要,不二心想。



話說放學後社團活動開始,乾就邀大石一起去觀察、訓練新生,身為大石搭擋的菊丸也跟去,至於手塜、不二和河村就留在球場和三年級的正選練球。學長們都很偏愛和不二練習,因為不二常用不痛不癢的發球和回擊,比起跟認真滿分的手塜練球,若不全力以赴就很快被game over,學長顏面何在。至於河村,學長對他的敦厚個性給予高度「肯定」,但練球嘛,一局就好了,因為一年前老是把網球「全壘打」的河村學弟,現在可是直接把學長「全壘打」到球場護網。

手塜和一名學長練習後,臉不紅氣不喘,退到場邊的長凳坐著觀察其他正選。一眼就瞧見和學長打得難分難解的不二。正確來說是學長應付得有點吃力,可問題不二完全沒認真打。
不虧是在一年級下半年中學生網球比賽後,被稱為「青學天才」的不二周助
大家都不明白這個笑眯眼、親切和善、常常蹺社團的一年級學弟,為什麼能在校內賽突展露頭角,並同時和手塜成為正選候補。上二年級,自從和他校開始友誼賽,「青學天才」就不僅限於青春中學校內,而是關東網球名校皆知的名號了,完全不遜色二年級就接任網球部長的手塜。


=======TBC====

(二)
回到主題。
「那你為什麼從剛才就一直盯著我看?」不二詢問手塜。
手塜扶扶眼鏡,「你剛才沒有認真。」總是一板一眼,嚴肅平靜的口氣。
不二笑眯眼,「手塜還是這麼嚴格啊。」說完就離開,一如往常雲淡風清。
手塜凝視不二的背影,無意識地歎了口氣。然後轉身收拾球具,到其他場地看社員的練習情形。



手塜從小就習慣早起(孩子啊,賴床是件幸福的事),不知不覺打開社團的門,和關上社團的門就成為他每天到學校的工作之一(到了三年級,才由大石副社長接手早上開社團的門)。
待手塜把社團的門關上,不意外地,不二已經站在社團門外等候多時。

「一起走吧。」
「嗯。」
或許是從國一時不二自願留下來幫手塜整理球場開始,或許是那次兩人私下決鬥,不是啦,是私下比賽後開始,不管多晚,不二都會等手塜一起走回家,甚至不約而同地還會互等對方上學。原因不明,卻沒有人問過他們,或許是手塜的冷淡和不二的似近卻遠的態度,讓大家對他們保持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明天見。」
「明天見。」
同樣的告別詞,同樣的場景,已經一年了。手塜走在熟悉的街道,突然想問「是否能這樣走下去?」這個問題讓手塜停下腳走,回頭看一眼不二的家,又轉身往自家方向前進。
「這陣子實在太大意了。」因為手塜是不愛空想的好孩子。



翌日。
課休息間,不二來到手塜的班級,很快引起女同學的騷動。
「不二君,你找哪一位?」手塜班上女同學異常興奮、親切、帶著羞怯地問不二。
不二萬年不改的笑眯眼,溫柔地向女同學說:「手塜君在嗎?」
其中一個女同學回道:「手塜同學去幫老師送作業本。等一下就回來。」
另一個女同學追問:「如果你需要什麼,我們可以幫你轉告手塜同學。」
不二搖頭,輕聲道謝後離開。女同學們滿眼愛心,癡癡目送不二去。

「真不知道為什麼其他班同學都說手塜同學很帥很酷,明明是不二同學比較好嘛,以後一定是優質的好男人。」
「那是她們沒被冰山冷過,才會覺得手塜同學酷。」
「是啊,手塜同學好呆板哦,跟誰講話都『一視同仁』。」
「所以才會有人覺得酷啊。」
「聽說不二同學一進學校就被好幾個學姐和學長告白了。」
「咦?學長?!」
「嗯。還有同年級的女同學和男同學。」
一片沉默突然在手塜班上女同學間彌漫,大家突然同時想到一個問題:
「那我們還有機會嗎?」

無意女同學們的低氣壓,手塜步入教室,回到座位上。不經意想起方才聽到女同學們的對話。


手塜一入學,從不掩飾自己的鋒芒,還有網球才能的加持,其實早有不少的女同學告白和送情書,但重視學業的他,不僅直截了當回絕,還說「要以課業為重」後,就沒女同學敢當面告白;連寫情書的也被手塜以同樣的方式處理,搞得對手塜有好感的女同學們紛紛打退堂鼓。倒是把手塜當偶像的女同學如魚得水,常常結隊去網球社和網球比賽為手塜加油,因為手塜不會拒絕「粉絲行逕」。

