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不二像是看仇人似地瞪著手塜的床舖。

嗯…至於當事人之一,手塜國光沐浴中。於是空盪盪的房間,除了從套房浴室傳來的嘩嘩水聲,就是外頭有時無時的車聲和行人經過的交談聲。其他房間的選手看來都很自律,沒出半點聲音,彷彿整棟大樓只有手塜一個人住。

 

睡哪邊好呢?

不二面臨重大抉擇,就像好不容易找到一台稀有的古董相機,但剛好沒現金,賣家又不讓刷卡,偏偏手機又沒電,不能跟人借錢的那種糾結。(抱歉,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

 

當不二正苦思不得其解時,浴室門打開了,不二驚見一幕讓他非常想要…揍人的畫面。

 

手塜國光是直接套上浴袍就從浴室出來。純白的棉質浴袍,一點特色也沒有,明明挺大一件(因為手塜也替不二準備了一套差不多的尺寸),手塜浴袍的下端還只遮住膝蓋。領口大開,展現寬厚結實的肌肉;沒帶眼鏡,半瞇著眼,意外地有魅惑他人的錯覺,而且偏偏一步步靠近因過度吃驚而嘴巴微張的不二周助。

 

「手塜國光,你絕對是故意的。好歹同學三年,這樣未免逼人太甚。為什麼?為什麼直接穿著浴袍就出來?無視自己的存在嗎?太大意了。(手塜:……)為什麼才一年就差那麼多?明明和大家一樣完成訓練,不管是技術體力體格方面都進步不少,怎麼會差那麼多?」

不二握緊拳頭,忍住心中熊熊怒火,心裡默默腹誹起這位前青學網球社隊友。

 

「不二,浴室整理好了。換你洗。」手塜彷彿沒發現「現任室友」的微妙情緒,只是催促不二沐浴。

不二暗哼一聲,拿起自己的睡衣,一語不發直接進浴室。擦身而過時,手塜才發現,不二有點生氣。待不二把浴室門關上,手塜直盯浴室門,失神幾分鐘。或許從察覺心意開始,不二的一切就列入手塜每次同時思考十件事裡的內容。

手塜擦乾頭髮,坐在椅上,望了望自己睡一年的床,嘴角不禁有點上揚。要不是大石事先打來告訴手塜,跡部幫不二預訂飯店房間,恐怕這兩個星期要見到不二的時間就少得可憐。

已經一年不見了,不二較在U17時高了些,身材和臉又瘦了些,頭髮短了點,溫柔的氣場少了點(誰叫你穿得那麼招搖)。但奇怪的是,手塜居然還是讀得出不二的情緒,只是「蓄意」忽視。

忽視不二不滿被安排和自己同房。

忽視不二心疼自己在德國的飲食不如在日本。(不二崇尚美食)

忽視不二生氣自己只著浴袍在房內。

只要能和不二多相處一分一秒,都彌足珍貴。一直以來,手塜知道,虧欠不二太多。

不二看似不計較輸贏,一旦下定決心就會全力以赴;不二喜歡低調,為了手塜平靜地在頂端傲視群雄,漸漸露出鋒芒,成就「青學天才」的美名,卻只是青學的二把手;手塜要完成大和部長使青學網球全國制霸的心願,不二默默支持,維繫起社團裡和諧與團結。因為青學網球社社員都清楚,手塜部長像神明一樣不可親近,大石副部長像媽媽、保姆操心所有,乾學長是嚴格又怪異(其實想用的詞是「變態」)的另類教導,而不二學長就是大家的定心丸。看到他美麗的側臉、親切的笑顏,彷彿千難萬難都不會是問題。

手塜邊回想過去,邊快速換上睡衣。一個如此驕傲的天才是不甘居次的,手塜明白不二的用意,但兩人即使再怎麼心意相通,還是不能打破這面「牆」。只能各在一邊,背靠牆嘆息,默默數對方的心跳。

 

(五)

