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為了慶祝哥斯大黎加打入8強,還有嫌棄今年世足主題曲不好聽而寫的,

雖然哥斯大黎加沒能進4強,但還是要寫下去。

 

----------------

「吶,手塜,和你這樣面對面,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

「不要大意,不二。」

聞言,不二嘴角微微揚起,睜開藍色的雙眼,氣勢凌厲,而嗓音溫和地說:「那球我帶走了。」

一擦身就把原本徘徊在手塜、不二兩人四腳下的足球,輕巧截走,手塜內心吃驚:「太大意了。」轉身追去。

這時,宍戶迎面趕來,不二不慌不忙,稍頓一步,短傳給甲斐,甲斐又傳給千石。

Lucky!」千石低呼一聲後,不敢遲疑,快步帶球往球門去,在附近的仁王、丸井早就準備要搶球,神尾和佐伯趕緊掩護千石,以免仁王、丸井的夾擊,千石餘光突然瞥見什麼,一記長射往球門去,原來木手已守在一邊,以免本隊的球被其他人給截走,這時,遠山忽半路殺出。

「哈哈…球是我的。」

渡邊教練吹一聲哨:「金太郎,這是足球,不是籃球也不是排球,不要用手接。」眾人無不按額嘆氣,怎麼會抽到這個天兵來這組啊。跟越前一樣糟啊。

越前心裡嘀咕:我已經不犯這種錯了。

 

話說這場賽事是怎麼發生的,那就要問問網球王子們。

 

今年暑假前一個月。

「聽說部長在世足賽前要回來。」菊丸看著手機喃喃自語。

「真的嗎?部長不參加溫布敦嗎?」桃城猛啃漢堡,連忙問道。

「嘶…好久沒見到部長。」海堂慢條斯理一口一口吃下母親準備的足球造型飯糰和可愛的配菜。

「唉!不知道越前要不要回日本過暑假?」堀尾一臉落寞的樣子。

眾人斜睨他一眼,桃城忍不住問:「堀尾,你怎麼跑來高中部?」

「那個,因為…就是…」堀尾支支吾吾說不出口。

小坂田從崛尾後腦給上一記爆栗。

「想念學長們就老實說,別拿越前當藉口。」小坂田認真嚴肅地對捂著頭不敢哀號的崛尾教訓著。

眾學長們紛紛低頭無言,唉,妻管嚴沒得救。

「那個,學長們,龍馬君下星期回日本。」櫻乃怯生生在一旁小聲說。

「真的嗎?!小不點要回來?!那我要趕快告訴大石和不二。」菊丸忙碌不停地地按手機。

海堂放下筷子,悶聲不響也從口袋掏出手機寫郵件給乾。

至於桃城就意外地淡定。笑咪咪地,同時也拿出手機,大聲愉悅地打電話給某人。

「河村前輩,部長和龍馬這陣子都要回日本。是是,真的是好消息。對對。青學網球社聚餐!太好了!前輩要招待大家,這怎麼好意思呢?!……」

堀尾、小坂田和櫻乃忍不住心裡吐嘈:MOMO學長的吃性怎麼不改改。

 

當年U17後,手塜去德國接受培訓,越前回美國為網球事業努力,大石和乾考上外地私校,負笈離鄉認真讀書,不二去了神奈川立海大附屬高中。當年的王者青學網球社正選大半各奔東西,所幸青春高中部的網球社未受盛名之累,讓一個人孤零零上高中部和後來也跟著直昇的桃城和海堂都鬆口氣。尤其是在海堂的帶領下,青學艱辛地得了關東大賽的第二名,無法進入全國大賽前三名。沒辦法,本來以為勁敵是冰帝,哪知不動峰、聖魯道夫和山吹全不是省油的燈。所以…唉…。

 

「不二,我想跟你談談。」真田在部活後,表情凝重地對才和柳商討完暑假集訓的不二提出邀請。

不二看看四周,手輕輕向真田身後指去,「我們去那裡談吧。」

真田點頭同意,就跟不二往目標去。

----- ---

 

