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一

「妹妹,妳怎麼在這裡?」

從外走入大殿的眾仙女,一眼就見到之前要求先返回宮殿安排事宜的仙女。

明明瞧她不久前才興奮開心得揚言要在大殿入口接自家的弟弟,現在卻神情古怪,所以一位年長的仙女忍不住發問。

 

「姐姐,周助眼下才出關。讓他先去房間休息好嗎?」

在大殿等待姐妹們和弟弟的仙女,笑容僵硬不自然,卻言之有理,仙女們不疑有他,柔聲勸解弟弟先回房更衣。一群仙女正簇擁著心愛的小弟往房去,一位仙女的衣袖被方才提議的仙女給拉住。

 

「姐姐,『弟妹』來了。」仙女低聲說道。

 

「咦?怎麼可能!他是凡人啊。該不會連『孩子』也來了!」被拉住的仙女吃驚但小聲問著。

 

「沒有。就他一個。我安排他在旁廳候著。」仙女恭敬回覆道。

 

「嗯。妳安排得好。沒和他說過『那件事』吧?」年長的仙女問。

 

「沒有。這是咱家周助的生死關頭,怎麼可以讓一個凡人影響呢。」仙女義憤填膺說。

 

「恐怕周助會為那個凡人做出不利自己的決定。」仙女凝視消失在迴廊盡頭的仙女們和弟弟。接著說道,「妹妹,該來的還是要來,如果周助的氣數如此,我們只能順應天命。」

 

 

六十二

「我說,『弟妹』,我家『外甥(姪兒)』呢?」仙女們眾口一詞問道。

手塜被一群和不二容貌相近的女子咄咄逼人地詢問。他有些擔憂,又還沒親眼見到不二,但若沒有好好跟姐姐們回覆,怕是見不到不二的。

 

「我拜託大哥照顧龍馬和金太郎。」手塜莊重地答覆。(手塜,你沒發現仙女的問題有點古怪嗎?)

 

「這兩個居然還不回來?!」一位仙女低聲說。

 

「該不會是怕了我們吧。」另一位仙女私議道。

 

「別胡說,各司其職。互不相干。」年長點的仙女小聲喝止。

 

好吧,簡單說,當眾仙女得知自家的外甥(姪兒)沒跟來後,便集體無視一臉嚴肅謹慎的「弟妹」了。

 

手塜不由得流下冷汗,不二的姐姐有這麼多嗎?目測至少比當年在湖邊見到的,當年來找不二回天庭的,還多……

 

突然,「如果當年留在凡間的是我呢?」其中一位說道。

 

「刷」一聲,眾仙女很「和諧」地給了那位仙女一記眼刀。真是的,哪壺不開提哪壺。

 

「唉,咱們周助可是在天庭有名的『瑤池第一美人』,該不會……」又一位仙女討論道。

 

瑤池第一美人?!

 

手塜有點迷糊,不二不是說過他是仙女……的弟弟嗎?

 

「姐姐,怎麼又提………手塜?!」不二邁入大廳前就聽到姐姐們詭異的討論,正想阻止,卻見到呆坐一旁的手塜。

 

六十三

沒有久別重逢的執手相擁訴泣,沒有近距離的深情對望……

喂喂,以上鏡頭,當然、絕對、一定…不能出現在瑤池眾仙女眼前。

 

不二神態自若問,「手塜,你怎麼來了?」

(仙女們內心吐嘈:你這孩子是不是傻了?這不是人間,這裡是天庭啊,你怎麼像在問來借鹽巴、醬油的鄰居!)

 

「啊。牛說可以用牠死後的皮做鞋,來找你。」手塜表情凝重回答。

(仙女們:那頭該死的牛,居然被他背後捅一刀。

金牛星突一陣惡寒。有人說我壞話嗎?)

 

「你好嗎?」不二溫柔地笑,瞇成新月般的雙眼,看不出任何情緒,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

 

「好。你呢?」手塜正坐危襟說道,似乎在接受岳父母的審問。(喂,家長還沒回來呢?)

