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一

還是滿桌熱呼呼的食物,餓翻天的龍馬、金太郎早就沒命地大口大口吃飯吃菜,惹得不二忍俊不住。見到一如往常的不二,手塜卻查覺不尋常,靜靜地挾菜吃飯,平常都吃上兩、三大碗米飯的他,這回只吃了半碗,不二竟什麼也沒說。兩人默默對視,一顆一顆地把飯吞下去。

待龍馬、金太郎倦倦沉睡後,不二看了手塜一眼,起身披上外衣往屋外去,手塜隨即也穿著外衣跟上。

「姐姐們說,最晚在端陽前回去,否則天兵天將會……。我不能連累你們。」不二低聲輕緩說著,彷彿在討論今天炒的菜少放了點鹽巴。

「啊。」手塜頓時內心湧上萬分苦澀。為什麼……

兩人相隔十步之距,不過,夜漸漸沉,百籟俱靜之時,聽力更加敏銳,衣衫摩擦的聲音,不平穩的呼吸聲,略帶鼻音的聲調,還有…涙水滑落時,滴在青草上的聲音。

手塜忍著椎心之痛,試圖平靜自己的混亂。但,不行啊,就是不行啊,他不能離開,他不能失去他…

「可是我們……」手塜沙啞地說。

「別說!」不二拼命壓抑自己的聲音,就忍不住淚水。瑟縮地往後慢慢退步。「別說了,不要再說啦。」

不能哭出聲來,不能示弱,不能讓他看見自己的痛,因為他並沒有比自己更好受啊。

不知道過了多久,不二被一團溫暖輕輕靜靜地擁抱住。頓時鬆懈全身的警戒,懶懶地把頭趴在向來熟悉的胸膛,把耳朵靠近心跳動的地方。一拍一拍數著,任淚水撲簌簌溼他的前襟,任他緊緊抱住自己,那麼用力到手臂都發疼。

就是疼才能感覺到,他們還在一起。

 

五十二

「回家?!不二哥哥,這不是你的家嗎?」龍馬不解問道。

「是啊是啊。不二哥哥,這是你的家啊。」金太郎同聲附和。

「嗯。」不二輕撫他們的頭髮,「那,不二哥哥走了。你們也不能在這裡待太久哦。」

「好。」龍馬、金太郎異口同聲回答。

這就樣,不二離開了。選擇了一個風和日麗的好天氣,一個他和手塜都同意的日子,手塜就像往常那樣趕牛群吃草,而不二就像往常一樣幫忙打理家務,只是…為手塜準備了一頓熱呼呼的飯菜後,就離開生活三年的地方。

 

五十三

「周助,願意受罰。」不二溫和的聲音迴盪在金殿內,只見他跪在金殿臺階下,等候聖諭。

仙女們屏氣靜聲侍立一旁,整座金殿靜悄悄,彷彿沒有神仙在。

「周助,私下凡間已經是犯了天律,動凡心,更是罪上加罪。你雖是無職仙人,也不能違背天律啊。」王母諄諄告誡。

「是。周助願意受懲處。」不二認真的回覆。

 「唉!」王母嘆口氣。「去崑崙山靜修。不得有誤。」

 「是。」不二應聲後,起身隨金甲神離開。

 待不二遠去後,仙女們悄悄地哭成一團,連王母低聲嘆氣。

 

五十四

不二離開後,手塜舉止看似一如往常,卻是不尋常。

 他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趕牛群飲水吃草時,整個人在樹下發呆,彷彿失神;之後又魂不守舍「跟」著牛群回家(別忘了還有一頭前任「金牛星」),吃了幾口飯就說吃飽了,失魂落魄的樣子,嚇得龍馬、金太郎決定兩個要輪流監督他工作、吃飯和休息。

 後來,連管家也發現了,他慌得向跡部忍足少爺通報,跡部立馬下令要追查不二姑娘的去向,竟意外發現,原來方圓百里內,沒有任何一戶人家叫不二。這不二姑娘消失得無影無踪!

