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

咱們再回到那時跟著管家離開的手塜身上。

 

手塜忐忑不安地遞上名刺,進入恩師的府邸。一進門,每一步每一景都讓他想起當年很多事。猛地,他想到在家的不二,真想讓龍崎老師見見天下鍾靈毓秀者,還有更出類拔粹的。

 

「小偷哥哥!」

身後傳出帶著驚喜的叫喚聲。手塜轉身,只見一位滿臉嬌羞,似乎想要靠近又不敢的少女。

「美由紀?!」手塜仔細端詳才發現。「妳怎麼在這裡呢?」

話說這段故事,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不好意思,不是主角,戲份刪掉。

簡單說,手塜文武兼修,某次習武,傷及左臂,情勢嚴重。在龍崎老師安排下,曾到久鐘縣求醫,在那裡認識美由紀的。

 

「我隨家兄來訪龍崎老師。所以…」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什麼,美由紀臉紅到耳根,隨後就低下頭不語。

手塜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幸好櫻乃出現,帶引手塜去見龍崎老師,不然天曉得自己還要在園子裡浪費多少時間。

 

「你要不要進京赴考?」龍崎老師開門見山就直奔主題。

 

「弟子生性不慕名利權勢,求取學問只是安身立命。」手塜坦率把想法說出來。的確,他一度想入京,但只是想要一個離家的藉口,所幸,家人為自己省去這個麻煩。

 

龍崎老師啜一口清茗,看著手塜,說「那你是要先成家囉?!」

 

「什麼?!」在大廳外頭,居然有一票人異口同聲。

龍崎老師不禁有點生氣,沒想到這些學生不好好學習,竟來偷聽。

「在外頭偷聽的,都去繞青春書院五十圈。」手塜轉身向正廳門口處下令。

頓時,四位少年連滾帶爬衝出去。逗著龍崎老師忍不住笑了。

「看來,手塜班長的餘威不減啊。」

 

「老師,為什麼提到『成家』一事?」手塜問道。

「啊,不久前河村去採買食物時,見到你『嫂嫂』的僕役。聽他們說家裡快辦喜事,因為你帶了一位貌美如仙的女子返家。」龍崎老師解說道。突然屏風後傳來女子嚶泣。龍崎老師嘆口氣,頭也不回勸:「別哭了。櫻乃,把美由紀帶走。」

這會兒換手塜一頭霧水了。

 

龍崎老師一語不發端詳手塜許久,才說:「我想若你不願進京,不如就成家。這幾天千歲正巧來訪,跟我提起他妹妺對你心怡已內,我本來也想撮合;卻無意中得知到你已有心中人,也不見你解釋什麼,看來是真的。」

 

手塜不知該說什麼。他清楚自己心裡只有不二一個,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但…這世上是否能容下他們的感情呢。

 

四十二

手塜悶悶不樂離開龍崎老師府邸,心裡迴盪著老師的叮嚀,

「你選的,你想要的一定是好的,要好好珍惜。我也不勸你求官進祿,只要你平平靜靜過一生,也是萬幸。」

 

不二無疑地,是他見過最美好的一個,只是…他配擁有他嗎?

 

明明就急著想回去見不二,而每步邁向未來的路卻格外沉重、痛苦。

 

突然,傳來一陣小孩的哭聲,「求求你們,救救他,他病了。我給你們做牛做馬。」

 

前頭一群人圍繞著一間藥舖,指指點點,手塜不愛湊熱鬧,但孩子的哀求讓他有點難受,於是靠近一看。一個酒紅色頭髮的小男孩抱著墨綠色的孩子。看起來兩人年紀相仿,墨綠色的孩子的呼吸急促,雙頰泛紅,應該是發高熱;酒紅色頭髮的男孩正懇求藥舖夥計。

 

「孩子,不是不給。我們這兒不是善堂,店主又不在……」夥計有點吞吞吐吐,笨拙解釋。

 

周遭的人無不低聲交談指責,卻沒人出手搭救。手塜看不過去,就上前,「小孩,把他抱進去,一切有我。」

 

不顧藥舖夥計吃驚的眼神,和四周的評論,大聲斥責道:「還楞著做什麼,請大夫來看病,我會付錢。」接著就帶孩子入藥舖。

 

四十三

三天後,孩子恢復健康。倒是手塜見他們無依無靠、無家可歸、孤苦伶仃,又只兩人相依為命,頓生憐憫,便要問他們願不願和他回家。

雖然才幾天相處,孩子們初見手塜的冷漠神情,以為他是嚴厲的人,但他是唯一出手搭救他們的人,於是不加思索,很快地答應。

 