當不二走出浴室時,手塜已經和衣就寢。不二望望讓出一大半床空間的手塜,站在床尾低聲輕笑。

從什麼時候開始注意手塜?從什麼時候發現手塜盤踞心底深處?不二一時突然無法給自己答案。只是細細觀察那緊閉雙眼,身子略往左側,睡姿十分規矩,彷彿以行動告知「同床室友」(不二),「我絕對不會對你怎麼樣。」

不二走到床的左側,蹲下去欣賞手塜的睡姿。喜歡偷拍手塜成「惡癖」的不二,基本上是不會放過這麼好的「良機」,而且,手塜又是一匹非常有前途的黑馬,想必那些偷拍照自是「錢」途無量。只是,眼下,不二只想好好看手塜。

一年不見了,不二發現手塜不但長高、長壯,還寂寞多了。

 

撤下向來的笑顏,不二心疼地撫上手塜略瘦的臉頰。手塜責任心重,國中時就身兼數職不喊苦,還要保持優秀成績。

從國二一開始,手塜就被大和部長交付網球社支柱的希望,雖然只是名譽上的部長,社團工作大部分仍由三年級學長決定,但學長都十分尊重嚴以律己的手塜學弟。加上其他幾位學弟也開始展露頭角,讓三年級學長們對進軍全國充滿希望,尤其是看來瘦弱纖細的不二周助,誰也沒想到這個安靜的小學弟,居然有那麼強的控球能力,一下子就把三年級正選給解決,順利晉級。

上三年級,手塜從學生會幹部中就被拱出來當會長。責任更重大。每分每秒都小心運用,絲毫不能分心。

手塜外表嚴峻,內心溫暖善良。不二知道自己不忍心看手塜像忙不停的蜜蜂,便不露痕跡地當起社團裡的「隱型」支柱。即使在社員眼中「神明」一般的手塜部長分身乏術時,也不會有太多擔心,因為不二是和手塜部長旗鼓相當的二把手。

(孩子們,大家再怎麼信任大石保姆,但大石球技上的確不如手塜部長太多了)

甚至,手塜在學生會擔職時,不二就有意無意地說出想了解學生會運作情形。在手塜巨細靡遺地手把手教不二兩個月後,不二成為學生會「秘密」幹部;手塜擔任學生會會長後,不二常以學生會辦公室有冷氣為由,陪手塜處理如小山的資料文件。

種種一切看在手塜眼裡,手塜卻從未阻止,因為手塜清楚不愛爭勝的不二,是不會答應正式擔任要職。

 

不二輕壓手塜眉間的皺紋。天啊!手塜才幾歲。

其實,不二不是天才,只是學習能力強又不認輸的小孩。不二不愛當第一,因為輸掉的感覺不好受。學網球,真的是興趣,和心愛弟弟一樣的興趣。進網球社亦然,希望有天可以和裕太一起享受比賽。雖然後來裕太沒進網球社,也離開青學。

 

鋒芒不露的不二周助,很難不去注意同年級的手塜國光。因為,一個善用左手的人,用右手便輕而易舉把二年級,甚至三年級的學長打敗。

青學網球社的實力有那麼差嗎?自己是不是進錯學校、入錯社團了?

正當不二(一年級)開始考慮要不要退社時,發現和自己同年還有其他幾位相當有潛力的社員,於是乎,不二決定不退社了,這裡挺有趣的,以後可以和裕太一起玩。(大家該慶幸裕太不待在青學)

 

只是注意手塜國光是不夠的,這個只用右手可以把學長打個慘敗的同級生,到底實力如何?真正的他到底在哪裡?不二存疑。於是,不二做出連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私下找手塜挑戰。

什麼規定、什麼限制,不二一點也不在意,因為不二從沒想過要游走在正邪之間,而是想平靜快樂的生活。但不二十分好奇真正的手塜是怎麼樣,比自己還強嗎?會讓自己覺得刺激、興奮嗎?

