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一

「啊,你來了啊。」跡部還是像以前那樣玉樹臨風,高貴優雅。本來心想著,好歹給忍足給個面子,忍一下這座大冰山弟弟吧,沒想到…冰山不見了。

 

不虧是手塜,平日的修養就很好,即使一人獨居,他仍風度翩翩,文質彬彬,沒想到居然能在他身上找到…「溫柔」。

 

對!「嫂子」,你沒看錯。【跡部怒道:作者跟我有姻親關係嗎?】真的是「溫柔」。而且這份溫柔的受益者只有一位,就是跟在手塜身後一步的「小粽子」。

 

怎麼能把人包成這樣啊?是真怕人冷著了?還是怕樣子見不得人啊!

 

正當跡部在胡亂猜想這層層衣物下裹著是「什麼饀的粽子」。

 

「初次見面,我叫不二周助。」「粽子」主動說話了。聲音還挺好聽的,是哪家的閨女呢?她父母居然願意讓手塜帶回家來。名字像是出身書香門第,只是現在時下盛行女子取男子名嗎?

 

管家老早奉來香茗,跡部只得趕快催手塜和不二進正廳,再怎麼說,他可是東道主。這時,從屏風後鑽出個小毛頭,一下子就往不二的腿撲去。不二沒站穩,冷不防,一大一小全跌在地上。要不是兩個都包得紮紮實實,肯定要破皮的。

 

「慈郎!怎麼這樣沒禮數,叫長輩們看笑話。」跡部斥責這個莽撞的小孩,並把他一把抓起。

手塜也馬上扶起因為超重的衣物,無法順利站起來的不二。這一大一小打了照面。

「姐姐,妳好漂亮哦。好像仙女耶。我喜歡妳。」慈郎人小鬼大,一見清秀的不二,就不顧自個兒的「娘」在一旁,摟著不二不放。

 

這下,別說手塜臉都黑了,跡部也發火了。慈郎這孩子天性聰穎,學什麼都快,就是太貪睡,不喜交際,每次當「娘」的要炫耀自家兒子的才能時,他都以睡覺收場。要不是跡部家財大氣粗,真不知道傳到外頭,人家都說成什麼樣了。沒想到居然這樣喜歡手塜的「小粽子」,他可從沒跟他這個「娘」撒賴、摟抱過呢。

 

於是,手塜跡部首次默契十足,分別拉開「自家人」。手塜把不二整個人都摟入懷裡,而慈郎則是不安份地在跡部懷中掙扎道:「娘,放開我,人家想要仙女姐姐啦。」

跡部聞言,真是可笑又可氣,一想這孩子不過才四歲,童言無忌,只好柔聲勸:「仙女姐姐不是你的,那是你手塜叔叔的。以後你可以叫仙女姐姐叔母。」

 

這下輪到不二火大了,因為他生平不喜別人以為他是「仙女」。但礙於手塜的家人,他不予置喙,反被跡部以為是默認了,一反平日傲慢態度,和顏悅色地看到這未來的「弟妹」。

 

三十二

難得的團圓飯,忍足高興地多喝幾杯,要手塜小倆口待在上元再回去。

 

跡部打量如花似玉的「小粽子」,驚為天人,不得不讚歎自家兒子眼色好,這「小粽子」真的是「仙女姐姐」模樣。尤其是他也見過不少才貌兼備的世族名媛,沒人有眼前的「小粽子」,啊,不對,他說叫「不二周助」吧,那麼秀麗,宛若空谷幽蘭,清逸雅緻。

忍足也極度滿意這個未進門的弟妹,看在弟弟防自己防這麼嚴的樣子【忍足:牛郎要我離他媳婦兒一丈】,心想,很快要辦喜事了。

 

不二自答應和手塜家人吃團圓飯,便行事小心謹慎,三緘其口,凡事觀察,不敢粗枝大葉,落在跡部和忍足眼中,就成了標準的傳統女子美德:「行莫回頭,語莫掀唇。坐莫動膝,立莫搖裙。喜莫大笑,怒莫高聲。」

 

當手塜看著哥哥「嫂嫂」和小侄兒一家三口和樂的樣子,眼光頻頻落在異常文靜的不二身上,見他微笑應對家裡的人,也不力求澄清自己的身份,心裡有點感動,也有點哀傷。

「仙女姐姐!」

他聽到侄兒慈郎這樣叫不二時,胸口發悶,有點喘不過氣。

 

是夜,跡部忍足「順理成章」給手塜和不二安排了一間十分華麗的廂房。

嗯,大家真的沒看過,是「一間」,不是「兩間」。

 

