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因:

我承認這陣子更文沒靈感,舊坑沒填完,我也不心安,所以就先以極短篇來取代一下。可以把這些小短篇視為《愛的進行式》的小番外,人物不會太OCC,不過,我會惡搞一下場景就是了。每個短篇都有一個主題。

結婚對象-幼稚園篇
不二周助清秀容貌從小就可見一斑,白淨斯文的模樣,不但通殺不二家周遭半徑兩百公尺的婆婆媽媽、小女生和小男生(?),上幼稚園後,被老師們視為全幼稚園最迷人的小正太,不少男女同學也想(娶)嫁給他,人氣之高,讓不二淑子十分害怕自己長子會年紀輕輕「貞節不保」,於是早早就讓周助學武術保護自己。
每次玩家家酒時,萬一周助被拱扮爸爸時,就有不少女生爭吵誰扮媽媽;只是,也常發生其他男同學扮爸爸時,會「指定」周助扮演媽媽。然而配合度很高的不二周助,都微笑接受各項任務。平日卻從未和任何一個同學親近過,倒天天黏著弟弟裕太,因為周助跟同學們說:「裕太是周助最愛(?)的人之一。」
一日,一群小女生討論起以後的結婚對象(汗),聲音之熱烈讓不少小男生們忍不住想要參與討論。突然一陣交頭接耳後,有個綁馬尾的小女生慢慢靠近正在讀《小王子》繪本的不二周助,紅著小臉蛋問:「不二君,你希望以後的結婚對象是怎麼樣的人呢?」
不二放下書本,看看眾人向他投射來的滾燙目光,不急不緩,帶著甜甜的笑容說:「像媽媽一樣溫柔體貼,還有雙很漂亮的手。」
從那天後,幼稚園老師們發現到學生們有不對勁的地方,彼此納悶道「為什麼現在有那麼小朋友們都帶來高級的護手乳擦手呢?他們還小,皮膚好得很,根本不需要啊。」

冰山面癱不是從小養成。手塜國光可愛的模樣是同班女生私下票選人氣第一的,當然招來男同學嫉妒是無可厚非,只是手塜冷靜穩重的脾氣,女孩子們還真不敢靠近他,連扮家家酒都不敢邀請,倒樂得手塜可以好好在一旁讀童話書。
看到自家兒子如此可愛,可想見以後將如何俊美,手塜彩菜就暗自得意這全得力於自己這方良好的遺傳基因(老公那邊就省略),越想越滿意,但也忍不住擔心起來,要是以後的媳婦沒比自己更漂亮(汗),那該怎麼辦呢?
煩惱歸煩惱,做事從不讓家人操心的國光,一直是手塜家的驕傲,雖然某些喜好老氣了點,但也是家風使然,無可奈何。
某日,彩菜和隔壁田中太太在門口聊天,娃娃車把手塜國光送到家。國光一下車,整車女生們拼命揮手向國光道別。其氣勢盛大,讓彩菜有點汗顏。田中太太忍不住開玩笑問國光:「小國光,你有沒有想過以後的結婚對象是怎麼樣呢?」
彩菜扶額,天啊,田中太太會不會太為老不尊,怎麼問小孩子這種問題呢。正要出口解兒子的危時,只聽國光說:「全力以赴的人,偶爾迷糊也沒關係。」然後望了彩菜一眼,說「我回來了。」就進家門了。
田中太太聽不太懂小國光的答案,彩菜卻樂壞了。因為那正是老公手塜國晴常形容自己個性的說法。當晚,彩菜高興地加了幾道兒子愛吃的菜和甜點,讓手塜家的男人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
請別奢望國光記得,他只是個小孩子。


===第一篇END===

 

有人提及為什麼標題叫「人夫志願」。其實是因為梓兒是CLAMP迷,《東京巴比倫》裡的皇北都(男主角的姐姐)就說過她立志做一位完美人妻。
所以我想不二子和手塜在眾人的心中也是完美人夫嘛。於是就有這些小短篇。
因為每個短篇都有主題,也限制在一千字左右,希望彌補一下其他坑還沒填的情況。
人家真的暫時沒靈感啦。偏偏又不能寫四大傳說。


