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乘KD船遊全歐最大的Main河,再來搭U-Bahn(地鐵)、Tram(電車)和Bus在市區逛逛,看看摩天樓、歐洲中央銀行,還想去泡泡Deutsches Filmmuseum(德國電影博物館)。預計先認識一下這座城市。至於其他的地方,我想………」不二展開觀光地圖,滔滔不絕說明他事先做好的功課十分齊全。裡面的紅紅綠綠,手塜看了很礙眼,但自己有訓練,依手塜的脾氣根本不敢請假,只好任不二開心地說自己想走去哪裡看什麼,坐什麼交通工具到哪個地方。等不二說完法蘭克福市區一日遊的計畫後,手塜忍不住叮嚀一句,「手機連絡。還有,這是Frankfurt card(法蘭克福卡)。」

「嗯。」不二笑得開心回答,彷彿睡前曾有過的鬥氣從不存在。

手塜送不二到公車站,看不二上車,車子開走後才放心回學校訓練。

 

訓練時段,手塜心無旁騖地完成練習,教練們都誇他狀況很好。

「國光的『女朋友』來,又開心又有精神嘛。」手塜的教練開始八卦起來。

「女朋友?長得怎麼樣?應該帶來讓大家看看漂亮的日本女孩啊。」其中一位教練說。

「笑容很美,身材不錯,不算高(教練,你死期到了),她喜歡穿男生的衣服。」手塜的教練描述了一下。

幾位教練趁休息聚著聊起手塜「女友」的八卦,完全冷落當事人之一-手塜國光。手塜心想,要不要告訴他們…那個「女友」是男的。(手塜,你不想活了啊。)

 

手塜到公寓宿舍時,不二早在一樓的接招室坐好一會兒了。邊喝沖泡包的紅茶,邊翻閱英語報紙,認真閱讀。

 

「你可以讓管理員讓你進我房間。」手塜走近不二,很快地說。

不二摺好報紙,放下馬克杯,「可是,我想等你一起上樓。我今天買了一些有趣的東西。」不二笑得開心,像急著現寶的孩子。手塜也被他感染,心情愉快,拿走不二放在桌上的紙袋,兩人一同上樓。

 

(八)

「明天上德語課。我想去旁聽。」不二躍躍欲試的樣子,手塜想,如果給不二安個尾巴,肯定現在早搖得不停了。眼下不就這樣嗎?手塜悄悄冒幾滴冷汗。

不二大辣辣趴在床上,跟坐在書桌前復習之前的功課和預習明天的課程的自己有一句沒一句地聊,兩條白嫩的腿前後搖擺,活像胖嘟嘟的小狐狸犬。手塜承認,那時很想把不二壓住,好好吻上一遍。

(相信姐,我會幫你完成心願的,只是…孩子,你還要等幾年)

「嗯。我跟老師說一聲。」手塜趕緊回神看書本。心底嘆口氣,未來美好生活是要時間去實踐,否則以他少年稟氣,恐怕心猿意馬……(潛台詞: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頭已百年身)

 

德語課中。

不二興致高昂查閱電子字典裡的德日辭典,抄寫老師的口頭和文字說明,十分專注,和平日在學校不一樣。休息時間還不放過老師,滔滔不絕說出問題和想法。老師見不二如此用心,也不休息喝咖啡了,兩人就用英文聊起德語的文法和字彙。用功的手塜同學,再度被眾人遺忘一旁。因為漂亮(?)、親切(?)、溫柔(?)、笑容一百分的不二,早成為德語課上的焦點。(喂,不二,你只是旁聽耶,別喧賓奪主)

「德語、英語和法語的文法都不同呢。好有趣的語言。」下課後,不二和手塜一起走回宿舍。

「嗯。」手塜也不知道該回答什麼。

「德語文法規規矩矩的,跟手塜很像呢。」不二笑著說。

「啊。」手塜心想,這是在挖苦還是讚美。

「學習內容幾乎是學校課程,所以說…」不二問。

「是準備進這裡高中課程,我希望能很快趕上進度,所以選擇晚點入學。」手塜詳細解釋。

「這樣吧。那手塜不回日本讀高中。」不二語氣似乎有些失意。手塜也不敢再回覆什麼。兩人一路沉默走著,越走腳步越沉重。

 

回房後,不二直接拿衣服往浴室泡上一小時不出來,手塜哪敢催不二,明知不二心情不快,自己又是禍因,只能「默擯」。

終於聽到浴室門打開的聲音,手塜嚴陣以待,不管不二用什麼臉色、表情和態度,手塜決定全盤接受,絕不後悔。門打開後,一陣熱氣立刻瀰漫室內,讓手塜很想關掉空調,但接下來,手塜最想做的是…把暖氣關了,換成冷氣好了。

這兩天只見不二一出浴室,就把睡衣穿得整整齊齊,然後一聲「晚安」,倒頭就睡。雖也準備全新乾淨的浴袍給不二,沒看不二碰過。

今晚,不二穿上浴袍,露出漂亮的脖子和鎖骨,瘦小的手臂更顯浴袍的寬大,泡澡後雙頰嫣紅,從充滿水氣的浴室出來,連帶眼睛也汪著一池水似的。鮮嫩欲滴,宛如清晨朝露,手塜直覺「男人天性」快爆發。於是匆匆捉走睡衣,頭也不回直奔浴室,與絲毫不覺自己現在魅惑十足的不二擦身而過。看到手塜如此反常的舉動,讓不二納悶:手塜潔癖這麼嚴重,連這點時間都不能等。(喂!先生,一小時耶)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