得到手塜的許可後,不二高興得睡不著覺。好像是做小小錯事得逞的小惡魔,得意忘形。錯過了晨練,不知道手塜受傷的事,比賽終局的答案居然是…手塜負傷應約。

 

第一次,不二覺得自己的尊嚴、驕傲被人如此無禮、無視,而那個人就是第一次視為對手的手塜國光。震怒之餘,手塜沉痛地致歉和低頭,讓不二後悔了。

為什麼沒發現手塜不對勁的地方?

為什麼比賽中沒留心手塜的球路變奇怪?

為什麼向來自負的洞察力因為過度期盼和興奮而降到零?

為什麼自己會忽視不費吹灰之力的勝利呢?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一切都是自己的錯。不二深深體悟到。自己的急切和狂喜,故間接傷了手塜的手(不顧手塜的異狀),直接傷了自己的自豪。

從那時起,不二對手塜的注意力更加提昇,怕手塜再度受傷,希望手塜早日康復。

 

不知不覺,手塜的身影就駐留在不二的腦海和心裡不去。

但他們都是男孩子,不穩定的青春期,不穩定的情緒和性取向,一切的不穩定,或許這種感情是幻象吧。一如鏡花水月的夢幻。

 

不二不自覺流下淚來。從不為家人以外的人掉淚,卻為手塜哭了好幾次。連不二都不敢相信自己。輸給白石時的懊惱無意,也沒讓不二落淚。自己的情緒向來都控制得很好,不過,在手塜的面前,情緒就容易崩潰。

會因為手塜盯著自己瞧而惶惶不安。

會因為手塜欲言又止而害怕。

會因為手塜不意中顯露的疲憊無助而擔心。

這一切的一切,不二不能告訴手塜。

「所以,手塜,就讓我擋在你面前,除掉阻礙你稱霸全國的一切吧。因為,我…只在乎你。」拭去臉上淚水,不二的頭緩緩靠近手塜的臉,在手塜唇上啄一口。

就讓這種不被祝福的感情放在記憶最深處吧。

夢醒後,每個人還要繼續自己的人生。

 

不二站起身,繞到床的另一端。躺平後竟毫無困難、不認床地沉睡。手塜一轉身,把不二抱住。已經睡沉的兩人並未發現,手塜正面摟緊不二,不二睡容安詳地貼近手塜的身體。

 

數小時後的清晨。

手塜習慣性地醒來,只是懷裡多了既熟悉又陌生的氣息和溫暖,手塜低首端詳安份地膩在自己懷中一晚的不二,沒有笑顏,卻祥和平靜。手塜輕輕吻上不二柔軟的髮絲和額頭,再把不二往自己身上緊緊一擁。

「多美好的一天!」手塜心想。「不二,我一直期待這個日子到來。」

 

大概是手塜太用力了,仍在睡夢中的不二覺得不適地不安亂動,直到手塜的「禁錮」比較鬆緩,不二才恢復穩定的呼吸,並靜下來。

從頭到尾目睹不二反應的「肇事者」手塜,似乎有些不快。隨後想想,不禁嘆口氣。「我太急了。不二,我該拿你怎麼辦呢。」手塜低聲說,沒被不二壓住的左手,輕觸不二纖細的臉龐。

 

但願,這一切都不是我一廂情願。

即使只是我一廂情願,我也有信心改變你。不二,我相信我在你心裡的份量,是無人取代的。

情不自禁,手塜輕吻過不二水潤的雙唇,便閉上眼傾聽不二一貫溫柔的心跳聲。

 

(六)

不二清醒時,迷迷糊糊坐在床上恍神,只覺得一個發熱體向他靠近,遞上一杯溫水。不二不加思索,拿了就慢慢喝起來,發熱體把不二喝完的杯子拿走後,不二終於開始有點意識。(不二起床時有點低血壓)

「手塜?!你怎麼會在這兒?」不二眼神迷濛問著。手塜幾乎想笑出來,合著不二還不知道自己來德國,和自己睡了一晚嗎?只是接下來,手塜再也笑不出來。不二的睡覺習慣不壞,昨晚手塜已見識到,但不知何時,不二身上本來每個鈕扣都扣得緊緊的睡衣,鬆開了兩三個,清楚可見比自己白晳的好皮膚、細緻的鎖骨,並彷彿也窺見胸前的突起,加上不二無防備的慵懶和無辜的表情,手塜快崩潰了,剛才晨跑完剛洗過澡,看來又要再洗一次了。