手塜聽到這個安排,整個人楞了(雖然他很想),不二則是一派氣定神閒向跡部忍足道謝,隨後拉著手塜就入房了。喜得忍足當下決定不睡了,要監聽弟弟房裡的動靜,想知道是不是冰山就變成火山。最後跡部否決,要他回房帶慈郎,培養親子感情默契。

 

三十三

「這個是什麼?」不二一關房門,確定跡部忍足離去後,原形畢露,好奇地詢問房裡的擺設。

「汝窰鏤空筆筒。」手塜回答道。然後仔細端詳房內,雖然不是金碧輝煌,但東西都不是俗物,居然連王羲之〈快雪時晴帖〉都掛上,他們真的很在意這次自己返家的事。

 

「我以為大戶人家的房間都跟天宮一樣,可是…不一樣。」不二靠在桌上,雙手托住下巴,盯著手塜說道。

手塜轉身想問不二哪裡不一樣,結果一股血氣在胸口翻騰,這回都以為自己快噴鼻血了。原來不二可是美臀翹得半天高,輕輕左右搖晃,對手塜說:「我在天宮的房間就沒擺掛那麼多東西。姐姐們說,那是凡人的古怪興趣。」

 

可憐的手塜壓根兒沒聽到不二說的姐姐觀點,他光是要平息「心火」就來不及了啊。還要盯著搖來搖去的屁股看。

 

但不二似乎沒放過他(因為不二沒察覺到啊),起身開始慢慢寬衣,隨口問:「手塜,這床很大,你屋裡的那兩張床合在一起都沒這麼大呢,你要裡面還是外邊啊?」

 

那問題彷彿突破手塜最後的道德防線。手塜連忙緊捉住不二的手,深情款款看他說:「不二,我……。」

 

「仙女姐姐,我來了。」慈郎突破門而入,頓時室內溫度驟降。

跟在後面苦追的忍足急著叫喚:「你這小兔崽子,怎麼跑來這裡。」

 

就這樣,美好的氣氛全沒了。慈郎堅持要和不二同寢,不二雖然很在意「仙女姐姐」這個名諱,但十分喜歡這個軟綿綿的小團子,加上他不耐寒冷(怎麼能和冰山同居呢?),很樂意答應抱小團子慈郎睡。

 

忍足當晚很用心發誓,隔天一定要把兒子扔給奶娘照顧,因為他不但壞了自己的好事(不能和跡部親熱),也壞了弟弟的好事,更重要的是…

那晚很冷,外頭冷,屋裡更冷,兄弟共處一室(忍足被跡部踢出房,手塜不能和不二同房)……「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雖然兩人並沒落,但心已經哭了)。

 

三十四

此時此刻,不知道怎麼形容自己心情的手塜只想罵:什麼柳下惠,什麼魯男子,明明一般有自制力的男子就能做得到簡單事,還能崇高到留名史載。是那時的男人只要見到女人就想敲昏拖走嗎?我現在遇到的情形可是比他們還嚴峻呢。

 

欲知詳情,且待下回分曉。

 

時間來到兄弟共處一室後的隔天。

忍足雷厲風行完成自己下的決心,命令奶娘要把慈郎「從早到晚」照顧好,不得打擾大少爺和自己。當慈郎心不甘情不願被奶娘從不二大腿拖走時,手塜忍足同時很有默契地鬆口氣。

 

「弟弟,你就帶不二小姐去逛市集。現在正辦年貨,不二小姐應該不常出門,帶她去見識一下。」忍足明示弟弟該怎麼追姑娘家。

 

「嗯。」手塜不待不二的回覆,連忙牽起不二的手離開。

 

待兩人出門後,忍足聽到背後傳來,「不虧是兄弟,的確很像。」

跡部輕便素雅的打扮,一反向來的華麗作風。忍足笑笑,問:「哪裡像?」

跡部略抬頭,斜睨自己的「夫婿」,「就像當年你對我的『專屬溫柔』。」

聞言,忍足正容並輕輕執起跡部的手,兩人相視無語。一切盡在不言中。

 

三十五

不二一出門,就像放出籠子的鳥兒,跑上跑下,這邊看,那邊瞧,嚇得手塜非淪為跟屁蟲,就怕「仙女姐姐」一溜煙不見了。

 

「姑娘,這是最好的玉佩。您來瞧瞧。」被吆喝聲吸引過去的不二,拿起那塊「最好」的玉佩,看了一眼,「這…我家的地板也比這個還好。」

「地板?!」小販聽傻了,雖然他誇大了點,但這玉佩的品質可不差呢,怎麼會…

手塜隨後把不二手中玉佩放回攤子,說聲「失禮」後就拉著不二離開,留下還在糾結玉佩和哪家富豪家中地板的關係。

 