===正文===
(二)前世情人
常聽人說:女兒是爸爸前世的情人。相同地,兒子何嘗也不是母親前世的情人呢。所以,丈母娘看女婿是越來越有趣,卻從沒有岳丈看女婿會開心的。同理可證,婆婆和媳婦的關係自古以來,好例子很少,就是「前世」情人和現世「情人」很難相處得好嘛。


閒話少說,但以上的立論正是本主題的關鍵。


不二爸爸疼由美子,可從屢次在國內短期單身赴任的高額電話費可見一斑,光聽到女兒甜甜的撒嬌,再累都值得了。
之後的長子周助,更是再接再厲。性情溫和不好爭的他,和一般吵鬧調皮的小男孩不同,其體貼和乖巧讓不二爸媽全疼入心。本來只想生一個孩子,周助的來臨,宛若上天的禮物,由美子對這個比她小很多的弟弟也不吃醋嫉妒,而是照顧有加,即使接下來裕太的誕生,也不損眾人對周助的疼愛。
不二淑子婚後就常常要面對一人獨力教養子女的工作,丈夫明彥從國內的出差,到常年駐海外工作,她相信丈夫,並把心力投注一女二子的身上。由美子和周助一直分擔家事、自我管理和家人關係協調,不但讓明彥無後顧之憂,也讓淑子有餘力可以自我充實,不像其他鄰居太太老是神經兮兮的。


外柔內剛的周助和嘴硬心軟的裕太,淑子對這兩位前世情人有時會不知道怎麼辦。由於才差一歲,裕太是么子,自然受到父母兄姐的寵愛,只是有一件事,周助就很堅持
「我長大要和媽媽結婚。」四歲的裕太鑽到淑子懷裡,軟語地說。
淑子原本想一笑置之,但長子周助居然垮著臉,笑顏不見,冷冷地說:「不行。媽媽是我的新娘。」
為了「媽媽新娘」的事,兩兄弟嘔氣兩天,最後由美子也不敢勸。幸好那時幼稚園舉辦成果展演出,周助和裕太都參加表演,很快就忘了為什麼冷戰兩天的原因。事情才告一段落。
不過一次由美子在閒聊中提及當年往事,周助置若罔聞,手塜淡然處之,只是隔天周助莫名其妙因「病」請假。



手塜彩菜對自己的「前世情人」沒什麼挑剔(但她萬萬沒想到兒子怎麼上了國三後就成了冰山面癱)。公公手塜國一疼孫子,同時嚴格管教孫子,倒是丈夫國晴,因為自家兒子國光太懂事了,所以沒法子擺出父親的威嚴。
誰忍心板著臉向認真負責的孩子說教啊。


彩菜是家中唯一能很快讀到兒子心情的人。當娘嘛,不懂孩子就失格了。她盡心盡力照顧獨生子的生活,常常讓丈夫對自己和兒子不同的待遇吃酸。
其實手塜國光小時候也曾說過長大要和媽媽結婚。可是上幼稚園後,國光就不再提起,讓彩菜難免有些失落。直到那次國光回覆田中太太的話與眼神,讓她感到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後來,國光和周助的關係終獲兩家默許。
一次,彩菜和周助分享恬靜平和的日式Tea Time時,講到這樁往事,不免唏噓。周助微笑聽彩菜說過去種種。
一個月後,法網賽事後,兒子國光突然風塵僕僕從法國飛回國。彩菜見兒子形貌有些狼狽,不明所以。一問之下才知道,「兒媳」周助足足一個月不回覆兒子任何消息。理由就是
「原來我並不是你的理想結婚對象啊。」
【手塜國光OS:要我從清水舞臺跳下去(清水の舞臺から飛び下りる)嗎?】


====第二篇END====

 