 

「嗯。」不二微點頭,算是回答了。眼神已經刻意往別處看,儘量「漠視」手塜款款深情的目光。

 

「我……」手塜覺得非說點什麼,眾仙女紛紛以眼神示意,要手塜「謹言慎行」。手塜明白人仙殊途,不可同日而語,但他想多聽聽不二的聲音,多和不二說些話,哪怕是一點點……

「你是『瑤池第一美人』嗎?」手塜脫口而出不久前才聽到的詞,但他很快就後悔了。仙女們不禁倒抽一口冷氣,只見不二的笑顏變得有點可怕…

 

六十四

來來來。

為了小小沖淡先前悲傷,往虐裡死鑽的節奏,咱們來聊聊關於「瑤池第一美人」的事。

 

認真讀文的看倌們一定還記得不二當年留在凡間的原因。至於「瑤池第一美人」,就是那個原因下的美麗錯誤。

 

不二不解事前,還把大家稱他「瑤池第一美人」引以為榮,只是後來這個美譽就成為禁語,從此沒人敢當他的面提。

 

沒想到手塜居然無意中踏虎尾、捋虎鬍!雖說「不如虎穴,焉得虎子」,也可得先「虎口餘生」啊。

 

再次強調,「美人」雖多指女子,但咱家周助可不是仙女哦。

 

六十五

「不。我的意思是…」手塜「強烈」意識到可怕的後果,急得想要解釋。開玩笑,當下最要緊的是見到不二,而不是讓不二生氣。

 

眾仙女早就噤若寒蟬,退離自家弟弟五步遠,深怕自己慘遭「池魚之殃」。

 

沒想到,不二瞬間變臉,回復到原先謙謙君子的態度。

 

「手塜,天律無情。一介凡人上到天庭,必受責罰。你還是快點回人間去,免遭無妄之災。」不二口吻十分淡漠,說完後轉身離開。

 

手塜隨即起身,想拉住不二。仙女們已擋在手塜的面前。

 

「手塜君,你聽周助的勸,快走吧。」

 

而後仙女們拂袖而去。只留一位年長的仙女還站在手塜的面前。

 

「手塜君,我們明白你的心意,只是…」仙女輕嘆一聲,「天機不可洩露,我只能說『命中若有終須有,命中若無莫強求』。來吧!我送你離開天庭。」

 

手塜悒悒不樂跟在仙女後面,心和腳步一樣沉重,視線開始模糊了,幾乎快喘不過氣來,這時仙女停下步履,直視前方。手塜赫然見到……不二。

 

 

六十六

仙女靠近不二,在他耳邊低聲咐囑幾句後,施施離去,留下不二和手塜。

 

不二謙恭有禮地指向一處,「從那裡離開,可以避開南天門守將、值日功曹。你保重吧。」

 

「不二…」手塜此時終於了解什麼是「千言萬語也難訴盡衷情」。

 

「倘若有緣,或許……」

不二揮揮手向手塜告別,但手塜卻無法聽到最後一句。

 

「不二……」手塜回神後,已經站在自家門前。

一如往常推開大門,迎面來是熟悉又陌生的冷清。

明明應該習慣一個人生活,一個人面對歲月和無常。

當不二來凡間生活,他一度以為只是仙人的惡作劇,不二只是凡間的過客罷了,和他一樣,差別只是歲月的長短…

只是只是…他們沒想到緣份,沒想到命運,沒想到這世上唯一不變的就是「變數」…

而他已經被困在變數中,回不去了。

 

 

六十七

「這是王母的決定。周助,你確定想好了?」年長的仙女小心翼翼問著跪在面前的弟弟。

 

「嗯。」不二柔順地回答,「想好了。」抬頭望著心疼自己的姐姐,神情堅定。

 

語罷。眾仙女一時不能自己,抱住自家弟弟,淚如雨下。

 

「姐姐,可以答應我一件事嗎?」不二平靜地說。「我喜歡看到姐姐的笑容,我希望那天是晴日。」

 

 

六十八

一連下著好幾天的雨,牛群躲在棚子裡有點不安,手塜望著灰濛濛的天空,心亂如麻。

 

「那兩個孩子不見了。」

忍足面如死灰地跟來接龍馬和金太郎的手塜說。

 

「怎麼不見的?」手塜試圖冷靜理清頭緒。

 

跡部見自家夫婿還受著良心的呵責,悔恨萬分之際,只好親自出馬說明。

「你走了之後,兩個孩子天天和慈郎玩得開心,我們沒計較,只交待下人要好好服侍小少爺們。後來有天早上,慈郎來我房裡說,龍馬和金太郎吵著要回家,他沒讓他們走,但才跟廚房交待多做些好吃的甜食,龍馬和金太郎就不在房裡,也不在府裡了。於是我和你大哥馬上派人去你房子查看,也找不到孩子。這方圓百里都找遍,這兩個孩子像是消失掉了。你大哥一直覺得對不住你,沒幫你照顧好孩子。」

 

手塜看看從未垂頭喪氣的忍足,居然如此失意頹廢,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聲稱孩子可能已經回到自己原來的家。但其實他知道,無家可歸的孩子,能到哪裡去呢。

 

「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啊…

 

 

六十九

「你們是來將功補過嗎?」一位仙女冷若冰霜問道。

 

