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更新網誌了,連日很多瑣事,加上心情又不好,健康狀況起起落落(家人:那都是妳自找的!誰叫妳晚睡!), 而且忙著下載視訊,就…沒時間寫網誌。

這幾天看到一些消息,心中百感交集,那就一件一件來講吧!先說捐血。

donar-sangre.jpg 圖:網路

「捐血一袋,救人一命」,孫越爺爺的廣告詞我可是不會忘記,只是都沒有捐血的機會。不知道為什麼,當年在台中老是看不到捐血車,而我連衛生所在哪兒都不知道,被抽血的時候都是重感冒,進小兒科診所才會遇上。只是,沒有人會要充滿感冒病毒的血吧!況且,小蝸牛的醫院運氣太「好」了,常會遇到找不到血管的護士小姐,最高記錄是11次,比國父革命還多一次,第12次要是經驗豐富的護士再不出馬,小蝸牛恐怕當場昏給她們看吧!

因為太容易感冒(相信我,我的白白胖胖全是假象),又會昏倒(小時候啦,上了高二後就改善很多),當然捐血也不會考慮到我。

 

 

第一次:血紅素不足

上了大學,新生活新環境,結果就馬上長了水痘。當然這跟捐血是沒有關係的啦,只是大學學長學姐們對我很好,帶我去吃東西、參加社團(不過我落跑了)、宗教信仰(老天!我只對耶誕大餐有興趣啦)…還包括捐血。

音樂系的學姐(我不是音樂系的,我是中文系的,她是負責照顧我的學姐,要叫她「家媽」)拖著我和中文系的學長(我要叫他「家爸」,正巧他也姓林,據他說他是豐原的旺族後)去捐血。難得星期天,小蝸牛不窩在學校宿舍的蝸窩,而是和一大群人在某個體育館排隊捐血,順便寫血髓捐贈卡。(那是1994年的事)

家爸和家媽都抽血、驗血過了,而我卻在抽血那一關被刷下來了。

「小姐,妳的血紅素不足哦!」護士如是說。

就這樣,我第一次捐血的機會在「血紅素不足」的理由下飛了。Orz

移民後,最怕上醫院診所,實在是醫藥費驚人,又要等很久(有健保看診是免費,但是…要等很久,恐怕小病成大病),所以自然跟捐血又遇不到。直到回台灣那兩年…

 

 

第二次:感冒方癒未久

台北果然是首善之地,資訊發達,就連捐血車都很容易看到。

一次在228公園附近,我看到捐血車。10幾年前的心願未了,當然要完成了。於是興高采烈上前去。沒想到卻…

「最近有服用什麼藥物嗎?」護士問道。

「嗯…前陣子感冒,吃了醫生開的感冒藥。」小蝸牛很老實回答。

「那就不行了哦!……」護士如是說。

頓時日月無光(友:天啊!妳在給我演布袋戲啊),小蝸牛整個頭昏目眩(友:果然不能捐血),為什麼又不能捐了……

據那名護士的解釋是,因為血液排毒有時間,而我才感冒治療沒多久,血液尚有感冒藥的成份,要是接受我的血液患者對某些藥物有過敏,那我的血不是救命,而是害命了。

小蝸牛喪氣地離開捐血車,立誓下次一定不要生病,也不要吃藥,好好給他捐一次血。

 

 

第三次:來自疫區?!

終於,在小蝸牛難得的「好運」下,沒有感冒,沒有吃藥,正巧火車站新光三越前停了輛捐血車。這回我信心滿滿上了車,問到疾病過敏,我都瀟洒的回答沒有。直到…

「你近幾年有去過國外旅行嗎?」護士問道。

「嗯…有,去過日本沖繩。對了,我是國外華僑。」小蝸牛還是「該死」地誠實回答。

「哪裡的華僑?」護士很小心問道。

「哥斯大黎加。」小蝸牛完全沒有意識到這個回答的背後含意。

「回來多久了?」護士再仔細問。

「快兩年了吧!」小蝸牛心存狐疑回答她。

護士拿起一本冊子,翻了一下後,「小姐,恐怕妳不能捐血哦」護士如是說。

 

「為~什~麼~?難得妳姑奶奶、大小姐、本姑娘、林祖媽我大發慈悲想要做好事,你們是怎麼回事,全都要阻止我。」當然以上全是心裡的OS,我還要做人呢!

於是另外一位護士就來解釋,因為哥斯大黎加屬於疫區,像登革熱或在台灣已經沒有的傳染病,在這裡還能見到,所以,返國三年內都不得捐血,即使,沒有相關的病歷。

 

哇~請大家評評理啦!我到底做錯什麼?為什麼老是捐不了血呢?!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