酒紅色的頭髮叫金太郎,長另一個孩子龍馬一歲。兩人都是孤兒,自有意識後,兩人就在一起。以前的辛酸,手塜也不予過問,只是告訴他們,他雖不富有,僅以自足,但要照顧他們仍綽綽有餘。

金太郎和龍馬向來不服輸,有志氣,怎麼會在意救命恩人的家境呢,他們只想有朝一日能報答手塜的恩情,兩人心中默默立下志向。

 

就這樣,當不二見到這兩個長得和手塜很相似的孩子跟在手塜身後時,不禁怒火中燒。(我親愛的不二,你在生什麼氣啊…)

 

「大哥哥,」金太郎抬頭看一下手塜,問「為什麼姐姐要穿男生的衣服?」

「誰是姐姐?!」不二的忿怒已經快要到頂點。

本來寡言的龍馬,認真打量不二後,「姐姐,妳沒胸沒屁股。能生孩子嗎?」(老一輩的審美觀就是這樣,我只是照實寫)

不二滿臉憤怒一時全消失,擺出和藹卻叫人害怕的微笑,溫柔地把金太郎和龍馬丟到屋外,隨後把門用力關上。

 

「手塜,你帶你的孩子來欺負我嗎?」不二怒瞪手塜。

 

唉!即使不二不是當職的仙人,法力可未荒廢。再怎麼說仙人和凡人最大差異,就是,凡人打架吵架只要不太過份,是不會死人的;但仙人一動手,那可要死一大片的。所以不二再怎麼生氣,也不敢太過份。

 

「不二,你誤會了。他們是孤兒。我帶他回來的。」手塜誠懇解釋。

 

不二本想說些話,門外的孩子不知道聽了什麼,推門衝進來,一人抱一邊(不二的)大腿,向不二求情,聲淚俱下,「姐姐,我們不是大哥哥的小孩,大哥哥是我們的救命恩人,請妳不要趕我們走。」

 

這時,不二彎下身,拍拍他們的小臉頰,輕輕地、優雅地、慢慢地笑著說:「要是你們敢再叫我姐姐,我…絕…對…會…趕…你們……走~。」

 

四十四

就這樣兩大兩小開始過一家子的日子。

同時,手塜的考驗又開始了。

 

「同床?!」手塜低聲問道。

「嗯。要不然要那兩個孩子睡板凳、桌子還是牛舍嗎?」不二疑惑問道。

「可是…」手塜還想說什麼。

「他們剛來這裡。人生地不熟,讓他們同睡一張床吧。我們倆個湊合著就睡在一起。家裡就這點兒大,不用再多找東西來佔地方。」

別瞧不二是天仙,嗯,是天上的仙人,雖然在天宮樣樣比人間強,但他挺務實的,用一句凡人說的話:「恬淡寡慾,安貧樂道」。

 

如此細膩貼心的不二,手塜銘感五內,只是…

這會要了自己的命啊…手塜默默難受著。

這可不,當晚,兩小子從一開始不習慣的在舖上軟軟的床墊,不安份地扭來轉去,到傳來平穩的呼吸聲,聽來是睡沉了。

而自己呢,唉,別提了,一上床,手塜就拼命暗記《太上清靜經》,不二早因照顧金太郎和龍馬太累,倒頭就睡了。

如果以為這樣就沒事,那大家就太小看作者了。

本來想不二睡熟了,手塜也受《太上清靜經》影響,平心靜氣了,正要起身去別處休息時,冷不防不二一轉身就抱住自己。

「不二?」手塜低聲問,深怕吵醒兩個小孩。

沒想到,不二不語一發,呼吸沉穩,頭拼命往手塜胸口蹭,睡得正香。

這……「坐懷不亂」絕對需要有強大的精神力和自制力,最重要的是,如果那個坐在你懷裡的不是你的菜,那就完全沒有問題;但要是你的菜,還兩廂情願,那大大有問題了。

 

又一宿無眠。手塜心想,這個問題一定要解決。古人的範例對他一點用處都沒有啊。

 

四十五

「不二,你是不是會冷?」隔天起床,手塜頂著黑眼圈問不二。

「不會啊。手塜,你昨晚沒睡好嗎?瞧你黑眼圈的。」不二吃驚反問。

「那個其實……」手塜有些為難。

「對不起,手塜。」不二突然低下頭,紅了眼眶。「一定是我睡相不好,翻來覆去,還多佔了你的位置。」

「不不。你沒有。」手塜這下子慌了。

 

「你們睡在一起是要生小孩嗎?」金太郎聽到他們的對話,忍不住插嘴。

「你很笨耶。姐姐就說他不是姐姐了,不是姐姐就不能生小孩啊。」龍馬很好心地提醒金太郎。

手塜聞言,心想,這兩個小孩子真是奇人啊。昨天還沒受夠教訓嗎?

