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一

回想結束。

在懷中的不二,終於慢慢有了較平穩的呼吸,身子也比先前暖和,但臉色依舊雪白得嚇人。手塜不敢放手,就這樣抱到入夜,直到聽見門外哞哞鳴叫和牛蹄聲,這才想起被他遺忘在湖邊的牛群們。原來牠們都乖乖回棚舍。

 

手塜如臨大敵似地,先輕輕把不二平放在床上,把好不容易暖好的被褥覆在不二身上後,才摸黑點燭,把冬天用的暖爐添些柴火,放在離不二的床邊。

 

接下來他往牛舍去檢視回來的牛群,添上水草,安撫牠們,就去起灶燒水做飯。因顧及不二還在昏迷不能進食,他決定熬清粥,只是用意很好,卻不夠實際。無法張口的不二,別說是粥了,連米湯也喝不進去。

(別被古裝戲裡男主角或女主角以嘴餵昏迷的人藥物或食物給感動,那可是會嗆死人的)

 

只能不斷在不二唇上沾水了。

手塜整夜守在不二身上,一而再,再而三、仔細地把微溫的開水搽在不二的唇。在搖曳的燭火下,不二的模樣宛若夢中一樣模糊,但手塜知道,不二確確實實就躺在眼前,躺在他們曾一起同榻的床舖,躺在…自己的懷中。

 

手塜把不二抱回懷裡,床邊的暖爐讓不二的身子暖和起來,細心看還能瞧見從髮際滲出的微汗,因為熱度也讓不二的雙頰開始有點紅潤。

 

七十二

就這樣不眠不休地守了三天三夜。(牛群因此被迫吃了三天的乾草和井水)

當在不二張開眼時,手塜覺得所有的疲倦都是值得的。但清醒後的不二眼神異常無神茫然,雖會張口喝水、喝粥,卻像木偶般不言不語,任手塜打理一切。

手塜無微不至呵護不二,深怕一眨眼就錯過什麼。

終於在發現不二後的第七天,不二可以自行下床行走。由於先前只是喝米湯、清粥和開水,又一直躺在床上或手塜懷中,不二手腳相當虛弱,還要手塜攙扶。手塜心想,老待在屋裡也不行,就抱著不二到外頭坐坐。

 

不二無力地倚在手塜懷中,依舊安靜,依舊呆滯,手塜稍微抱緊不二,感覺他比七日前昏倒在湖邊時還重了些,雖然他知道不二還是太嬴弱。

十日後,不二能自己喝水、吃飯(終於不用喝粥了),甚至走出屋外坐著等手塜回來。但仍不會說話,眼眸稍微有精神,偶爾像是在微笑似的,嘴角輕輕上揚。

這些看在手塜眼底,感動在心裡。

一個月後,不二終於可以跟著手塜走到湖邊或較遠的地方,甚至會幫忙趕牛、割草、提水(手塜只肯讓他提一點點水,超過半桶就不行)、撿柴(劈柴的粗活,自然是手塜包了)……

只是不二還是不會說話,連點聲音也沒有。

每晚手塜都把不二摟在懷裡,跟他講故事,講他們相遇後的點點滴滴,講到不二揪著手塜的衣襟沉沉睡去。待不二睡熟後,手塜才放心休息。

 

七十三

管家也查覺自不二姑娘失踪,又兩個孩子不見,形同槁木死灰的手塜,突生氣蓬勃起來。雖納悶著,但可憐這孩子的境遇,便自作主張添了滋養身體的乾貨。

 

「人參、桂圓、蓮子、黑木耳、大棗、山藥、芡實、黨參、黃芪、枸杞子、阿膠、當歸、何首烏、銀耳、燕窩、百合、靈芝、鹿茸、肉蓯蓉、杜仲、冬蟲夏草、桑椹子

跡部家僕人在管家的咐囑下,從馬車上拉下這一大箱補品交給手塜時,手塜無言了。只好先趕緊把鹿茸、冬蟲夏草、肉蓯蓉、阿膠、燕窩給退回,並再三強調自己在「那方面」絕對沒有任何問題。

 

七十四

話說回來,不二怎麼變成這樣呢。

簡單來說就是他做了選擇,選擇當凡人。

但從仙人變成凡人的步驟並不容易。最常見的就是投胎,像金牛星。至於其他,有史可鑑,並沒有實際從仙變凡的實例。(那些故事看看就好,別當真)

因為仙人還在六道內,不是不能變成凡人,只是要成仙很難,一開始就是仙人更難,所以極少有仙人願意放棄自己歷世的修為。

 

沒錯,為了和手塜在一起,不二決定入世為凡人。對元神的傷害能降到最低的方式就是投胎轉世,不過,手塜要等很久,而且都快結局了,再拖下去也無益,於是就產生以上的結果。

 

在眾仙女、青龍和金童的護持下,不二卸除所有仙力,並將與生俱有的靈氣轉化為凡人肉身。由於跳過投胎過程,如果沒有其他仙力的協助,嚴重的話會元神四散,以後修行會更辛苦。

好了,解釋這麼一長串,請大家不要有太大的壓力,只是想說,不二為了變成凡人犧牲很大。還有也別問我怎麼懂這些,畢竟以前多少有點研究,而且大部分過程並非我亂編的。

 

回歸主題,在手塜的細心照料下,不二進步到會笑,眼睛開始出現原有的神采,但還是不能發出任何聲音。

手塜也不急,能夠看著不二,有不二陪在身邊就夠了,他不再奢求。

 

一晚,手塜像往常那樣,摟著不二說故事,不二也像往常那樣,聽著聽著就沉沉睡去。

手塜親吻不二的頭髮,摸著他的臉龐,喃喃說:「周助,我們就這樣一起老去,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生生世世都不要放開對方的手。就這樣約定。」

不二彷彿聽到,在手塜的懷裡蹭了蹭,應聲道:「嗯。」

沒有狂喜,沒有激動,手塜俯首在不二嘴唇啄一下,「嗯。約定好了。」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