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地寫這篇(因為已經在寫老師和小福的專論),不為什麼,只是不想費太多篇幅在小福的專論裡。畢竟,在劇中出場次數不多,卻熠熠發光的貞香,確實捉住眾人目光。

五兩之間到底是什麼情?很難有個定論,反正說什麼都不對,而站在小蝸牛的角度來看,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請不用特地配上S.H.E.的歌,因為情況不一樣)而且,近來一想到五兩,小蝸牛一段不甚愉快的回憶就出現了,為了不讓大家壞了胃口,還是把焦點放在五兩上吧!雖以貞香為主,但也兼論小福的態度。

才貌雙全的貞香一下子在群花中攫取小福目光,從最初對美色的著迷,到再見時,成了一朵有原則的帶刺香花,貞香展現女子的多變、柔媚與堅持。

令貞香引以為豪的,是在伽倻琴裡的自己,寓音寄情,以樂託志。身在風塵,仍渴望得一知音(知己),無奈尋芳客中,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美色』之間也」,每每失望,甚至遭辱,青樓女子無暇自憐,唯暗嘲庸俗,致力於「工作」。

小福是「第一位」珍惜她琴聲的人,雖然當他以五兩要求交換琴曲時,貞香十分受傷(她本來以為小福和其他人不同),後來得知緣由,加上絕望般地祈求,激起貞香的母性和同情心,她願意滿足、安撫這顆失去希望的心靈(小福),以五兩代價接下「最後一夜」的演奏。(因為無形的真誠比有形的代價更值得)

看到在琴聲中塗塗畫畫、專注用心的小福,更加深貞香對他的憐愛之情。就如房東大姐的教誨:大凡一齣戲的主角,能激起觀眾的母性(針對女性觀眾),這齣戲就成功了。同理可証,小福不但激起貞香的母性,連帶電視機前的女性觀眾也感覺到了,所以,不意外地,該劇的女性粉絲比較多,而且吵起來還咄咄逼人、句句見血。

兩人關係的加深拜「端午風情」那幅。當然在此之先,貞香救起手受重傷的小福,不但有義氣地照顧他,還不計代價地前去求助檀園老師,可惜的是,這件事並沒有給他們的感情加分。

偽裝進入秋千區的小福,料想不到貞香會出現,還識出自己的身份,但幾次相處下,貞香選擇為小福掩飾,陪他打秋千,還幫他收畫具,可見小福在貞香的心中已有相當份量。之後小福前來請求她進入畫中,當他的模特兒,不帶邪思的認真眼神,再度打動貞香願為他輕解羅衫。這回貞香是以藝人的身份展現自己,小福以畫家的角度仔細觀察貞香,沒有情慾私心,只是兩名藝術家在美學上進行坦率的對談。因此,貞香希望能進入小福的心中。但小福不敢接受,因為在把貞香納入畫中的剎那,他看到自己的影子也在畫裡,所以他說:「還有,哪個男子可以抓住你的心呢」,間接提出性別問題而令他不敢對貞香有所承諾。

在為貞香穿上衣服,兩人相對無語那段,小蝸牛感觸很深,這是兩個人對彼此接受認同的交流,心靈的相契,就像老師和徐征之間的感情吧!大家不是在某方面都覺得老師和徐征很曖昧嗎?在小蝸牛看來,依賴對方比有愛情成份更多,所以容易產生誤解。(嘆)

當貞香見到小福高興跑來報考上的喜訊,這代表著貞香並不是單方面,而是小福似乎有接受自己的可能,只是,金朝年以銀兩買她這件事,令她大受打擊。現實殘酷地提醒她,再怎麼美好的心靈、高尚的自尊,也別忘了自己的身份地位和不自由的人生。

握著買來的玉蝴蝶結,小福非常高興,找到一個可以取代、彌補自己的人,那就是貞香。她種種女性特質,是小福潛意識中反射的影子,她能拿著玉蝴蝶而不受奇怪目光,代替自己完成想要做的事。