不二就不同了。
他如陽光般的笑容,偶爾小露鋒芒,神秘的學習天才,清秀的臉寵,和善的態度,悄悄征服所有少女、少男心。本來的確只是女同學(不分年級)當面告白。直到一個三年級學長,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賭注或大冒險(當事人學長:都不是。我是真心的),硬著頭皮跟不二告白(當時手塜就在旁邊)。不二淡然處之,委婉拒絕。之後,一直上演男同學(不分年級)向不二告白的戲碼。


一次,手塜等候正被一年級學弟告白的不二,不二一如往常含笑婉拒,學弟當場淚崩,手塜二話不說,把想安慰學弟的不二拉走。
兩人不知道走了多少,一句話都沒說。手塜後來才驚覺在不二的手腕留下一道紅腫的痕跡,讓不二隔天回球有些無力(不二的球技很多都要用上腕力),所以自責了好幾天。
那陣子櫻花開得很美,美到正值青春期的少男少女都有點失控。


================TBC===========

(三)
對了。就是失控。
難道說自己失控嗎?
手塜做完功課並溫習好明天要上的課程後(同學,你好用功),開始捫心自問。從什麼時候開始失控的?



從屢次把不二從告白者的眼前拉走嗎?(手塜君,一直在做這種事嗎?)
從每次無視不二集合眾力,任不二偷拍自己的照片嗎?(手塜君,你都知道了?)
從偷偷凝視不二一個人站在櫻花樹,一度認為不二就像櫻花精靈嗎?
從見識到不二的潛實力,而開始觀察他之後嗎?
還是

如果教材書可以告訴手塜答案,手塜一定會感激不盡的。手塜從來沒對任何學習所困擾,即使有點難度,手塜會毫不思索努力研究,只是,手塜發現到,要瞭解自己為什麼看到不二就不自覺心跳加速;不二靠近自己時身體發熱(並不是社團活動後);不二開心笑就手足失措(手塜是唯一知道不二笑容真實度的網球社社員);希望不二站在自己伸手可及之處這完全是課本無法提供的資料。
果然,正如不二所言,青少年時期的煩惱很多的。

手塜收拾好明天上課的東西,準備就寢,突然看到今天下午不二特地來問自己借的英和辭書。那時候,雖然和不二錯過,但即使不二沒留話,根據手塜對不二班級課表的熟悉,不二應該是要跟自己問英和辭書。所以手塜一到教室也沒坐下,馬上抽起辭書,往不二班級去。幸好不遠,才兩個班級罷了。
打開辭書,不少常用單字已被記號筆劃得五顏六色,甚至富有創意的不二還加上圖解,旁邊附上有趣的英文句子,很容易懂。手塜淺淺一笑,溫柔拭過不二留下的痕跡。帶著好心情,安心入睡。

翌日。
網球社社員有的精神抖擻,有的精神不振,有的雙眼無神,全員沒遲到,眾人試圖奮力接受睡不飽又大清早的暖身運動。身為部長的手塜,理應環視全場,瞭解社員的狀況,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在掃視所有人之際,眼角餘光總朝不二那裡去,因為不二的一顰一笑,手塜都不想放過,畢竟之後還要等8小時後才能好好見面。(社團活動)
手塜雖然對自己如此詭異的想法小小不齒(有點像怪怪的),但沾沾自喜。(手塜,你有當怪叔叔的潛力)

上課時,手塜很認真聽課,同時思索十件事,三件是跟現在的課程有關,三件跟學生會工作有關,兩件和網球社分組練習訓練有關,以及該如何忽略任何與「不二」同音的字詞,和為什麼從今年起,腦海浮現不二身影容貌的次數比去年還多。再下去不是辦法。一定要找出答案來。
有必要找老師談談。

「報告。」手塜規矩地站在教師室門口。
「進來。手塜君有事嗎?」手塜的班導師佐藤雪子不解問道。因為今天的值日生並不是手塜啊。
「老師,我來請教問題。」手塜行個禮後,說出自己的要求。


這讓班導師雪子老師受寵若驚。
因為手塜君上國二後不但成了網球社部長,還當上學生會副會長,成績是全年級前三名,自律甚嚴,是網球社和學生會的楷模。這樣優秀的好學生打著燈籠也難找。其他班導師無不羡慕她。雪子老師從沒擔心過手塜君的事,更沒想到這孩子會特來請教問題。