「手塜?!你是真的還是假的?怎麼不吭聲?」不二慢慢回神,但腦神經運動尚不靈光。手塜覺得半夢半醒間的不二周助,完全是手塜國光的剋星。

繼續保持沉默,大搞內心戲的手塜,嘆口氣坐在不二床邊,等待不二完全清醒。

「早。手塜,你晨跑回來,洗過澡了啊。」不二坐正後,恢復往日的笑到雙眼都瞇成彎月的表情,這就是大家看到的不二。

手塜輕輕嘆口氣,「我去準備早飯。等一下一起吃。」不二點點頭,翻身下床去浴室。房裡的電鍋和熱水瓶嗞嗞作響,等不二打理好自己出來,就聞到撲鼻而來的白米飯香氣。

「這裡可以使用適度的電器,雖然大部分時間都不在房裡,但允許使用小冰箱、電鍋和熱水瓶,但某些耗電量高的家電,如果真要使用,那就要去樓下大廳附近的茶水間或廚房使用。」手塜邊遞給不二白米飯、味噌湯,邊解釋不二本來想問的事。

不二坐在小桌子前,接下飯碗、湯碗,看看桌上陳列幾樣日本特產的美食,心情大好,一口一口吃起來。嗯,雖然除了飯,其他全是真空包裝的保存熟食,但美味依舊。手塜有點失神,不為了什麼,只為眼前這位。不二吃相不難看,不會狼吞虎嚥,或嚼東西出聲音,不二向來斯文有理,問題是…在手塜的眼中,這場景這畫面,是他多年夢寐以求的早餐。一家子,兩口人,靜靜地享用傳統和式餐點。(原來手塜你早有陰謀)

或許是手塜的眼神太灼熱,引得被芥末漬菜、醃魚感動得亂七八糟,埋頭努力吃的不二也抬頭,衝手塜一笑後,又繼續努力解決眼前的美食。讓手塜在嘴裡那口飯,吞也不是,吐也不是。因為,不二實在是太可愛了。

 

手塜很了解不二周助的魅力在哪裡,一顰一笑,女男老少通殺,所以從了解自己喜歡上不二後,就開始提防任何試圖靠近不二的人。告白、情書,手塜這方面比較不擔心,因為不二都會跟他分享「心得」。至於社員們,菊丸被大石牽制住了,嗯,safe;河村是老實人,嗯,算safe;乾雖是數據狂,卻曾經無意中說出對不二的興趣,讓手塜提防起來;後來因乾發現手塜對不二有不少小動作,自動保持距離,以策安全後,就safe。其他學弟們不足為懼。只是越前就不同了。

越前是名人之後,能力很強,對於青學未來有責任感的手塜,十分寄望越前。本來以為多關照越前,順便可以「監視」青學未來支柱,沒想到,自己一時大意,舊傷復發後,暫離校治療,結果,越前開始「過度」親近不二。(大石和乾的報告資料)

 

和他校交手後,不二的名氣更是破錶,如果說手塜是青學的帝王,全中學生裡具有全國級、甚至職業選手的能力的讚譽(類似的說詞也可以用在真田、幸村、跡部身上),那不二宛如古希臘時代結合力與美的吟唱詩人和運動家了。即使各校不乏長相俊秀,招蜂引蝶的球員,不二卻是其中佼佼者,連後來手術成功後的幸村出現後,也未撼動大家私下給不二的稱頌。手塜只好把不二跟緊點,以免不二受狂蜂浪蝶所「擾」。

 

如果說手塜對未來生活有任何期許,手塜希望一早起來,就能看到不二,然後為不二準備早飯,兩人一起享用。

如今,美夢成真。手塜都以為自己在做夢呢。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