而貞香看著小福留下來訊息,心中充滿淒楚絕望,因為,她希望的蝴蝶不能在她身邊,等不到蝴蝶,花只有枯萎了。

對於小福而言,貞香像他的「替身」,所以得知貞香被買走(出嫁)時,為什麼他的反應會如此強烈,不顧主上的交待,不顧老師的阻止,堅決地要求去見最後一眼?(大家注意一下,小福和老師手部動作都被特寫)因為,一隻被關在籠子的鳥,有何自由可言。「一入侯門深似海」(雖然金朝年不是侯門啦)的貞香會失去自由,這對小福來說,就像有人綁住他的手脚那樣,強烈地感同身受。所以他要去見貞香「最後一面」,做個切割、交待,不然,他好不容易有(女性)歸屬的心,會無所依從的。

貞香被迫下嫁,無奈徬徨,雖然信沒送到小福手中,但人還是到了。她最後的掙扎就是把自己最珍藏的感情,交給放在心中的人(小福)。不過,趕來做情感切割的小福完全不在狀況內,既然無法挽留貞香,那也只好把這份情放在心裡。可是,事情沒有小福想的那麼簡單。不甘被視為商品,貞香決定把身心全部寄託給小福。

小福很猶豫,當他終於要把女性歸屬的寄託做個了結,沒想到當下要他抉擇以男人的身份接受女性的「奉獻」。而躊躇的神情,讓敏感的貞香再度受傷了。「是在嫌棄我妓女之身嗎?」小福絕對沒有嫌棄,但也很難開口。所以,以一個男人的立場,表態到「對我來說,你也是無法忘懷的情人,但是我不能將你擁在懷裡」。是什麼情形,讓小福不能把貞香擁在懷裡?小蝸牛在前面已經交待得很清楚了,毋需贅述。

只是,貞香邊掉淚邊說「我在等待一個精通音律還能看穿我靈魂的人」,觸動小福的心弦。原來他們的靈魂是如此相似,相似之處都是在等待一個懂自己的人,等待一個可以讓自己敞開身心的人,不過,小福要等的那個人卻不是貞香,即使貞香等到他希望的那個人(小福)。身份卑賤的女子只能用最後手段來補償自己,這是多麼難堪悲傷的事,而小福也沒有好到哪裡去,他不是無情,只是他的痛苦是什麼都不能說,於是面對如此坦蕩真誠的貞香,小福有意說出真相。

說時遲那時快,一大票人馬闖進來,讓真相暫時又藏在陰影下。小福想向大家說明,但沒有人給他機會說,包括老師不知道是不是愛徒心切,還是醋海翻騰,根本沒有讓這兩個人稍有喘息。貞香只好斷髮明志,和小福道別。小福看著慎重其事的貞香,盈眶的淚,黯然別過頭去,對了,是結束了,終於有個交待了。貞香不再是滿足自己做不到的遺憾,貞香是忠於自己感情和心靈的女子。自己卻還是空殼子,唯一發光的是繪畫天才,其他的什麼都不是。小福淚眼笑看貞香的解脫,反觀自己呢,仍受縛在現實中。好痴、好傻、好苦的人生啊!

貞香明白自己的處境,也了解老鴇要她把感情埋起來的用意,抱著玉蝴蝶,那是她唯一的希望、光明和溫暖了。止不住的眼淚,洗不盡她所有的深情和怨恨(命運)。

老師讓小福談貞香。小福視貞香為第一個心儀的人,說起她來心裡是甜甜的味道,不捨也難以忘懷,因為「看到了被我遺忘的自己。每次看著她,就覺得看到自己」。這麼淒涼無奈,小福當不了真正的自己。相同地,貞香即使看到畫工的心,把心交給畫工,也是無法當自己,因為自己已成為商品被賣出去了。

故全醉的小福才堅持大家都想錯了,大家都不知道他的情形,他也有苦難言。貞香則拒絕與金朝年的初夜,因為她的心不在那裡。雖然金朝年很「寬厚」地給她時間考慮,但已是籠中鳥的她,能有奢望自由的機會嗎?(順便送上一句:酒醉醒後,小福並沒有喪志失意,仍過得他的畫員生活哦!)