 在眾人的關愛下,手塜漸漸恢復正常,收拾傷心的情緒,他向來不是讓人擔心的孩子,為了不讓龍馬和金太郎成天受累,他開始振作精神,只是還是改不了他望著天空發呆許久的習慣。

 

五十五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唐﹒元稹〈離思〉)

不二低聲唸誦他在人間學到的詩句。

 護法神沒難為他,只能任不二在靜修之餘喃喃自語,低頭落淚。

這時幾位仙女們走近,護法神知道她們來見不二,不多加阻撓,讓她們走向目光有些渙散的不二。

 「周助,」一位仙女喚不二的名,接著忍不住開始啜泣,「別這樣。姐姐們會難受的。」

 「雖說處罰不甚嚴厲,王母並不苛責你。但是,周助,你難道不能放下他嗎?」另一位仙女淚汪汪問著。

 不二有些動容,轉頭端詳個個眼眶紅腫又泣不成聲的姐姐,拉住她們的手,溫柔的說:「因為他也放不下我啊…」

 這話說得纏綿,令仙女們也不敢再勸下去。而,「周助,你懂天律。仙人和凡人是不能在一起。凡人生命相較我們,宛若一夜曇花、天地之蜉蝣、微塵之塵,你要想清楚。」其中一位仙女拭去淚痕後,認真跟不二提醒。

 不二淒然回答,「即使是瞬間、剎那,我還是不想放棄這段回憶。」隨後靜靜走回修行所。

 仙女們明白了他的決心,便把瑤池的仙果留給護法神,請他轉交給心愛的弟弟,然後依依不捨地離開。

 

五十六

「牠活不久了。」獸醫告知手塜有關牛的情形。「能活這麼久,已是不易。看來不是得病,而是老去。大抵這幾天就……。」

「多謝。我知道了。龍馬、金太郎,送大夫。」手塜不待獸醫多言,就打發獸醫走後,很快就往牛舍去。

 「你來了。」牛見到比以前還削瘦的手塜,心裡難過,但對牠而言,終於可以脫離牛身,回到天庭。真是一則以憂一則以喜。

 再看看重情重義的手塜,牛知道自己是唯一和他共享有相同秘密的,知道不二是怎麼留在凡間三年,怎麼動凡念的。牠嘆口氣道:

「等我死後,你剝了我的皮做雙鞋,穿上就有仙力可以上天庭,去找他。這是我唯一能為你們做的事。」

然後牛無力趴在地上,閉上眼睛。

 手塜原本只想跟牛告別,不意牛卻告訴他這件事,讓他十分為難。因為他真的只是想要跟朋友道別,因為他後悔當初沒有親自跟不二道別。

 

五十七

幾日後,手塜終於體會不二不忍心殺生的原因,雖然牛出自一片好意,為了成全手塜見不二,但人和牛相處如同朋友,眼下卻要把「朋友」的皮剝下做鞋,他真的下不了手……

 最後,他還是順了牛的遺願,把牠的皮留下做鞋。只是…穿上去就是問題,心裡一直掙扎著。

「不二愛惜朋友,即使我完成牛的心願,但不二他會……」

手塜抬頭看看如不二眼眸的藍天,糾結這個問題。

 「手塜哥哥,你拿這雙鞋做什麼?」金太郎見手塜又出神,擔心跑來問。

 手塜輕撫他的頭,想到「如果要去找不二,絕不能拖累這兩個孩子,看來要拜託哥哥了」。隨即他蹲下身跟金太郎說,「明天一早,我帶你和龍馬去城裡好嗎?」

 金太郎以為要入城玩,開心地四處翻跟斗。到家時,更是興奮地邊吃飯邊告訴龍馬這個消息。龍馬假裝冷靜答「MADAMADA DANE」,但嘴角忍不住上揚得高高的,以致金太郎有機會嘲笑他。

 瞧龍馬和金太郎那麼開心,手塜還是感染不上如此愉悅氣氛。

不二,沒有你出現之前,自己的感情是平靜的;從你出現後,情緒開始起伏不定;沒有你之後,心跟著你走,再也找不回來。

  

五十八

「這兩個是你在外頭生的孩子嗎?」跡部盯著龍馬和金太郎看,不可置信地問手塜。

頓時手塜無言以對,總覺得這句話聽來熟悉。(沒錯啦,不二見到龍馬和金太郎時就說這句,梓兒乾脆就直接複製貼上了)