「手塜,那個紅紅亮亮的果子串是什麼?」不二盯著正前方插滿竹串的稻草綑。

「冰糖葫蘆。酸酸甜甜的。要吃嗎?」

「嗯嗯。」不二拼命點頭,眼睛放出光芒,像個小孩子。

手塜突然覺得心跳加速,非常想把這麼可愛的不二抱入懷中,但周圍人太多了,不方便。只好乖乖地去買了枝冰糖葫蘆給不二。

終於不二不再亂跑,而是柔順跟在手塜旁指東指西地問,舔著冰糖葫蘆,手裡提著銀絲糖。

 

這時,手塜停下腳走,拿起一根簪子,輕輕別上不二的髮髻上。(因為大家都以為不二是姑娘,所以一早被婢女侍候梳洗,順理成章打扮成姑娘,但手塜買的是男子用的)

不二雖不明所以,但還是很開心,衝著手塜甜甜一笑。手塜情不自禁,正要上前摟住不二時,「客人,你方才拿的是給男子用的髮簪,那個標致的姑娘,該用這種髮簪才是。」

頓時,手塜滿腔熱情被澆上冰水,幸好不二出面打圓場:「沒關係,我比較喜歡這個。」並轉身對手塜:「我可好缺這個,謝謝你。」

 

三十六

好像是彌補什麼似的,忍足跡部對待手塜「小倆口」好得不像話,絲綢綾羅,首飾配件,手塜不二一楞一楞地,看這對誇張的夫夫現寶。

 

晚上,手塜不二終於可以排除「第三者」慈郎,順便同枕共寢。這本是手塜夢寐以求的事,問題是…他終於察覺到,再這樣下去,他大概撐不到上元了。

 

完全沒有戒心的不二,當著手塜的面,解衣到只剩裡衣,然後直接鑽入被子,睡在床的裡邊,說:「這裡的暖爐真不錯,冬天還可以穿著裡衣睡,凡間的四季真的很有趣啊…咦,手塜,你還傻站著做什麼?你的臉好紅哦,是太累,不舒服嗎?」

 

不二發現呈現「異狀」的手塜,急得掀開才蓋上的錦被,起身伸手就往手塜臉上摸去。

 

手塜心中暗暗叫苦,「天啊!誰來救我?」好歹也是大家讚不絕口的高材生,自制力還相當有信心,手塜拉下不二的手,說,「大概是太暖了,你先去睡吧。」

只是他的信心很快就受到打擊,因為,不二開始動手幫他解衣了,「我就說嘛,在這裡還可以穿裡衣睡。好了,一起睡吧。」不二動作俐落地把衣物摺放好,就扯了手塜上床去。

 

一躺下,被新事物影響一整天的不二就沉沉睡去,雙手還緊捉住手塜的衣衫不放。反觀手塜,卻是暴汗如雨,動彈不得。

 

什麼柳下惠,什麼魯男子,明明一般有自制力的男子就能做得到簡單事,還能崇高到留名史載。如果他們面前不是其他人,而是自己心儀的人,還能忍下來,才是高明。

手塜恨不得拿冬季的井水把自己淋上一身。這種如坐針氈的感覺,太難受了。

 

隔天可預見的黑眼圈,被忍足跡部解讀成「禁錮太久而不懂節制」。當天就貼心地幫手塜安排睡在不二鄰壁廂房。因為怕這秀氣嬌柔的小弟妹,還沒入門前就被自己弟弟嚇壞了。忍足還偷挾了一本《太上感應篇》給手塜。

手塜懵了,心想,「哥,這本該給你看才對吧。」

 

三十七

本來過節就回去,擔心牛群無人管理。但跡部早打發人去看顧牛隻,要他們過了上元再走。盛情難卻,倒也樂了沒見過鬧市的不二。

手塜對於分房睡一事,既不悅又寬心。說真的,要再像那晚那樣,自己都沒有打算能不能堅持下去。看著期待燈會的不二,不禁出神。

 

到了上元夜,每條街都亮了。街上人擠人的,好不熱鬧。手塜緊拉住不二的手,就怕他一時忘情,到處亂跑。再加上鑼鼓喧天的,場面熱鬧又混亂。手塜向來不喜歡人多的地方,正想帶不二去比較僻靜的街巷看燈時,總覺自己拉的手有點…怪怪…低頭一看,

 

「大哥哥,我可以去找我娘嗎?」一個看起來十多歲的小男孩淚眼汪汪、怯生生問道。

 

咦?哪家的小孩?

 

不二呢?

