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眾人齊齊轉向他,眼神犀利。久久不發一語。金色被大家看得心毛毛的,不斷眼神示意跟一氏求救,一氏正要開口說什麼時
「說不定是橘的策略,讓手塜去防守不二。再怎麼說,我才是不二命中的宿敵。」
觀月說完後,放聲大聲,模樣得意,在轉播室的眾人全陰著臉,心裡吐嘈道:「這個人(觀月)自我感覺也太良好了吧,怎麼三年來都沒變啊!」



候補區裡,不二裕太不安地狠盯球場上奔跑的人,混身一股化不開的黑氣,漸漸彌漫四周,連外表兇惡的亞久津和知念都敏感地離裕太五公尺遠,幸村不解側目瞧一眼帶怨氣的裕太,單純的鳳靠近問道:「不二君,稍等一下,或許換我們上場。我們只是簽運比較差。」沒想到,才說完,裕太的表情更是恐怖凝重。連乖巧的鳳寶寶也察覺不對勁,拔腿就跑。終於以不二裕太為中心,方圓六公尺內,無人敢近。




突然真田走來幸村身邊,輕輕地說:「幸村,這裡不安全,我們去那裡休息吧。」不待幸村回話,就攙起幸村往另一端走。樹滿臉疑惑,目送真田幸村的背影默默地問:「為什麼?真田要帶幸村,兩個人單獨在休息室另一邊呢?」
這讓切原十分錯愕,捂嘴忍住,想道:「天啊!為什麼會有人發現部長和副部長…………」(孩子啊,你長大了,終於沒口不擇言了)






另一方面,把鏡頭轉給不二裕太。話說不二裕太的負面磁場已經強烈影響到守門後補區,本來狂吃東京零嘴的田仁志、認真看球賽的石田兄弟,都轉移陣地。如果你問發生什麼事。我們就給不二裕太來場內心戲。
「為什麼手塜國光一直緊緊跟著哥哥?為什麼一回日本,就來家裡找哥哥?還帶了一大堆禮物給爸爸媽媽、姐姐和我?!他是我們什麼人嘛?再把哥哥帶走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哥哥那麼開心?哥哥喂我吃蛋糕時,討我歡心時,手塜為什麼臉那麼臭?哥哥是我的哥哥,手塜你算哪根蔥?」
千萬別怪小豹子彷佛伊武上身(伊武被家人帶去北海道渡假,所以沒來),或是像樹一樣狂問「為什麼」(其實漫畫版的樹很安靜沉默的,是動畫版誇大了。),因為,裕太很不滿自己的哥哥被手塜搶走的事實,他目前正極力(內心)否認這可怕的一切。
「哥哥是我的。」裕太悄悄握緊拳頭。






只是,對不起,裕太,塜不二才是王道啊。(遠望)


-------TBC------------

足球賽人員配置,分為兩組,每組11人制。
跡部組:跡部、不二、越前、神尾、千石、佐伯、柳生、木手、甲斐、忍足謙也
(守門員:樺地)
組:橘、手塜、桃城、丸井、宍戶、忍足侑士、仁王、平古場、白石、遠山
(守門員:桑原)
主要球員候補:幸村、不二裕太、鳳、日吉、亞久津、知念、千歲、菊丸
守門候補:田仁志、石田兄弟、真田、樹、切原

直播員:(數據組)乾貞治、柳、觀月;
   (熱血少男組)堀尾、加藤、水野
   (純情少女組)小阪田、橘杏
   (單純少男組)壇、葵
   (Lovelove組)金色、一氏
   (插花組)芥川<-這貨是來睡覺順便看球賽的。
應援:海堂、河村、龍崎櫻乃、赤澤、大石和其他
裁判:伴田、龍崎蓳、榊、渡邊

 

 

