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同人文更得很慢,我明明設定短篇,但我現在可以確定,應該會往中篇進行。(嘆)

沒辦法,我是儘量實事求是的人。

因為我為了行李裡的東西,看了好久的網球產品和「日本妙國民」、「日本學問大」。

以下是兩章回的份量。

 

========正文===========

接著,他又拖來第二件行李,迅速打開後…這件比第一件更精彩,不,這叫金光閃閃。滿箱子著名品牌的運動用具,更讓人肯定:他絕對是跑單幫的。

 

Mizuno網球鞋和護具、Prince竹纖維網球襪、Wilson Polo衫、Head T恤、Fila絲光綿休閒套裝、Yonex護腕和頭帶、Adida Flannel襯衫、,Nike GPS運動錶、Babolat Pure drive網球拍、 Völkl biotac球拍握把帶、Asics運動外套、Puma的運動帽、Bridgestone………」

忽然,他抬頭看了手塜一眼,嘆口氣,「很像跑單幫吧。」

一時室內空氣凍結數秒。

 

他敏捷地關上充滿「貴氣」的運動器材服飾,小心翼翼拉來第三件行李。

「河村家特製醬油、沖繩苦瓜茶、熊本紫蘇梅、石垣島金楚糕、伊豆溫泉饅頭、奧多摩山葵醬菜、西京漬鮭魚、利根川鰻魚、廣島縣速食味噌湯包、奈良西川千枚漬、千葉縣神崎町米糠醬菜、滋賀鮎魚昆布卷、福岡塩糀、永谷園的海苔、芥末茶泡飯、濱松蒲燒鰻魚茶、靜岡小山園鰻魚茶、琵琶湖鰻魚茶、四萬十川天然鰻魚茶………」

手塜聽著他細心又不厭其煩地解說眾人的祝福,心中湧出陣陣暖意,嘴角悄悄上揚一些。

果然,自己是非常在意的。

那些芥末口味的,跟某人有關吧。

還有各地的鰻魚茶……大家是安心不讓他回日本嗎?!

 

「你的房間不能調理食物吧?」

不知何時,他已經不像超市收銀員那樣喃喃唸著商品。

「嗯。」

「這些和食是要給你解鄉愁的。」他認真解釋。

「啊。」

「要我幫你整理嗎?」他看看琳瑯滿目的「禮物」,不幫手塜整理,看來他今天非要跟這堆「手信」同枕共眠。

「不二,坐了那麼的飛機,先休息吧。這幾天我有時間再整理。」

「好。那我先回飯店去。可以幫我叫車嗎?」他的確有點累,很快就同意。

「叫車?」手塜不解。

「是啊。我要回飯店休息。冰帝的跡部說已經幫我預計好飯店房間,離你的訓練中心還不算遠。而且我也有你的電話。」不二有點迷糊,明明自己已經說要回飯店,不叫車,難道一要他跑去飯店嗎?

「不二,這兩個星期你和我住。」手塜說明。

 

這時,一陣涼風從未關的窗口吹入。嗯…很冷。

 

「那個,手塜,跟你住的意思是…」他不敢置信方才手塜所說。但仰頭盯著手塜追問,唉,身高差真的是硬傷。

 

「你從成田機場出發後,我和大石連絡過,請他拜託跡部取消飯店房間的預訂。三個小時前,跡部已經打電話來連絡說他處理好了。」手塜一板一眼地向他說明。

 

他睜大眼,瞪著眼前昔日的同校同年級同學兼網球社部長,一股火氣猛地沖到喉間。不過以他優良的教養不允許失控粗魯的行徑。於是吸氣、吐氣,平緩部分憤怒後,問:「手塜~君,這裡的宿舍也提供訪客住宿之處嗎?」

 

窗戶敞開,空氣在寬闊的室內流通,沒蓋好的行李箱裡的食物味道,淡淡漫開,彷彿置身在日本,手塜恍惚有這種錯覺;再加上眼前劍拔弩張的小熊,更讓他想起當年U17和不二的最終對戰。

 

「咚咚咚!」有人輕敲房門。

「等一下。」手塜向他示意後,就去開門。

Guten Tag. 國光,這是你這兩週的練習單,已電郵給你,也幫你安排休息時間。學校課程時間不變。對了,你的朋友來了吧?」來人興致勃勃一直往房內掃視。

「是。」手塜知道教練來絕不是光送個練習單和通知,因為都電郵給自己了。分明想看……

「如果你的朋友需要任何資訊和協助,我可以幫忙。」教練不但「熱心」,還不肯放棄想看看手塜國光的朋友,雖然手塜像尊門神擋在房門口,教練仍「努力不懈」想找到一點點手塜日本友人的身影。

Guten Tag.」他從手塜身後閃出,笑顏燦爛美好,宛若天使,「我是手塜國光的國中同學,Syusuke Fuji。」他流暢地用德文介紹自己,悠揚的聲調,帶著美式英語腔,亞洲人特有的纖細,教練對不二的第一印象好到不行。

 