(三)才不是「戀母」呢
誰人無過去。童稚單純的歲月就是傻得可愛,在父母的眼中,孩子永遠是長不大的。
就像當年吵著想娶媽媽的不二兄弟和手塜君,在時間的曆鍊下,誓言成了謊言。
(不二:喂,那不是誓言好不好?
 手塜:那只是年少無知。
 梓兒:請自行去跟令堂講。
 不二、手塜:………。)


當然,手塜彩菜知道再怎麼黏媽媽的孩子,總有一天會羽翼長成,離家而飛去。每每思及以後的兒媳,難免有心痛的感覺。


「要看開點!」彩菜鼓勵自己。身為母親的責任就是教養好孩子,讓孩子有出息。而國光的確爭臉,國中一畢業就參加德國球隊,這幾年來中小型比賽從沒輸過,名氣漸漸響亮,還拍起平面廣告,擔任運動產品代言,聽到別人帶著微微醋意誇自家兒子,既驕傲又心酸。


兒子是很好,但會不會太早了。尤其是上了國小後,就不怎麼向彩菜撒嬌任性,高中大學都在國外渡過,彩菜寂寞後悔,怎麼不給國光添個弟弟還是妹妹呢。



淑子這方面也沒比彩菜好到哪裡去。
雖然不二明彥偶爾開玩笑說:替人家(未來的女婿)養老婆(自己的女兒),其實對淑子而言,何嘗不是想過自己替人家(未來的媳婦)養老公(自己的兒子)。
由美子比弟弟們年長許多,所以淑子從不擔心沒人照管年幼的孩子,況且周助十分懂事,對調皮的裕太包容寵愛,更甚自己,除了要媽媽當自己的新娘外,不打架或吵架。幸好那個爭執到了兩個兒子都上了小學就不再發生了。
淑子終於體悟現在的孩子太早熟了,每次看到兒子們帶回來的情書和禮物,都嚇得想把兒子關到家裡啊。世間人心險惡!

孩子們上了小學,全不再依戀母親,讓母親們很是失落,回憶起當年種種,手中的Macaron就是咬不下去。

好巧不巧,那陣子手塜從法國回來,稍做滯留,很快要迎戰溫布敦。受友人邀請的不二,準備文件赴英國留學。小倆口白天各忙各的,晚上一得空,就膩在一起,還得悄悄的。.好歹手塜有點名氣了,家人的讓步是建立在兩人不得太早公開關係上。於是要不是就躲在手塜的房間裡「一切盡在不言中」,就是留在不二的房間裡情話綿綿。雖然家人都發覺這倆口子應該是做了不該做的事,但年輕氣盛,血氣方剛,一時煞不住腳也是難免,何苦戳破他們的掩飾呢。在家裡倒是挺守禮的。

彩菜想起兒子國光疲憊不堪趕回日本,因為周助一整個月不回手塜消息。後來還是淑子幫忙勸的,周助才肯見國光。而小倆口絕口不提鬧情緒的原因。母親們也不好說什麼。
既然握手言和,母親們也放心了。

看到冰箱有孩子們愛吃的和菓子,彩菜便備好茶水,躡手躡腳打算給他們送去。結果聽到:
「你生氣什麼?」國光問。
「原來我並不是你的理想結婚對象啊。」周助冷冷地說。
誰說的?」國光沉默一陣後問。
「我聽到的。」周助淡漠回覆。
手塜堅定說道:「沒錯,世上我唯一愛的女人只有母親。」
彩菜心裡一陣激動,幾乎落淚。這才是我的兒子啊。正要放下食盤拭淚時,又聽到「那都是過去式了。我這一生最愛的人只有你啊。」手塜認真回覆。
站在門外的彩菜感到一股莫名的熊熊怒火從胸口燃燒到頭頂,靜靜走回廚房,準備今晚的食物。