「好的。手塜君,有什麼事都可以找老師談。先坐下再說。」雪子老師微微一笑。心想,自己教國語,手塜君不會拿英語、數學來找她麻煩吧,畢竟這孩子沒讓人操過心。


手塜坐在雪子老師順手拉來一張椅子(其他老師的)。定一定神,很鎮靜地說,「這陣子,我一直想著同一個人,就算沒有見到,還是很想念。聽到任何有關那個人的事和聲音,心情起伏不定。老師,我不懂為什麼會這樣。」


雪子老師睜大眼睛看眼前這位超乎年齡穩定成熟的手塜國光同學(有人要挑戰一口氣念完嗎?),下意識拼命否定這孩子問了一個很天真可愛的問題。但是,這才是一個中學生該有的煩惱啊。雪子老師暗暗自喜,終於,這孩子會依賴別人的,被需要的感覺真好。
正當雪子老師陶醉在為人師表的滿足裡,教英文的優香老師(對不起,老師,借用一下你的名字)直截了當說:「手塜君,你喜歡上那個人。」


雪子老師怒瞪優香老師,心裡腹誹這位不開眼的同事怎麼破壞她當愛情導師的神聖使命呢。此時,手塜霍地起身,向兩位女老師行禮後,「我先走了。」很快就不見人影。
優香老師不禁感歎:「青春真好。」而雪子老師扶額懊悔,為什麼一針見血的話不是自己講的。


=======TBC========

(四)


空想也無用,既然明白了心意,就該付諸行動。
手塜離開教師室後就急著找不二。因緣湊巧,就和正從圖書館走出來的不二打個照面。


「啊,手塜。」不二一臉開心地打招呼。
「嗯。」手塜內心狂喜,但還是外表鎮靜地回應。
自從被大和部長視為接班人後,手塜的表情就越來越少,與其說手塜少年老成,冷靜穩重,不如說,手塜責任感重,以致笑不出來,因為,與其插科打渾、無所事事,不如把眼前的工作做好,十足實用主義者。(孩子,你真的老成啊)

「不二,我」雖然在圖書館前告白有點詭異,動作快是必要的,天知道手塜錯過多少良辰好景,只是不二手中的書,讓手塜不禁皺眉頭,整個心落到穀底。

三島由紀夫的《仮面の告白》!

不二對日本文學非常熱愛,眾人苦手的古日本文學,不二不但遊刃有餘,偶爾還會拿《源氏物語》、《枕草子》、《古今和歌集》和《萬葉集》當消遣。(不二曾私下告訴手塜,其實他不是很懂,只覺得有趣罷了。)
加上家庭因素,不二也喜愛西方文學,更不會錯過現代流行文學,如J. K. RowlingHarry Potter and thePhilosopher's Stone》和最新作品《Harry Potter and the Chamber ofSecrets》,Paulo Coelho的《The Alchemist》。手塜見過不二在圖書館抱著那些書苦讀,反把教科書放在一邊。(不二先把功課寫完了)
Antoine Marie Jean-Baptiste Roger de Saint-Exupéry的《Le Petit Prince》是不二的最愛,從《星の王子さま》到《The Little Prince》,不二甚至開始學法語以便閱讀原文書。手塜心想,如果不二把這份認真放在課業上,或許就沒有任何讓不二苦惱的課程(不二不太喜歡理科)。

不久前不二讀了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的《若きウェルテルの悩み》(《少年維特的煩惱》),莫名其妙當起網球社裡的「輔導老師」,開導社員對愛情的困擾,結果好幾位社員迅雷不及掩耳地交上女朋友,並陸續翹掉一些社團活動,氣得龍崎老師親自坐陣一個月,才讓那些正值思春期的青少年社員「瞭解」公私分明的重要。而手塜深深體會到文學對人生的強烈影響。所以

是誰讓不二看那種書?
手塜緊握拳頭,忍住將沖出的怒火。那本充滿灰暗、晦澀、消極、病態的書,怎麼可以給一個開朗、善良、溫柔、聰明的美少年看呢?(手塜,我無言了。你絕對有怪叔叔的潛質)
不二當然不清楚手塜此時的內心掙紮戲,而是帶著陽光似笑顏靠近手塜。
「聽說這本書會提到青少年時期的自我認同、角色統整、心理性危機和認知的問題。我覺得很有趣。要一起看嗎?」(孩子,你要懂這個想做什麼啊?)
頓時手塜體會到眼下要務是要拯救一個純潔浪漫無知的青少年,而自己的感情答案已是不足為道。
「不二,你昨天下午提過網球在球拍上加強旋轉速度,可以改變回球的路徑和落點位置。我想多瞭解一下。」
不二一聽,兩道似彎月的笑眼更深,立刻點頭同意,於是無視手塜二話不說,拿走原本不二抱在懷中的《仮面の告白》,奔入圖書館櫃檯,把書給還了。(喂,不二還沒看呢。)


