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趁這勢頭,再來一篇吧。

其實比起其他的CP,手塜、不二不管在漫畫、動畫甚至周邊都被視為默許的官配。這一冷一熱,看似不同,本質上卻很相近的組合,真的要在一起才對。(小蝸牛的價值觀被他們兩個顛覆了)

 

 

第二回合

(傳說中的兩對CP對峙。青學的乾、海堂和冰帝的向日、日吉。我承認,這兩對也很妙,但我不想他們配對。)

 

手塜:這是乾和海棠的比賽,冰帝戰的第二場比賽啊。

不二:什麼嘛。這個VIDEO是按照比賽的順序剪輯的。一點意外(出人意表)都沒有,真無趣。(奇怪的是,我和小熊有同感。小熊這句「真無趣」,我可是問過老師的。老師說,這句話是「不有趣」,和「無聊」很相似,但有點不一樣,所以小蝸牛就改成現在這樣的翻釋。)

手塜:對手是向日和日吉嗎?速戰型對持久戰型的的組合,雙方的風格形成強烈對比。(手塜部長,你太認真了。)

(這時鏡頭給了越前,他誇獎乾的開球方式)

不二:(笑)乾居然把自己被誇獎的部分都剪輯下來呢。越前會老實地誇獎前輩也很罕見呢。他(乾)一定來回把這段看了很多遍吧。(笑)

手塜:(笑)是啊。(冰山部長居然笑了。誰說他不笑的,只在咱家不二子面前才揭下冰山面具吧)

不二:新絕技(畫面)部分也被完全地保留下來。看來,乾也有可愛的一面嘛。 (不二子,求求你,別再一直用NE了。太可愛了。)

手塜:嗯。(等一下,手塜不二,現在只有你們兩個獨處是吧。汗!

不二:他好像很喜歡「瀑布發球」這個名稱。乾好像之前從沒有給他的招數起過名字吧?看來,他對這招絕技有很深的期待吧。 (看來不止是乾是狗仔,為什麼這種小事,不二也會注意呢?)

手塜:嗯。(手塜又開始走神…!)

不二:手塜(不二發現神遊的手塜部長…)

手塜:嗯。

不二:今天是晴天呢。

手塜:嗯。(部長,你真的知道不二在講什麼嘛)

不二:明天也一定會是晴天吧!

手塜:嗯。(已經進入老夫老妻的對話模式)

不二:後天也會是晴天嗎?

手塜:嗯。(部長,事不過三)

不二:手塜!(小熊的聲音都提高了。手塜部長,你在想什麼啦。不二子已經像對付不專心聽太太說話的老公那樣,對手塜部長下最後通

牒)

手塜:嗯?啊?那個,抱歉,剛才在想其他的事情。 (終於回神的「老公」)

不二:其他的事情?(蝦米?!想其他的事?!找死嗎?)

手塜:也不是什麼要緊事。我也認真地聽你說話。 (真的在聽嗎?)

不二:嗯…是嗎?(小熊真的很火大)

手塜:我可以同時想很多件事。大概……十件左右也沒問題。(這是變相的「老王賣瓜」版。)

不二:ㄟ~好像「聖德太子」一樣嘛…(就說不二,別這樣可愛好不好)

手塜:啊,以前也有人這麼說過。 部長,我錯看你了。沒想到你和迹部、觀月是一樣自戀…)

不二:啊…這樣啊。 (不二子也快無言了,沒想到喜歡的人這麼自戀)

手塜:所以你在說那個,乾的瀑布發球的招數對吧。我對命名沒有興趣,因此沒能對不二的話作出合適的回應。抱歉。(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不二:用不著道歉啦!並不指望你作出合適的評論。(不二子,你騙人。 明明就很失望說)

手塜:不過如果一定說的話,不二,你的必殺技命名也很厲害啊。那些天馬行空的招數名稱是怎麼想到的?有時候我覺得很不可思議。(我也覺得不可思議)

不二:啊,那是…… (這下,小熊有興緻了)

手塜:其實我並不是很想知道。(手塜,你潑冷水的技術不錯)

不二:(苦笑)這樣啊…(這麼不解風情的人,要去哪裡找啊…)

手塜:話說回來,關於這場比賽,乾在筆記裡寫些什麼? (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不二:(嘆氣)(手塜啊,你真的讓人很無奈)

手塜:怎麼了,不二? (其實手塜粉關心不二子的)

不二:你說什麼?乾的筆記嗎? (這回換不二子失神了)

手塜:啊,是的。

不二:「冰帝組合在比賽前一天在遊樂場開會。間諜常刻意選擇在人多的地方交換情報。遊樂場正是最合適的地方。」 (等一下,乾,你是怎麼看到向日和日吉去遊樂園的?你一個人去還是…跟別人去?)