「彩菜,菜好辣。」國晴爸爸邊喝水邊咳嗽。
「兒子啊,菜不辣啊。」國一爺爺不明白發生什麼事。
「彩菜媽媽,今天的菜真好吃,真香。」周助笑得嘴角上揚不少,心情愉悅,一掃下午入門時的陰鬱之氣。
……………」國光滿臉通紅、沉默地吃眼前盤裡的食物。
彩菜笑了笑,「是啊,爸爸的菜放些七味粉,國光的放了『一點』tabasco,知道你愛吃,所以放了朝天辣和一些墨西哥辣椒Jalapeño。」
當晚,婆「媳」倆談辣味料理到十點後,周助就告辭回家睡覺。國光喝糖水、冰水去除可怕的辣味,沒能和戀人多說幾句。
直到最後,國光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得罪了母親大人。


=====第三篇end====

 

(四)我是爸爸之幼稚園篇
周助的清秀從小有目共睹。身為家家酒的人氣王,周助的好人緣除了好皮相外,親切的笑容,極佳的配合度,更是讓周助在眾蘿莉正太中立於不敗之地的「秘訣」。
話說幼稚園裡不乏可愛的小蘿莉和小正太,自然不會令周助專美於前,只是周助的優勢,使他總是在溫柔的爸爸和細心的「媽媽」角色之間,徘徊不定。(汗)

一日,不二兄弟又火光四射地「討論」媽媽要嫁給誰,完全不管一旁「正牌老公」不二明彥爸爸的存在。由於家裡兩位女性不願介入「戰火」,不二爸爸為了鞏固爸爸的良好形象,只好噤若寒蟬,冷眼旁觀。突然,裕太大聲說道:「哥哥,你在幼稚園也演過媽媽,你才不是爸爸咧,只有爸爸才能跟媽媽結婚。」
周助整個臉都漲紅。面對全家一致投注來的眼光,強忍著不悅,咕噥地說:「我是爸爸,我是爸爸。」
周助和裕太是同一所幼稚園,但因為課程表不同,兩兄弟真正碰面的機會除了上學、放學,上下課的時間都是錯開的,對於周助的「豐功偉業」,裕太大多不知道。


直到一次,裕太上廁所,經過周助的班級,看到不少人在玩家家酒,這時周助班上另一位受歡迎的混血兒男學生有光,紅著臉輕聲對周助說:「阿娜答。我回來了。」周助甜甜地回答:「你回來了啊。」當下裕太深受打擊,一時忘了要上廁所,直接回教室。為了男人的尊嚴,裕太很有義氣地不告訴家人。只是,這個義氣因為「媽媽」而「犧牲」了。
從那天起,周助婉拒扮演媽媽,讓喜歡周助的女同學十分開心,暗戀周助的男同學十分心碎

團子時期的國光受歡迎程度真的不差,一板一眼的嚴肅個性,不少戀父的小女生們都偷偷崇拜國光,國光還是一如往常,做自己的事,每天毫不大意地認真學習。
雖然國光是班上女生心目中的父親形象,卻無人敢要求他扮演爸爸的角色,於是有一次小女生們想出很棒的方法。
「手塜同學,你可以扮演父親的角色嗎?」麻生老師笑容可掬詢問手拿《伊索寓言》繪本的國光。
聞言,國光放下繪本,立正回答老師:「老師,對不起,目前我還不能勝任父親的角色。」隨後,又繼續看書。
麻生老師哭笑不得,心想:「手塜同學,你別連玩個遊戲都那麼認真啊。」



多年後,在東京世田谷區某棟線條樸實卻現代感十足的獨棟屋傳出一聲不太華麗的「嚴正」聲明:「我是爸爸。」
客廳內大大小小全望著漲紅臉的周助。淑子搖頭歎口氣:「都這麼大了。還那麼孩子氣。」
彩菜從廚房端出一大盤荻餅和靜岡綠茶,笑道:「周助,你是舅舅,別跟外甥生氣。」
裕太咬下一口荻餅,心滿意足點點頭說:「沒錯。老哥,他不過叫你一聲『媽媽』而已啊。」
國光則心平氣和,從淑子媽媽手中接來啞啞學語的孩子說:「周助,別跟孩子計較。」


=======END====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