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同人誌都大結局了。我還沒貼來這裡。真是抱歉。

-----------------------

 

(九)

「不二,一起去訓練中心。」手塜從浴室走出來後,劈頭就給不二這句。

 

不二趴在床上用Wifi和日本親友打招呼連絡,名字一登入聊天室,先處理一堆各地留言,接下來就是無時空限制的友情轟炸,讓不二非常想直接下線;但尚未連絡到出門辦事的媽媽,和工作中沒空線上聊天的姐姐,更不用說要好好回覆擔心自己不習慣德國食物的裕太,不二決定嚐盡德國甜點,並拍下來,再帶幾種回去給裕太吃,讓裕太安心。(英二、丸井、芥川、向日、田仁志、天根:那我們呢?)

 

從一大堆留言對話回神的不二,目光呆滯說句:「好啊。」然後飛快打鍵盤回覆即時訊息。

 

「被無視了。」

手塜心裡一直迴盪這句話直到將陷入睡夢。耳邊傳來敲打鍵盤聲,緊閉的眼皮還是能感受筆電光線,即使不二把螢幕移到另一邊。一室靜默,剩下的就是不二手指按滑鼠和鍵盤。

「不二,我還有機會嗎?」

完全睡著前,手塜不安的心情浮出這個問號。

 

終於擺平了。

不二喘口氣。家人都連絡,報平安還交代這兩天行程。不二媽媽要不二多玩點,別相信陌生人(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由美子姐姐要不二好好和手塜「聯絡」感情,德國之旅就一帆風順。(姐,我的英文不差,好嗎?)裕太很支持吃遍德國甜點的計畫,還要求至少帶五種甜點回來。樂得不二都想跳起來大叫。只是,時間太晚了,手塜平穩的呼吸聲在提醒不二夜已深。

盯著螢幕過久的不二,有些頭暈腦脹,隨便把頭髮擦一下,倒頭就睡。不久,不二又滾進手塜的懷裡熟睡,手塜很自然地抱緊不二,雖然兩個都是下意識行為,可是…這是什麼時候養成的習慣啊…(汗)

隔天起床,手塜盯著臉、鼻子和耳朵都發紅的不二,忍不住嘆口氣:「昨夜為什麼不吹乾頭髮?」不二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低下頭沉默。

沒錯,不二犯頭痛,還有些感冒徵兆,也就是說在情形好轉前,不二不但不能出門吃甜點,也不能出門取景,更不能去訓練中心練球。

手塜開始自責沒有好好照顧不二,本來想拉不二去訓練中心讓醫護人員幫他開藥,但不二眼泛淚光,委屈地說:「我頭痛,可以再睡一會兒嗎?等一下就會好一點了。」完全沒想過,性子倔強的不二,身體一不舒服,口吻比平日更溫柔甜膩,手塜都要懷疑不二不但是雙面人,可能有多重人格。

事實上,不二真的頭重腳輕,自然身重體沉,不想動。手塜看了不二一眼,轉頭就拿起手機,劈哩啪啦說了幾句便掛電話,去櫃子找東西。之後就看手塜拿來幾顆藥丸和一杯冷開水,「是你從日本帶來的,我挑了平日我習慣吃的藥。很有效。張嘴。」就手塜的手掌,不二乖巧吃下藥,喝光水,讓手塜扶自己躺在床上,閉上眼後,手塜調整一下空調,放一杯水在床頭櫃後,才靜靜關上房門離開。

 

(十)

不二昏昏沉沈也不知睡了多久,突半夢半醒,聽到身邊有兩個人嘰嘰喳喳用德語交談,雖然意識不清,自恃聽力不錯的不二勉強聽到「一天」、「很快」、「休息」、「藥」、「多久」、「注意」…諸如此類的字眼。其中一個人的聲音很好辨認,也因為那個人的聲音,讓原來想打算拚死也要睜眼起身的不二打消念頭。

是手塜。他去找醫生來了吧。

因此,不二仔細研究手塜和醫生的對話,但醫生講話速度比德語老師快很多,連個英文單字都沒有,想猜也猜不出上下文,只是,有手塜在身邊,不二覺得安心。雖然不二不願意承認,手塜的確很容易給人莫名的安全感和信賴,即使不二身邊周遭的人都曾這樣評價不二(包括手塜也「間接」在網球社社員面前表示過)。其實不二對自己卻沒什麼安全感,正確來說,不二和手塜的人生態度不同,不二希望像個平凡少年度過熱血的青澀歲月,手塜年紀輕輕就為自己未來藍圖砌磚舖地了。

另一個人(醫生)離開。手塜便走近不二,輕輕拍幾下不二的肩,試圖搖醒不二。不二強打精神睜眼,只見手塜俯身抱住自己,不二心跳頓時停了一下,後來才發覺是手塜要讓自己坐直。接著,接下手塜遞來的冷水和幾顆各種顏色的藥丸、膠囊服下。手塜彷彿放下心中的石頭,悄悄鬆口氣,待扶不二躺好後,在房間東摸摸西摸摸後,又出門去。直到不二再醒過來時,就聞到飄散蛋香的濃粥,手塜坐在不二床邊,端著碗,小心翼翼地吹涼粥,之後手塜一匙一匙餵不二吃粥。然而不二並沒要求自己吃。因為,只是發燒感冒,不二的雙手還是很健康的,不過,向來倔強的不二居然乖巧地一口一口吃下手塜餵的粥,深知不二脾氣的手塜,心中有甜絲絲的竊喜。

這是對手塜的信任。

吃完粥後,手塜把藥和冷開水遞上,不二皺皺眉頭,服下藥物。手塜接過玻璃杯,觀察不二的氣色。不二果然好多了,不過不能放心,還是要不二再休息一天吧。

「吶,手塜,我明天可以外出嗎?」不二自知理虧,軟語相求。

誰叫他沒搞清楚人在異地,諸多不便,居然發燒生病,不但延誤先前安排好的個人遊行程,也拖累在國外孤軍奮鬥的手塜。

「不。明天你一個人在這裡休養。我會帶熱食回來,你毋需外出。」手塜乾淨俐落、簡潔有力交待下不二隔日的行程。不二聞言,苦著一張臉,神情黯淡地往浴室梳洗,然後躺回床上,緊緊實實地用被子把自己蓋好,認命地閉眼睡覺。

直到不二呼吸穩定,手塜坐在不二身邊,小心翼翼撥開覆在不二額上的瀏海,輕輕觸摸不二的左耳後。

嗯,不熱了。

凝視不二許久,手塜確認不二一切都好,才放心闔眼休息。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