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大家會覺得,小蝸牛是不是對網球王子手塜國光和不二周助的配對太過狂熱了…?!

因為這陣子發表的文章都和他們有關…這……小蝸牛會不會往腐女的世界前進呢?!

其實啊,小蝸牛做了有關腐女的測驗,測驗結果馬上把小蝸牛歸類成非腐女。(連初級腐女都沾不上邊)再怎麼說,小蝸牛只迷某幾對:像「網球王子」的手塜X不二、「青之袚魔師」的奧村兄弟、「世界一初戀」的高野X小野寺、「純情羅曼史」的小兔老師X美咲和「黑執事」的塞巴斯欽X謝爾…而已啊…(天啊!算看看,也不少說)

好啦,現在來介紹一下,小蝸牛非常糾結,也是眾TF們大聲唱「哈雷路亞」的TF聲優特典。長達30分鐘左右,讓平常話少得可憐的手塜部長一次可講足了,更讓手塜和不二這對官配受到極大的肯定,還一口氣把雙部配、塜越配一次推翻,是TF不得不知的重要情報。而且,我把這段特典從頭至尾聽了N 遍。沒錯,到今天還在聽,真的是N遍,完全像是打算把他們的對白給背下來似的。要不是我的記憶力不如以前,我想應該已經背好了。

 

 

以下對白,基於蘋果漢化組的翻譯,再加上我重新詮釋一下(因為有些翻譯,可能是日文直翻,讓人很難理解,我寫的比較合乎日常生活的語法),順便加上個人心得。

 

【一開頭就是以忍足和桃城的賽事為背景】

 

第一回合


手塜:不二。為了不二,特地翹到會議的部長,還是那麼嚴肅,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下戰書)

不二:呀!手塜。不好意思,你這麼忙,還把你叫出來。(明知道忙還叫,是客氣還是考驗部長的真心?)

手塜:抱歉,給迹部打了電話,所以遲到了。(光是這句,又可以給雙部迷無限遐想。)

不二:ㄟ?難道今天是各校部長開會的日子?(不二,你確定真的不知道?!)

手塜:是。

不二:你不去沒關係嗎?(這句話是重點嗎?還是套部長的話?)

手塜:我讓大石代我出席了。雖說是開會,其實也和聯誼會差不多。那種場合還是大石比較合適。(原來大石除了烤肉奉行,也是公關人員,對了,怎麼不順便叫菊丸也去…)

不二:(笑)說得也是。就算手塜你出席,到頭來也沒法跟大夥打成一片吧。(只有小熊敢當面挖苦部長。)

手塜:我對人多的場合感到很棘手。(部長,這是你來赴約的爛理由嗎?而且人多你不喜歡,人少的話…喂…部長,你想做什麼…?)

不二:況且,其他各校的部長也都是些很有個性的人物。(不二,你是這樣評論其他人的嗎?)

手塜:有迹部在,會議應該會很順利吧!我不在也沒問題。(部長,你覺得你是會議中很重要的那一位嗎?我意外發現手塜部長蠻自戀的。雙部迷們覺得這裡還是能找到貓膩。)

不二:是嗎?可是看起來沒有人比他(迹部)更龜毛了。(居然用「龜毛」?!這真是大陸那裡翻的嗎?好台式風格哦)唔。(笑)不過,也許他這個人就是這樣才有趣吧。(不二,你是粉討厭迹部嗎?)


手塜:會議的話題就此打住。別說這個了。你叫我來有什麼事?(部長,前頭扯這麼多,你終於想到主題了?!)


不二:(笑)呵…你還是那麼心急。(等一下,還是…這意思是……有前例?!)


手塜:你說有事要和我好好談一下,讓我很在意。(部長,你希望主題是什麼?不二熊,你到底怎麼約部長的?)


不二:哦?那你猜到我要說什麼了嗎?(不二,你是故意的吧)


手塜:不,那倒沒有。(部長,你騙人,你一定期待什麼,才會翹掉會議)不過,你有什麼煩惱,不妨說給我聽聽。(瞧!你要不二子先告白嗎?)