「越前被桃城前輩和金太郎夾擊,佐伯前輩正要前去解危,被仁王前輩擋住了。金太郎突然低下身側踢搶球,千石前輩這時跑過把球截住。」堀尾聲嘶力竭地報導。畫面馬上特寫千石,只見他做出「 lucky」的手勢。




「千石前輩快逼近進球區,桃城前輩從左後方追上,擋住千石前輩,千石前輩不得不停住。宍戶前輩、甲斐前輩、柳生前輩、平古場前輩很快就趕來的,球是否能順利踢進呢?」加藤不慌不忙,條理分明地報導。




「千石前輩巧妙擺脫桃城前輩的追擊,同時遠離射球區,橘前輩在沒人守的情形下,順利靠近中場,只見千石前輩向他後方一記長傳」水野口條清晰地說明。鏡頭也很快往球的方向拉近。

乾、柳在一旁觀察後輩們的表現,十分滿意。只是接下來



「千石前輩把球傳給哥哥,神尾君立刻跟上,忍足前輩掩護哥哥重回射球區。啊,怎麼球被木手前輩帶走了。白石前輩被忍足前輩困住了,怎麼辦?」杏焦急的心溢於言表。
乾、柳滿臉黑線,心想:我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妹子,你沒搞清楚狀況吧。還有,你在說哪個忍足前輩?




「呀!丸井前輩好靈活,居然很快地從木手前輩的腳下把球帶走。一記倒掛金鉤,跡部前輩用頭一頂,進球門。桑原前輩沒有防守成功。YA!跡部前輩好帥哦。不過,最帥的還是我們的龍馬大人。」小阪田熱情如火地解說,讓乾、柳只想遠離直播現場。
天啊各校學生會怎麼揣想網球部啊。



平古場到場外重新開球後兩分鐘,大家正死命追著那顆球不放時,榊要求球賽暫停。



跡部一隊由榊教練指導。雖然跡部才是主力,但還是要尊重教練的建議。
橘一隊由渡邊教練負責。這時桑原也趕來了。似乎對跡部射進的那球耿耿於懷。



其實喊暫停的原因是
「手塜,你不應該只防守不二,雖然他是負責射門的球員。如果你累了,我讓日吉或千歲來遞補,畢竟你坐了一趟長程飛機,或許精神不好。」渡邊語重心長地說。
「教練,這是合理的戰略。另外我精神很好,請不用擔心。」手塜仍一臉淡漠沉靜。
渡邊看他,再看看其他隊員,只見桑原欲言又止,渡邊笑笑,拍拍桑原的肩安慰道:「才一球嘛。咱們還有時間。」



「跡部,對方有不少是習慣打持續戰的好手,我們占不少優勢,只是要小心接下來他們的進攻計畫。」榊平靜地要大家注意。
「還有,不二,」榊直視也是汗流浹背的不二,「我不知道為什麼手塜一直在防守你,以致你無法射門。你要試著擺脫手塜。」
不二笑笑回答:「是的,教練。」
說完後,越前拉低帽子,小聲吐嘈:「前輩還madamadadane。」
但眾人還是聽到越前的吐嘈了,心想:這小屁孩還是那麼狂妄(汗)




在教練喊停後,應援組早就快迅遞上水瓶和毛巾。並再三保證,水瓶裡絕對沒有乾汁或柳汁什麼的,只提供礦泉水和運動飲料,大家方安心飲用。




只是
「為什麼沒有乾汁?!我覺得不錯,值得推薦。」不二帶著失望惋惜的語氣看看手中的健康無害補給。
柳生覺得有些訝異(他曾被柳汁荼毒過,所以推測乾汁也不是軟柿子)。和不二相處了快三年,總覺得自己依舊不瞭解不二周助是什麼樣的人。




「乾汁是什麼?」跡部不解問道。
不二彷佛遇上知音似的,開心地說:「等比賽結束,我讓乾拿給你喝,相信你一定會喜歡的。」
越前和佐伯不約而同流下幾滴冷汗。啊!跡部在劫難逃。
-------TBC-----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