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十一)
在「友情的光輝照耀」下,不二被「關」在手塜房裡將近四天。不二覺得這種吃飯等死的日子絕不是自己的style,沒想到由於一時大意,使熊志難伸,還要托手塜帶德國觀光旅遊書回來,配合自己先前查的資料,騙家人說自己「很好」。


要是讓母親知道自己一到德國就傷風,接下來可能接到父親要自己立刻返回日本的電話。雖說不二家父母不寵溺孩子,不過,哪個父母親忍心看孩子在他鄉異地病著呢。


醫生在不二拼命「暗示」下,和手塜熱烈關切下,終於「宣佈」不二「當放」。讓不二小熊感動地拉住醫生的手努力說「Danke」(謝謝的意思),聰明過人的醫生很快發現手塜的冰冷眼神死瞪著小熊握住自己的手,馬上推開可愛小熊的手,快速地半英文、半德文解說病情後,隨即「逃逸」,讓栗色小熊不禁感慨德國人如此迅捷的效率,莫怪明治維新時,日本以德國為學習範本呢。


「假獄」的小熊不二重獲後,正巧手塜休息一天,就這樣,手塜被不二大街小巷拖著到處跑,在吞下三道甜點後,手塜再度佩服青學天才如此不平凡,不但能面不改色喝下讓人「望之想逃,喝之想死」的乾汁,還能吃下那麼多道甜死人不償命的甜點還不味覺麻痹。

終於,手塜結束完讓冰山快變成冰原的一日「甜蜜(?)旅遊」,翌日帶不二來到訓練中心。不二興奮左右張望,手塜陪著好奇的不二四處看看,神情略為柔和,讓與手塜相處一年多的選手、教練們,見者無不詫異,只是再看看手塜身邊那位穿著男性網球服的清秀「少女」,大家全部毫無異議:那位「女」朋友真的很可愛,難怪冰山會融化。


再怎麼可愛的「女」朋友,一上球場卻變成另個人,這可不是眾人能預料到的,手塜更是吃驚不二的球風居然有如此變化。
簡潔有力、犀利霸氣,不同以往華麗的防守型態,幾乎以攻擊為主,每一球都令對手膽戰心驚、措手不及,面對要成為世界級球員的選手,不二不遑多讓,在最快的時間找出對手的防守弱點,攻其不備,明明強調只練習一局,讓本來一旁說笑看熱鬧的教練和選手們瞠目結舌,開始討論起不二的球路和迎戰策略,更有不少選手躍躍欲試,想挑戰這位半路殺出的東洋夢幻高手。


與三位選手各「練習」一局後,不二依舊笑容滿面,手塜卻看出不二笑容背後的些許疲憊,看來前幾天的發燒還是讓不二元氣大傷,於是眼神示意不二婉拒第四位選手的邀請。不二也自覺不適,從善如流,謝絕之後「過度熱情」的挑戰,到一旁休息,伸手接下手塜遞來的水瓶,慢慢喝。
手塜望著不二一會兒,才轉身跟教練研究今天的訓練menu。不二靜靜坐在休息處,看手塜的練習情形。
「還是那麼認真仔細,手塜君。」不二輕捧水瓶,欣賞手塜英姿煥發的球技。
=======TBC====

====正文====
(十二)
發球強而有力,攻擊淩厲,防守有條不紊,不急不緩,全是最基本的攻防姿勢,
每一球都計算得分毫不差。細緻到讓人捨不得眨一下眼,就怕失去記錄數的瞬間。不二歎口氣,要是帶DV來就好了。

接下來的日子,就是不二按圖索驥吃甜點、拍美景,陪手塜上訓練課,跟手塜讀德語和學校課程。就這樣,不二驚覺,兩個星期過得真快。

「要回國了。」不二躺在房間的床上,睜大眼看著天花板。

不二心裡有點不舒服,彷佛放不下什麼。明明人都看到了,兩周都過了,該回家了,卻沒想到自己居然那麼依戀手塜的氣息和溫度。
不,不對,這不是一個正常青少年對同性的體認。
手塜是自己的好朋友。嗯看法思考很相通的朋友,雖然那個不否認偶爾兩人有「怪怪」感覺,但那一定是錯覺。
只是出自不希望失去好友的嫉妒。只是為什麼要「嫉妒」呢?