「哈!瞧我叫妳們一聲『姨母』份上,饒了我好嗎?」金童擺出一張可愛的笑臉,試著討好瑤池仙女們。

 

MADA MADA DANE」青龍在一旁不屑地咕噥。

 

「沒想到青龍、金童的任務時間有『那麼長』,我們都不知道呢,要是跟值日功曹問一聲……」另位仙女接口,神情漠然。

 

青龍和金童同時流下冷汗,面對眼前一大群臉色不善的仙女們,他們雖不甘示弱,但確實理虧在先。

 

沒錯,青龍就是龍馬,而金童正是金太郎。

 

身為未司職仙人(在等級上和不二是差不多),為了讓自己能有司職的條件,所以受命下凡去考察具有善心又有資質的凡人。

兩小仙來到城市,發現人情淡薄,不管他們怎麼哀求,坐視旁觀的總是多如牛毛,就是無人伸出援手。正當他們要「打道回府」(回天上繳旨),跟上司報告凡人的壞話時,手塜出面了。

手塜雖然面無表情(這是兩小仙最為詬病的地方),心地十分善良柔軟,不但出錢治癒龍馬的「傷病」(當然是假的),還收容「無家可歸」的他們(當然也是假的)。

最重要的是,他們居然在手塜家遇見同等仙級的「瑤池第一美人」不二周助!

對於面對「瑤池第一美人」還能坐懷不亂的凡人,青龍和金童根本想拼命狂按「讚」,更想當面表揚他,並給他一大堆小紅花。【不二:梓兒,這件事你怎麼沒跟我講?】

 

但是,以上的情況不能出現。

他們是領有使命的仙人,不但不能洩露身份,也不能逾期不歸,更不能知情不報。偏偏,他們全犯到了。

因為他們還小嘛,還不懂事嘛,還……算了,理由一堆。

 

他們是小心隱藏自己的靈光,一開始「瑤池第一美人」也沒發現到他們和自己都是仙人;只是,功力還是差了點(還是被不二發現了),但不二什麼都沒說(因為他本人是私下凡間)。

再者,原先只要遇到符合條件的凡人,就可以返天覆命。結果兩個小仙貪玩,「不小心」留在凡間的時間久一點;而且遇上私下凡間的「瑤池第一美人」,他們也未通報天庭……

 

總而言之,千錯萬錯,他們是難逃干係。

 

「嗯。我們是來贖過的…」青龍、金童誠實認錯。

心想,幸好之前已跟金牛星協議,若一朝回天庭後,他們二仙絕口不提金牛星洩露天機(仙人下凡的時間地點)的事,不然他們罪上加罪,後果不堪設想。

 

 

七十

「不二……周助、周助。」手塜緊緊抱住雙眼緊閉、全身軟綿無力又毫無生氣的不二。

「你醒醒…到底怎麼了?」手塜焦急地呼喚。

見不二氣息越來越弱,手塜眼明手快,抱起不二往屋裡去。兢兢業業把不二放上床舖後,連忙找開水、溼手巾來擦拭不二沾到泥土的栗髮、臉頰、手臂,再抱緊不二,給他取暖,並回想今天早上看到的驚人景象。

 

來,先按個暫停鍵。

上一章和下一章轉換似乎很大,但這是有前後關係的,大家要有點耐心看哦。

 

一如既往,手塜意興闌珊趕牛到湖附近的吃草飲水。

湛藍的天空還飄著如髮絲或似鳥羽的雲。

大雨過後,手塜沒有立刻讓牛群出來,而是待青草葉上的水珠略乾後,才把牛趕出窩。牛群好不容易出來曬日頭,可迫不及待努力嚼著肥美的綠草。

龍馬和金太郎失去蹤影已年餘,無聲無息,甚至見過他們的人都不知道這兩個孩子之前曾經住過哪裡,正如哥哥「嫂嫂」說的「像是消失掉了」。手塜用盡他想得到的方法找孩子,卻總是石沉大海。

 

當他來到綠草如茵的湖邊,痴痴地回想那時見到的不二,他的背影和栗髮,就像在前方不遠處的那團栗色不明物…

 

等一下,栗色?!

不對,那是人,不是不明物…那是…

不二!怎麼會是不二呢!

 

手塜飛快地往那坨不明物衝去。

(不二:梓兒,你再叫我「不明物」就等著吃芥末吧。

梓兒:好啊。這裡的芥末很貴,我等著你送。)

 

果然是不二。

比上次(一年前)見到時更纖細。蒼白的臉龐,沒有血色的嘴唇,衣裳竟是初次見到時的那件。由於不二躺在泥地,衣衫、頭髮、手和臉,無一免於遭殃。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