 

不忍這個不小心和自家娘親走失的孩子一個人找自家父母,手塜耐心陪他找人,並急著想找回被人群沖散的不二。

 

好不容易找到小孩的娘,還慎重道過歉後,手塜像無頭蒼蠅,大街小巷去找那栗髮清麗身影。

跑來跑去,心裡越慌亂,「不二,你在哪裡?」突想起,今晚是上元,也是天官生辰,凡間辦燈會是為了找尋神仙。

 

可是,我的神仙在哪裡?

 

這時,手塜被一盞燈籠給撞上,一紙長箋直接黏住他的髮冠。手塜扯下那張紙箋,藉著四周高掛的長排燈籠,讀著上頭的詞:

 

眾裡尋他千百度,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辛棄疾的〈青玉案〉)

 

突然,他向前一看,就見到不二靜靜佇立在早上才經過的字畫坊的門前。一語不發,手輕搖小小的紅燈籠,等待手塜。

 

兩人四目交接,都釋然一笑。就這樣遠遠看著對方,微微笑著。誰也沒有向前。直到身邊的人潮漸漸散去,喧囂慢慢靜下,手塜才向不二走近。

 

「回家吧。」

「好。」

不二很自然地把手遞給手塜,任他把自己帶走。

 

三十八

「弟弟,該給人家一個名份了。別讓人家白跟了你。」忍足趁跡部、不二在喝茶吃點心時,把手塜叫出花廳說話。

等手塜點了頭,忍足才放心離開。

 

其實上元夜後,不二和手塜不若以前每天有說不完的話(雖然不二通常都是負責提話),倒是常發生以下情形,

「我……」

「嗯……」

「那……」

「哦……」

「你……」

諸如此類的開頭。兩人卻仍配合得很好,彷彿再講什麼都是多餘的。

 

三十九

一晚,兩人早早和衣睡下。但…

 

「我該怎麼辦?」手塜半夜來到了牛群住的草棚裡,端正坐在那頭前任「金牛星」的牛面前。

 

「哞。」牛悶悶回了一聲,屈膝趴著,不想理會。【牛:哞。作者你給我的戲份太少】牠不是看不出來,不二動了情,手塜也是,但一凡一仙,這根本是不可能的。多說無益。

 

手塜坐等了快半個時辰,牛還是什麼都不說。他有所感觸,嘆口氣,起身回屋。

正巧見到坐在窗櫺上的不二,想要幫他加件外衣,免得受凍。這時不二漂亮的眼睛流出一道道銀色水痕,在月光下,更顯淒涼。手塜不敢驚動他,只得站在屋外,直到不二把窗子關上,躺回自己的床後,手塜再輕聲入屋,回自己的床舖。

兩人一夜無眠。

【手塜微慍:作者居然安排這場景是在冬天的深晚。】

 

翌日,一人一牛一仙都格外沉默。

 

四十

「這兩個是你在外頭生的孩子嗎?」不二皺起眉頭問道。

兩人相處已一年餘,自從回家探親後,兩人還是試圖保持現狀。只是,為什麼手塜一個人進城後,卻帶回兩個七、八歲的孩子呢?不二怏怏不樂。

 

時間要回到十天前。

 

「龍崎老師找我有事?」手塜詫異。

「是的。她特來函要大少爺和忍足少爺務必請您過府。」管家恭敬說問。但忍不住瞄了幾眼在手塜身後,笑瞇瞇的不二「姑娘」。

 

身為跡部家的管家,每十天或個月來巡視跡部家產業是他的工作之一,只是之前從沒見過不二,上回手塜卻帶著不二回府。現在不二就光明正大露臉,還是男子裝束。管家不是愛說閒話的人,所以也不過問,心裡只感嘆,「真是委曲不二『姑娘』,居然還得『女扮男裝』留在這裡。」

 

說到龍崎老師,手塜就有點頭大。

她是手塜的恩師之一,雖然是女性,因為精通《公羊》、《左傳》,不少人都拜她門下學習。手塜忍足都是資質好的讀書人,自然也入她門下。而手塜的律己謹慎更讓龍崎老師視為準孫女婿候選人,要不是手塜堅持自己把櫻乃當妹妹看待,再三,哦不是,是拼命拒絕,不然自己也逃不過龍崎老師的魔掌。

這會兒龍崎老師又想做什麼?

手塜猜不透,只好先答應下來。對不二交待家裡的事後,跟著管家一起走。

不二本來就是閒雲野鶴的人物,凡事淡然處之,所以倒也照往常一樣過日子。

但他就是不明白,為什麼手塜離家十天後,竟然帶回兩個眉宇與他十分相似的孩子?!難道手塜在認識他前早就已有家室嗎?(不二,你在想太多了。)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