看了不二一眼,見他滿臉和氣,一掃方才的自責神情,不禁直冒冷汗。

「你們都起床了啊。來,哥哥帶你們去認識一下這裡。」不二笑著瞇眼,但手塜卻打起心裡保證,他看到不二後面有一團不明黑氣。

不知死活的金太郎和龍馬開心極了,「好好。」拉著不二的手就出門了。落下來不及說話的手塜,「早飯……」

 

晚餐時,一家人坐在桌前,看著已整治好的四菜一湯,碗裡盛著滿滿的米飯。雖不見半點葷腥,卻香氣十足。

「我以後一定會聽不二哥哥的話。」金太郎囁嚅地說。

龍馬看看不二,再看看手塜,「我可以吃飯了嗎?」

一臉春風笑意的不二,和善地說:「當然啊。乖孩子可以吃飯了。」

語畢,金太郎和龍馬就不客氣扒飯,很快地把飯碗給不二,異口同聲:「再來一碗。」

 

如果各位留心點,就會發現問題所在。

嗯,沒錯,這兩個小孩並沒吃到早飯和午飯哦。為什麼呢?

當然是被不二子帶出去好好「教育」了。從打掃牛欄、綑牧草、趕牛飲水、撿木頭果子、劈木柴、澆菜、除草…等等,累得兩小一句話都不敢吭,手塜在一旁也不發話。畢竟,「姐姐」真的是禁語啊。

 

至於手塜和不二的床事怎麼解決?

親眼見識到不二的手段後,手塜寧可把《太上清靜經》背到滾瓜爛熟,就是不敢再提分床睡的事。

當然,也沒有人再提「生小孩」的事。

 

四十六

「什麼?孩子都那麼大了!」仙女尖聲大叫。

 

「姐,那不是我的孩子,我又不是女…。」不二還沒解釋完就被打斷話尾。

 

「還兩個!雙胞胎!」另一位仙女訝異道。

 

「姐,就說不是我的孩子,我不能……」看來誤會越來越離譜。不二根本來不及解釋。

 

「孩子的爹是不是那個神情凝重,活像是被人騙了所有家產的面癱……」又一位仙女焦急問道。

 

「姐,難不成我就不能當爹嗎?」不二急得不在意自己說了什麼。

 

「什麼?孩子像娘?那個傢伙是孩子的娘親嗎?」再一位仙女擔心問道。

 

頓時所有仙女都靜下來,包括不二和兩個孩子,大家都盯著手塜看,上下打量好久。

手塜被看得十分不自在,正想說什麼。卻沒想到這時眾仙女異口同聲:「果然像娘親。」

 

娘親?!我?!手塜一頭霧水,打算發表說明。

 

「我瞧他那樣子,弟弟你制得了『她』嗎?」(仙女姐姐,你說到重點了。)

 

「弟弟,看『她』冷若冰霜的,你和孩子受得住嗎?」(仙女姐姐,你洞燭先機啊。)

 

「這兩個孩子會不會長得太好了?!你在凡間三年,怎麼孩子像是十歲的孩子了。」(仙女姐姐,你真相了。)

一群七嘴八舌、嘰嘰喳喳的貌美女子,把龍馬和金太郎唬得一楞一楞的,她們還捏著他們的小臉,要他們叫「姨母」、「姑母」,逼得他們想逃去牛棚。不二在一旁生悶氣,手塜不知道怎麼安撫他,還有仙女姐姐們。

 

時間回到上巳節前夕。

 

四十七

「唉~」不二坐在桌前挑菜,深深嘆一口氣。

前腳才進門的手塜,一聽到嘆氣聲,隨手丟了斗笠,五步併三步來到不二身邊問,「怎麼了?要不要請大夫來?」

不二懨懨地答道:「沒事。只是有點不快。」

「明天就上巳,龍馬和金太郎都吵著要去祓禊,你也去吧。」手塜說道。

剎時不二臉色蒼白,越顯沉默,手中的菜,別說是莖、連嫩葉整株一併被不二給扔了。

 

手塜終於想起不二就是三年前上巳那天留下來的,只好噤若寒蟬,並囑咐後來返家的龍馬和金太郎別太多話。

 

平常都會想方設法做出可口菜蔬的不二,自稱不適,早早就躺下。所以當晚的晚餐,完全是醬菜大會,三人靜靜扒著白飯,還偷偷望著裹在被中的「小粽子」。

 