====TBC=====

(五)
「薔薇族」或是「少年愛」呢?
手塜國光對不二周助的感情不是那麼膚淺。


手塜承認在思想西化蠻深的日本,對於同性之間戀情雖在法律上不會歧視,道德倫德上還是說不過去。
手塜在乎不二,喜歡不二,甚至愛上他,絕不是一時迷惑或衝動,而是認真想過要和他在一起一輩子。如果有來生,也希望能在一起。
只是,不二他是怎麼想呢?

如果說這世上手塜最不希望傷害的人是誰,那就是不二周助了。
這個人人稱讚的青學天才,心地很柔軟,只會擔心親人和朋友,從沒想過自己;有時嘴裡不饒人,卻讓人無法生氣,因為他不往別人的傷處灑鹽;看似聰穎,學習快,卻像個孩子,樂於遊戲,不爭不奪,內心驕傲,態度謙讓。每次更認識不二,手塜的心就多一分堅定,不二就是自己要的那個人。
手塜曾想過,要是有那麼一天,不二說只把自己當做是最好的朋友,手塜會把這份愛深深藏在心裡,默默祝不二得到幸福,因為自己的心被不二周助占滿,再也放不下第二個人。
不能空想。手塜國光怎麼可以臆測那未知的將來呢。現在最重要的是:明白不二的心意。當然同時也要把不二放在手塜國光的未來計畫書裡。(孩子,你想得真遠

校內比賽中。
「大石和菊丸的配合度越來越好了。以後看來應該是青學雙打主力。」
不二和兩位三年級的學長「練完球」後,就躲去場邊陰影處涼快去。(明明就很「不認真」地把兩位學長打個慘敗,還說只是「練球」)
「啊。」不知何時手塜已經站在不二的身旁,陪不二一起乘涼(?!)。
各個球場戰況激烈,突然在隔壁的球場傳來一陣吵雜。

「你想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是你沒接到球。」
「你打到場外。我為什麼要接?」
「啊?你不是說你都可以接到嗎?」
本來只是兩個黑髮的一年級學生吵架,眾人見情勢不對,以他們有名的火爆脾氣恐怕會打起來,便各自拉開雙方。
不二靜靜看,不發一語,各球場賽事未受影響,三年級學長們沉默觀察手塜的對應。
手塜緩緩走入隔壁球場,喊道:「海堂、桃城,網球場週邊10圈。其他一年級繼續該做的事。」(青學的「名產」華麗出場)這才讓一觸即發的海堂、桃城收斂火氣,互瞪一眼後,乖乖去跑圈。彷佛從沒發生過任何事。

手塜很快又回到不二身邊,心裡欲言又止,不知道該從何開頭。
不二目光跟隨海堂和桃城的身影,悄悄地加深笑顏說:「這兩個新生很可愛呢。“Itis only with the heart that one can see rightly; what is essential is invisibleto the eyes.”(只有用心去看,才能看到真實。本質只用眼睛是看不見的。)」

手塜卻面向球場,似有深意地說:“In one of the stars I shall be living. In one of them I shall be laughing. Andso it will be as if all the stars were laughing, when you look at the sky atnight. You – only you – will have stars that can laugh.” (我就在繁星中的一顆上生活。我會站在其中的一顆星星上微笑。當你在夜間仰望天際時,就彷佛每一顆星星都在笑。你只有你才能擁有會笑的星星。)

(以上兩句是不二最愛的《小王子》名句)

不二微微一楞,轉過頭正好和手塜的視線對上。兩人選擇不逃開彼此的視線,就這樣對峙幾分鐘後。不二噗哧一笑,「是嗎?」
「嗯。」手塜簡潔回覆,一如往常。

就這樣吧。
先別急著說,靜靜陪在彼此的身邊。
只不過,在手塜國光的未來計畫書裡,不二是最重要的參與者。
手塜暗暗想著,以後要親口「邀請」不二周助參與手塜國光的人生。


==========END============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