Syusuke,歡迎。Willkommen in Deutschland. 希望你玩得愉快。」教練拉住他的手,很誠懇緊握。

Danke!」素有「微笑王子」美名的不二可不是浪得虛名,就算是審美觀不同的歐洲地區,笑可是世界語言,早就讓教練暗暗讚佩到:手塜的同學笑得真好看。

 

「教練,」手塜很「順手」把不二的手從教練的大手中抽回來,「待會見。」迅速沉穩就把門關上,語氣擺明-「謝絕訪客」。

--------------------------------------

 

「能交待一下現在的情形嗎?」不二依舊像往常笑瞇著眼,只是氣勢上…劍拔弩張,大有不管手塜怎麼解釋,下場仍是淒慘的。這時手塜終於想起,不二的柔道是紅帶等級。(汗)

「我希望讓你早點休息。而且,你是來探望我,和我住同間房,不用舟車勞頓。」手塜也如以前一貫態度,有板有眼的回答。

聞言,不二真的傻了。

怎麼…才一年不見,手塜油條、舌燦蓮花多了?!

 

那個毅然決然把自己打個慘敗,頭也不回的傢伙,怎麼能說出跟忍足侑士泡妞時一樣無賴的話?【忍足澄清:你什麼時候看到我泡妞了?】

那個到了德國,馬上就寫郵件來跟自己道歉,還在結尾誠摯邀請自己要來德國的手塜,居然…厚臉皮得令人髮指?!

 

這還有天理嗎?

 

不二有點生氣,生氣自己竟然還那麼天真以為昔日的戰友還是單純如往,生氣自己就是那個唯一天真無邪的人…

轉身走進室內,終於注意到那張不算太小的床舖。目測,貌似睡下兩個「青少年」還是可以的。

暗哼一聲,就撲上床閉目養神,不再理會手塜。

 

手塜認份開始收拾起昔日的熱血同好送來的禮物,大大小小,林林總總,看來自己的住所勢必要被這些「熱情」佔據空間,並渡過相當的時間。邊收拾邊瞄臉緊貼床舖不抬頭的不二。幸好昨天已經把被單和枕頭全洗過、烘過,要不然,不二光是生氣同房的事不說,順帶會嫌棄居住品質。手塜有時總覺得無力,為什麼在別人眼中善良溫和美好如天使般的不二,私下總會「親切」地提醒自己無意中的疏失呢,雖然手塜很心虛,明明沒人發現,連素有數據狂的乾貞治也沒發現那些微不可察的事。(不二曾數度與手塜分享乾的秘密筆記)

 

注重整潔秩序的手塜,輕手輕腳地把禮物依其性質、期限進行分類,希望不吵到可能有時差而疲累的不二。再怎麼注意,物品之間摩擦仍會窸窸窣窣。最後,不二勉強撐起身子,嘆口氣,下床幫手塜安排這些東西。在兩人合作下,成功地把堆積如小山的禮物行李給佈置好。不二覺得有點累,悶聲不吭就呆坐在床上。直到手塜遞給一杯熱呼呼的綠茶,不二才回神。

就這樣兩人靜靜飲啜熟悉的清茶,聽時鐘滴答滴答訴說流逝的時空。

 

其實想來,兩人從一開始相處就是這樣。不二總能敏銳感應到手塜情緒波動,手塜也能光是眼神交流,就知道不二要說什麼。而現在,一年的分離,即使無言以對,還是能感受到對方的心情。

 

突然,「咕嚕」一聲,不二難為情地臉紅。都到這個時間了,飛機餐份量早就被青少年時期的好胃口給消化殆盡。好吧,簡單說,不二餓了。

 

「走吧。吃點東西再休息。」手塜把不二手裡的茶杯拿走,跟不二點頭示意。不二會意,離開床舖,拉拉身上的衣服後,跟手塜離開房間。

 

手塜帶他往附近的小酒館吃飯。看到端上的一盤香腸、酸菜、馬鈴薯泥、豬排和幾片硬麵包,不二忍不住皺起眉頭說:「你怎麼受得了啊。」手塜看了不二一眼,「訓練中心會提供三餐,可以吃到不同國家的食物。」

「如果你不習慣,我們可以去日本餐廳吃。」手塜接著說。

「不用破費了。」不二到德國前,早就谷歌歐洲的消費情形。看來這餐還是手塜自行買單呢。

在異鄉生活不易,更何況手塜是新人,尚在訓練,能省就省,這就是不二在收到各地朋友寄來的禮物時,特別交待如果有好吃、易保存的食物,請「不要大意」推薦,差點造成關東、關西大戰;甚至遠在沖繩的比嘉中也不甘寂寞,在跡部特意為聯絡昔日「敵手」們所設的論壇,展開一場本島和離島美食評比,搞得像老牌節目「新どっちの料理ショー」。不二只好照單全收。

眼下沒心情對手塜說,還有一大箱的食物在這幾天會空運到德國。

 

看來手塜應該不排斥德國料理,該不會長高跟這些肉食有關吧。可是不二不是重肉食的熱血青少年啊。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