不二:煩惱……唔,也對啦。要說是煩惱的話,或許也確實是煩惱吧!(不二決定裝死到底。)


手塜:什麼事?說來聽聽。(原來部長還沒放棄。)


不二:算了,這待會兒再說。(不二耍賴到底了)說起來,是有些東西想給你看。其實呢,我在部室的角落發現了這個。(我發現,不二子有撒嬌的口吻)你看看這個。(顧左右而言他)


手塜:厚?這是…全國大賽對冰帝的比賽。上場比賽的是桃城和忍足。(部長,這樣你就放棄追問了哦!而且在對話裡,部長的回答很隨性,單音極多,真把不二當感情好到不行的朋友啊……汗)


不二:嗯。這場比賽真的非常棒。(不二君用了好多ne當句子結尾,他…性別無誤吧)


手塜:嗯。撇開結果不說。這是一場激烈精彩的比賽。(重點是,部長你非常care桃城輸了。對吧。)


不二:沒錯。沒想到阿桃會變得那麼熱血。令人驚訝。(不二君,就你最不夠熱血)


手塜:但這有什麼問題嗎?(部長,你終於說到重點了。)


不二:這卷錄影,好像是乾為了分析,請人拍的。這卷是剪接版的,我還找到很多從各角度拍攝的帶子。(不二在轉移話題。)


手塜:不愧是乾,對研究如此熱心。(部長,你真的不問此行的主因嗎?)

不二:瞧!同時還找到這個。(某個重點出現了)

手塜:嗯?這是什麼?

不二:乾的分析筆記附冊。每場比賽,他都寫了簡單的備註。(從後頭的對話看來,乾真是當狗仔的好料子)


手塜:你偶然找到的?我不認為乾會把如此重要的筆記隨意留在活動室。(部長,你發現真相了。)


不二:真是的。真的是我「碰巧」找到的。你不相信我嗎?(不二的撒嬌功發動。)


手塜:碰巧……好吧。(部長,你的節操呢?這麼容易就妥協了。)


不二:還有,關於這場比賽,乾的備註寫著…(喂,你不乾脆讓部長自己看算了。)


手塜:寫些什麼?(手塜,你是不識字嗎?為什麼不自己拿來看?)


不二:「為了迎戰冰帝,桃城和河村決定上山修行。在食材方面,由桃城觀察魚的行動發出指示,河村出力捉魚。這不但解決食物的問題,還能提高洞察力和手腕的靈活。」(奇怪了,怎麼沒有懷疑過桃城和河村可能是一對呢?河村太正直的,沒有懷疑他的性向)


手塜:厚(部長,你太冷淡了)


不二:「順帶一提,當時捉到的魚,據說後來被當成河村壽司的材料了。」

手塜:這也是重要的情報嗎?(別說部長想問,我也覺得這不是重點)

不二:說到河裡的魚,應該是鮭魚、鱒魚之類吧…

手塜:厚(部長已經開始一心N用了)

不二:竟能赤手空拳捉鮭魚,阿隆真像熊一樣

手塚:嗯……冷靜沉著的忍足竟然會熱血起來…… (部長,你要是再無視自己內心的問題,會有報應的)

不二:鮭魚壽司嘛,先稍微烤一下,吃起來會特別好吃~那種特殊的肥美滋味在嘴中擴散開來……(小熊,你轉話題就算了,不用那麼投入)

手塜:由此可見他非常投入比賽中。重看一次(比賽),還是能發現新的事物。(手塜,你答非所問得太嚴重了) 

不二:手塜,你在聽我說話嗎?(小熊火大了。手塜,你麻煩大了)

手塜:啊。我在聽。在說鮭魚對吧? (原來不是沒在聽)

不二:嗯。對。嘛,你在聽就好!唉……(嘆氣)(小熊也無奈了。)

手塜:怎麼了,不二?如果不舒服的話就去保健室吧。我也一起陪你去。(手塜部長,難得聽到你如何驚慌失措的語氣,連和迹部對打,手臂痛到不行也沒這樣過。看來不二子真的對你粉重要。TF迷對這句的詮釋可比小蝸牛露骨多了)

不二:我真的沒事。你不必在意(冰山不懂小熊的無奈)

手塚:是嗎?如果沒事就好。 (一下子就變回冰山?!部長,你變臉好快)

不二:那,阿桃的比賽也快結束了,下一場是誰的比賽呢?

手塚:也對。 (回一聲,要不然小熊又要生氣了)

不二:話說手塚,今天比平常話還多呢。(咦?!部長今天的話真的粉多)

手塚:是嗎?我覺得和你在一起的時候都是這樣啊。(部長順理成章的回答,原來只跟小熊比較聊得來哦!大家懂我的明白吧…)

不二:是…嗎?(笑)嘛,算了。(小熊心情大好)



 

  

難怪有人開玩笑說,部長和不二這段對話,比新舊網王加起來還多。

話說小蝸牛聽了N次,從看翻譯到研究文句。這陣子一直糾結稱謂的問題,今天上日文課還特別請益老師,因為咱們手塜君和不二子的稱謂用得太怪的,讓人覺得非常…可疑。

 

 

【未完待續】要記得哦!這可是30分鐘左右呢…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