上巳當天,手塜打發牛(就是那個很久沒露臉的前任「金牛星」)馱著龍馬和金太郎去湖邊祓禊,他則留在家中,守著還躲在棉被中的「小粽子」。

別以為那晚不二霸佔整床被子,他還是留了一邊讓手塜蓋著。等手塜晨起後,不二就用被子結結實實把自個兒給包起來。

 

手塜什麼也沒說,只是靜靜坐在床邊。

「小粽子」一動也沒不動,兩人就這樣耗到中午。終於「小粽子」鑽出頭來。

「怎麼不去湖祓禊?不去會神仙?我可沒擋你去。」不二問道。

「你去年不去,我也沒去;你今年不去,我也不會去。」手塜如是回答。

這下不二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起身打理家務,手塜一邊幫著,轉眼就佈置滿桌飯菜,龍馬和金太郎正好回來吃頓熱食。

 

四十八

「不二哥哥,你有姐姐嗎?」龍馬邊吃著香噴噴的米飯邊問。

「誰跟你說不二哥哥有姐姐?」手塜緊張了。難道是,那頭牛開口說話了?!

「是有好幾個很漂亮的姐姐說,她們的不二弟弟不見了,問我們知不知道?再給我一碗飯。」金太郎正好又吃完一碗。

「漂亮的姐姐?!」不二手中的碗沒拿穩,「哐」一聲掉到桌上。

 

突然門自動打開。只見門外立著六位五官娟秀、身材高挑匀稱,身著嫩綠、杏紅、緗色、丁香、玉色、蔚藍的對襟深衣、長裙曳地、腰繫長帶的女子。

 

「周助!」其中一位女子先喊道。立刻就飛身撲往不二那兒去,一把抱住,接下來,其他五位就一個個擠進屋內。龍馬和金太郎不管「閒雜人等」,只管努力吃飯,於是眼明手快挾一整碗的菜,兩個退到一旁慢慢吃;手塜則是被「姑娘們」硬擠到角落,眼睜睜看到她們對不二又親又抱、又笑又掉眼淚的。

 

「這大概是周助的姐姐們吧。」手塜心想。「不對,周助的姐姐們是…仙女。」這下不能冷靜了。

 

然後,請接上上一段。(就是第四十六的開頭)

 

四十九

終於在眾仙女的威脅利誘下,達成了共識,龍馬叫仙女們「姑母」,金太郎叫仙女們「姨母」,這才「皆大歡喜」。【手塜、不二內心嘀咕:我不歡喜。】

 

龍馬、金太郎在眾美女圍繞下【不二:不包括我】安安穩穩吃完一頓飯,其中一位仙女就笑盈盈、和善地跟手塜商量:

「手塜君,我們和弟弟好久不見,想和他聊聊,你能帶孩子先出去嗎?」

手塜一陣莫名不安,但礙於姐弟重逢,沒理由不讓他們聚聚。這時,不二望了手塜一眼,似乎告訴他別擔心,手塜才點點頭,拉著剛吃飽,臉上還沾著幾顆飯粒的龍馬、金太郎出門去。

要關上門前,手塜依依不捨從門縫窺視不二的身影,卻清清楚楚聽到一位仙女低聲嚴肅對不二提醒:

 

「不二,仙人和凡人是不能在一起的,你不能永遠留在凡間的。」

 

 

五十

什麼「度日如年」、「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等等,他這會兒都嚐到了。

兩個孩子吃飯氣力足,在外頭追著鷺鷥、蝴蝶、飛蟲到處跑,而他一個人坐在大樹下,遠遠看著自己的屋子發呆。心裡一直迴盪不久前聽到的:

 

「不二,仙人和凡人是不能在一起的,你不能永遠留在凡間的。」

 

「仙人和凡人是不能在一起的……」

 

「……不能永遠留在凡間的…」

 

他不禁苦笑,這是明明知道的結局,為什麼自己到了這關頭,還是看不破。但人心是肉做的,叫他怎麼看破呢?!

 

「手塜哥哥?!」金太郎拉著他的衣角呼喚。

 

「嗯。」自己失神多久,其實並不清楚。只得胡亂應了一聲。

 

「黃昏了。我們把牛趕回家吧。」龍馬接口說道。

 

是啊。黃昏了。該回家了。

 

「回家!」

 

那麼溫暖的字眼,自從不二出現後,「回家」變成他單純簡單的生活中,最幸福的時刻。他期待帶回大把野菜山蔬、果子回家時,不二笑逐顏開的樣子;他期待趕著牛隻回棚裡後,不二為他準備的拭汗的手巾和乾淨的衣物……

 

可是,不二有自己的家。

不二的家在天上,雲的另一端,不是他住的地方,即使他已經認定有不二的地方,就是屬於自己(手塜)的家。還是改變不了…

 

手塜是凡人,不二是仙人的事實。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