手塜:嗯。(喂!手塜,你居然相信乾這種觀點?!)

不二:還有後續。「向日和日吉在會議後,去坐了旋轉木馬。順帶一提,我建議最好坐馬車後面最靠外的白馬。」 (乾,你一定是坐過吧。)

手塜:又是這種沒意義的情報。 (部長,你最好確認一下你說的這句)

不二:但是,為什麼要推薦坐那匹白馬呢?他沒有寫理由啊。(小熊,你的好奇心太強了。)

手塜:應該是離(旋轉)中心最遠的馬承受最強的離心力吧。(不是沒意義嗎?部長,你分析個什麼勁兒啊…)

不二:啊……那又為什麼要推薦呢? (小熊,你的好奇心已經讓部長嚴重偏離主題而不自覺了)

手塜:身體同時被重力和離心力作用所支配,那種感覺讓人很害怕吧。 (害怕?我嚴重質疑你曾坐過這玩意兒?!)

不二:啊,這好像誤解了旋轉木馬的樂趣吧?

手塜:是嗎?(原來手塜以前就一直覺得旋轉木馬是帶來害怕的快感?!汗

不二:手塜你……難道坐過旋轉木馬? (我也覺得是)

手塜:沒有坐過。方才說的,不過出於想像而已。 (不用那麼斷然回應。而且,你說過,你不喜歡空想。你前後說法不夠一致)

不二:嗯…但是聽起來說得像真的一樣。 (嗯嗯。我也這樣覺得)

手塜:我對人多的地方感到棘手。(別再拿這句來騙人了。小熊不會上當的)

不二:(笑)

手塜:怎麼了? (部長,相信我,不二子不會那麼容易被你騙)

不二:(笑)沒事,對不起。我想像一下你坐旋轉木馬的白馬的樣子。(笑)就覺得很好笑。(果然,不二子這招夠強。部長就算怎麼堅持自己沒坐過,但不二子可以想像得出來)

手塜:那種事就不用想像了。(喲!部長,你會不會太霸道了?!還不准小熊想像?!)

不二:啊,抱歉抱歉。(笑)(我也可以想像不二「噗哧一笑」的萌樣)

手塜:你想笑到什麼時候,不二?(部長是害羞了吧)

不二:(笑)抱歉,抱歉,我不笑了。(笑)(又「噗哧一笑」哦)

手塜:(咳)(清喉嚨中。這回就不阻止小熊笑,看來,部長你在亂想別的事哦)

不二:啊,對了。說起來在這場比賽,海堂第一次展示他的新絕技呢。 (趕快換話題。是為了讓手塜部長有點面子嘛…反正才你們兩個人,沒人知道啦)

手塜:啊。「龍捲風蛇球」吧。

不二:聽說為了讓海堂完成這個絕招,乾花了一整夜的時間。(咦?不是練習就好了,為什麼只一夜就搞定…我是不會認為他們之間有什麼基情。只是,不二子,你知道的也太多了吧)

手塜:那兩個人倒合得來。(你是哪個眼睛看出來他們合得來?!)

不二:海堂剛入部時,我還覺得他們兩個在性格上絕對合不來的。 (不二子,原來你才是八卦王)

手塜:啊。但是,實際上從乾提出特殊訓練課程開始,海棠的實力一直在增加了。(等一下。手塜,你的意思是…你也覺得海堂和乾會不合?!什麼時候你也這麼八卦?!)

不二:是啊。覺得海棠成了不錯的實驗素材呢。(笑)這時視訊出現不二解說賽事的片段)總覺得,以旁觀者看自己時,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呢。

手塜:那是因為你不習慣客觀地看待自己。(我怎麼覺得這句話的口氣像老公在吐嘈老婆的樣子)

不二:(我)居然被攝像機拍下來了。我完全沒注意到。

手塜:(比賽)差不多快結束了。

不二:啊,差不多該出現了,海堂的「龍捲風蛇球」。

手塜:是啊。

不二:海棠大概是被龍捲風蛇球培養準確的動作了,就算使出大膽(出人意表)的招數也不會有失誤。

手塜:還有很大進步的空間。

不二:是嗎?我覺得已經及格了。你還是這麼嚴格呢,手塜。

 

 

 

 

 

或許不少TF迷覺得這兩隻完全在打情罵俏。連我都這麼覺得。向來有嚴謹之稱的手塜,和不二的對白早就超出大家平日在「網球王子」認識的思路之外。 要說他們兩個清白,這是不可能吧。




【未完待續】要記得哦!這可是30分鐘左右呢…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