不二在床上翻來覆去,完全沒發現站在房門口觀察不二異狀已久的手塜國光。

手塜不懂不二困惑什麼,但面對即將別離,不知何時再見,自己才十七歲,其實很怕寂寞孤獨,而不二是自己唯一允許入住心房的人,自己對不二卻什麼話也說不出口。

看到床上的床套被單亂到慘不忍睹,手塜覺得身為床鋪的主人,實在不得不出聲阻止了。
「不二,你洗澡了嗎?」
不二像是被電到似的,僵硬一下,緩緩側過身,一動不動凝望著手塜。
眼中複雜的情緒閃過這些年他們之間的回憶,讀懂這種心情的手塜不自覺向不二靠近,左手輕輕撫上不二的臉頰,不二彷佛落了魂,貪求手塜手心的溫度,一點一點的蹭。

現在是魔幻時刻。
手塜覺得自己陷入一片深不見底的神秘碧藍湖水,他急卻一探究竟,因為這正是多年夢寐以求的追尋。

很快地,手塜吻上不二的唇。
兩人不禁顫抖一下,卻很快放鬆相擁,開始摩擦、品嘗、啃咬對方的唇。
手塜不特別喜歡甜食,但此時此刻他覺得不二是世上最甜滋滋又不膩,讓自己一嘗再嘗都不想停下來的美好。
不二家中從不乏甜點,對甜點有近乎專業品味的見地,從沒發現整個人是大和民族代表的手塜,居然甜得像巴伐利亞和奧地利宮廷甜點,讓自己放不下手。

沒什麼接吻經驗的二人,靠著男性生理本能,光是唇、齒、擁抱和愛撫,就意亂情迷,不能自己。整張床亂上加上亂,一個枕頭還被踢下地,不過,沒人喊停。
直到手塜握住神采奕奕的小不二時,不二打個激靈,終於回神,微微掙扎輕推開手塜,含糊地說:「我我還沒洗。我先去洗。」
由於太急,「碰」一聲從床上跌下來,不二死命爬起,連滾帶爬,頭也不回奔入浴室,丟下仍「性」致高漲的手塜和小手塜

是夜,兩人皆一身涼涼的水氣上床睡。不大的床,二人全死命往兩端靠,硬是隔出一個人的空間。各懷各的心思,一晚無眠。

翌晨。
「不二,我是認真的。」手塜放下麵包說道。
不二一語不發,想到昨晚的事便紅著臉,猛吃早餐,不敢抬頭。
手塜不再多說,繼續吃東西。

早上訓練課程後,手塜便送不二到機場。

一路上就如當日不二來時那般沉默,卻充滿曖昧不明。
一件冷凍行李,一件中型行李,一件隨身行李。回程不如來時的聲勢浩大,只有離情依依。

「手塜,保重。」
不二鼓足勇氣,面對手塜說出祝福。
其實不二多捨不得眼前這個男人,這個他想追隨一生一世的男人。
手塜像下定決心似的,把不二拉入懷中緊緊抱住,濕熱的氣息靠近不二的耳際,柔情呢喃道:「不二,請和我交往。」
就和所有在機場擁抱送別的親朋好友,手塜此般舉動並無問題,卻在不二的心海投入巨石,掀起驚濤駭浪。

是朋友?還是戀人?
坐在機艙的不二身上還記得當轉身離開時手塜的目光,那麼熾熱深沉,讓自己幾乎要不顧一切回頭去擁抱他。
=======END====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