 「手塜哥哥,他不像你哥哥。」龍馬、金太郎異口同聲說。

 「開玩笑,我怎麼可能是他哥哥,我是他的……」跡部正要解說時,忍足打斷了話。「咳!我才是手塜的哥哥。對了,你們是……」

 「我叫慈郎,你們叫什麼?我們可以當朋友嗎?」慈郎從忍足身後跳出來,一下子就把龍馬和金太郎帶去花園裡玩。孩子嘛,很快就熟稔起來。

 「大哥,他們叫龍馬、金太郎,是收留的孩子。」手塜簡單介紹一下。

「手塜,我知道你不愛聽,但是,要是不二姑娘不回來,你實在不用為她守節一輩子,我們幫你找個好女孩,你…」忍足急於表現自己身為兄長的使命,不過話還沒說完,手塜截斷他的話,

「大哥,我想託你一件事。幫我照顧龍馬和金太郎。」

 「咦?!」跡部忍足異口同聲。

 「我要去找不二。」手塜說道。臉上流露出難得的堅決和希望。

 自從聽到管家匯報手塜有如「行屍走肉」的情況後,忍足差點要把自己的弟弟叫回來,好生安慰一番,卻跡部阻止了。

跡部認為男人要有自覺,要有智、仁、勇面對人生的困境,不該把已成年的弟弟當小孩看待。於是兩人就一頭栽進找尋不二姑娘的工作,只是連這點「小事」還是沒幫上忙,讓財大氣粗的跡部十分受挫。

 現在看到手塜稍有神采,兩人便放心多了,自然允諾會好好照顧龍馬和金太郎。況且讓自家兒子有個玩伴,也不錯。

 

五十九

「這裡是哪裡?」手塜打量四周,雖然驚慌失惜,仍神色自若。(喂!你表現給誰看啊)

想起不久前,龍馬和金太郎知道他們要留在跡部宅,手塜要去找不二時,萬般不捨,淚眼汪汪,還拉著手塜的衣袖說:「我們也可以幫你忙啊。」

手塜安撫好他們,就返家穿上牛皮製成的鞋,果然就來到……天上。可是…

一望無垠的視野,他卻無所適從啊。

 正忐忑不安時,「你怎麼能來這裡?」手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

手塜轉身一看,居然是曾來過家中的仙女姐姐,不二的姐姐之一。

 手塜內心開心著碰見認識的人,外表還一板一眼打算向不二的姐姐說明時,就被仙女姐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拖走,拉到一處充滿花香,卻不見蟲、鳥、蜜蜂的樹林。

 「區區一介凡人,是不能進入天庭。幸好你沒碰上值日功曹,否則……」仙女猛地沉默,看了手塜一眼,「否則,你連周助的面都見不到。」

 「周助,等會兒從崑崙山回來。其他姐姐妹妹都去接他,我是先回來佈置的。」仙女嘆口氣。「你不能讓金甲神碰見,所以先跟我來吧。」仙女走入林子深處,赫然出現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

 「這就是不二的家?!」手塜暗暗吃驚。

 雖然從沒進過皇宮,但富貴奢華的宅第倒見過不少,只是沒想到之前聽不二跟龍馬、金太郎吟誦的《佛說阿彌陀經》裡的章節,活生生呈現眼前。

「又舍利弗。極樂國土,七重欄楯,七重羅網,七重行樹,皆是四寶周匝圍繞,是故彼國名為極樂。」

「又舍利弗。極樂國土,有七寶池,八功德水,充滿其中,池底純以金沙布地。四邊階道,金、銀、琉璃、玻璃合成。上有樓閣,亦以金、銀、琉璃、玻璃、硨磲、赤珠、瑪瑙而嚴飾之。……」

 「我不是包庇你,也不承認你,我只是……」仙女似乎有點心虛,後來長嘆口氣,「我只是不想讓周助難過。」

 

六十

「姐姐,我們……」一位仙女欲言又止。

 「妹妹,如果那是周助的心願,我們能幫多少是多少。」另一位姐姐義無反顧地回覆。

 「(王母)娘娘說,這是周助的劫數。就看他如何抉擇。」又一位仙女說明。

 「沒有神仙能安然過『那關』。所以得全力保住周助的元神。」其中一位仙女說著說著,不禁握緊拳頭。

 轉眼前她們已經來到不二的修行所,不二仍像以前一樣笑彎眼眉,靜靜等著姐姐來接他。

 「周助,我們回家吧。」

一位仙女輕輕拉起不二的手,大家不約而同「故意」忽略不二眼角的淚光,故作輕鬆地離開崑崙山。

 「周助,你的心在哪裡?

我們能找到嗎?

你的心回得來嗎?」

 仙女低頭看到不二有點瘦弱的手,忍不住這樣想…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