「幸村下星期回來。」不二才坐定,真田直奔主題。不二看看面孔依舊嚴肅到像去弔唁似的真田,眼神輕輕浮現一絲溫柔和期待,完全不敢大聲笑出來,怕傷到這個純情單「蠢」少年的心,便露出迷倒青學、立海大女同學們的陽光笑靨,「明天和柳商量辦個歡迎會。治療一切很順利吧。」

「嗯。」真田的嘴角終於稍有變化。

兩人當下無語。突然聽到手機震動的聲音,不二和真田全拿起自己的手機察看,接著兩人同時露出發自內心的幸福笑容。

啊,今天天氣真好。

 

「沒想到,六月真是好日子。」忍足感嘆道。

跡部不知道從哪裡得知手塜、越前和幸村回日本的消息,這個熱血的男人馬上向網球部成員宣布,說要給昔日同伴辦歡迎會,明明就不是冰帝的學生,真是重感情的冰帝王者。

一聲響指後,跡部自豪地說:「沉醉在我的完美安排下吧。」整個網球部開始動員安排布置。忍足悄悄流下冷汗,心裡吐嘈道:「跡部,人家青學和立海大都沒招呼你,你一頭熱個什麼勁兒啊…」

 

「為什麼…跡部要寄這個來……」木手仔細端詳電腦螢幕裡的電郵內容,百思不解,這可難倒前比嘉中網球部,有「殺手」之稱的木手永四郎。唉!關東人的想法真是很莫名其妙,算了。不研究了。

「喂!凛,是我,你有沒有其他人的連絡電話?對,冰帝邀我們去本島,還寄來機票。嗯,我也不知道,不過,免費去東京玩一趟也不錯……」

 

「卡布露其亞五世,這次千萬別再離開我。在這充滿熱情與愛的炎夏……」白石正含情脈脈對自家可愛的獨角仙訴衷腸時,卻被某人華麗麗打斷…

「小介,謙也打來找你。討厭!熱死了!今年日本這麼熱,我看,小介連暖氣也不用放了,你的甲蟲不愁過冬了。」然後轉身鑽入自己的冷氣房中。

「白石,冰帝邀以前參與U17的隊員慶祝手塜、幸村和越前回日本的歡迎會,你可以幫忙連絡其他人嗎?」

「當然沒問題啊。大家也好久沒見,這次活動是由跡部安排的嗎?」

「是啊。」忍足謙也十分無言。老實說,明明是青學和立海大的事,為什麼冰帝要插一腳呢?跡部是住海邊嗎?(管太寬了)

 

「跡部?!」在立海大高中網球場看到跡部和樺地,立海大眾社員無不吃驚,沒想到這回跡部居然沒帶管家和女僕就來,看來跡部轉性不少。

「真田,這次幸村治療順利回日本,歡迎會由冰帝安排,同時也邀請之前U17的隊友們。」跡部客客氣氣地向真田邀請,只是大家不禁覺得怪怪的…

「這跟冰帝有什麼關係啊…」

「跡部,謝謝,只是…」向來寡言、直截了當的真田,打算當面回絕,這時,「聽起來很有趣呢。多謝你跡部,那麼場地由冰帝安排,活動部分則由我們和青學計畫,我想,跡部應該也準備要攬下手塜和越前的歡迎會吧。總不能讓你們全包辦,這樣太麻煩你了。」

不二慢條斯理陳述並表明立場。

哼!我們的人我們自己來處理,想當老大,給錢就行了。

這話塞住跡部的嘴,在場眾人不得不服這話說得漂亮,也讓跡部稍微收斂氣勢。的確是太欠考慮,再怎麼說,也要尊重青學和立海大的立場。於是,從善如流回道:「好。場地就由冰帝安排,活動計畫就聽青學和你們的安排了。」

「兩天後,立海大和青學就把活動流程準備好,再請冰帝佈置場地。」柳從椅子起身說明。

「那就等你們的消息。走,樺地。」跡部意氣風發帶著樺地離開。

唉!大少爺就是喜歡耍帥。

 

-------未完-------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