再見到貞香,小福恍如夢中。無法忘情小福的貞香,得知小福將被處刑的惡耗便不惜一切要去看一面。小福有些吃驚,因為本來以為永遠不再見的「自己」,又出現在眼前,是不是臨死前的迴光返照呢?自己的心,已經放在另一個人的身上,眼前的貞香,不斷提醒自己這個事實,撫摸貞香的手,擦去她的淚水,那個「自己」還是那麼脆弱,又有毅力。可是小福還是不能讓貞香明白事實的真相,人有點希望才能活下去啊!

貞香不惜委身於金朝年,以換得小福的生機。(不過,小妹妹,妳白花力氣了,小福是主上救的)甚至後來金朝年延攬小福入他的私畫署,增加她與小福相見的機會,貞香還是聲色不動,畢竟,她已是金朝年的妾,並非賣藝不賣身的伎生。更何況,她一定要保護心上人的生命,小福是她生命裡的希望。

重逢是琴聲和畫紙的藝術交流,貞香帶上小福送的玉蝴蝶,繫在靠近心的地方,兩人不曾把對方遺忘,因為彼此都是生命中最珍惜在乎的那一個。當貞香看到小福的畫的瞬間,知道自己還是放在小福的心裡,欣慰地輕輕一笑,深怕明眼的金朝年會看出自己對小福的深情。小福亦是兢兢業業,畢竟他和貞香這一段情,一個不小心,不但會被(金朝年)誤解,又會引來麻煩。「剪不斷,理還亂」,死裡逃生的小福,一時真不知怎麼對貞香開口(自己有喜歡的人了)。

與貞香的重逢,小福是又驚又喜來看待這次的相聚,只是老師酸溜溜的表情,完全是無視小福以與心裡的好友再見會的心態。聰慧的貞香也發現到小福的變化,分離的這段時間,「畫工的心到底想著誰?」從貞香的心裡躍出這個猜疑。因為,她一度看到畫工的心,這會兒相聚,兩人心靈卻明顯地難以交集,僅限藝術罷了,貞香查覺到自己被抽離小福的心裡。

不久,小福前來求助,請貞香代為協助化身為女子混入宴會。小福忘情地懇求,貞香一剎間彷彿見到初識的小福,感到絲絲的蜜意。但小福緊握貞香的手是以姐妹之情的請求,偏偏難以解釋。一筆一胭脂的勾勒下,小福一點一點恢復女兒身,在貞香的協助下,小福望向鏡中的自己,第一次與「遺忘的自己」重疊,居然在這種情形下,實在可笑可嘆。貞香無心丟出一句,「好像比起畫員服,裙子更適合您呢」,讓小福笑不出來。從曾是「自己的影子」(貞香)口中得知這個事實,小福受到的打擊委實不小,這一刻起,兩人的關係正式成為女性朋友,只是貞香之後才知道。

金朝年也看出貞香的情緒波動,提醒她要放下過去的一切,但貞香還是無法接受,因為她還是對小福有所期待。

「絲蘿非獨生,願託喬木」。在貞香的心中,她的喬木是小福,而非金朝年。即使在小福公開自己是女兒身之後,深受打擊的貞香在不吃不喝,近乎自絕的狀態中,還是無法把金朝年視為可以依賴的人。

五兩情的高潮在貞香出嫁前的那一夜(一群人去妓院「捉猴」事件)。不過,從頭至尾,貞香從對小福的愛情,到化作成友情、義氣的淡然,小福對貞香的「替身影子」到朋友道義的對待,這兩人之間,單純又超然的誠摯,比起男女愛情的曖昧(兩園戀)更能打動人心,無怪五兩迷會不計一切去反擊不支持他們的異論了。

這篇不單單只討論五兩情,也順便分析貞香的感情。她讓人憐愛疼惜,卻也堅強勇敢去面對現實的無情,她也曾失望、絕望,但沒有放棄希望。所以,編劇讓她明白了解和小福的有緣無份後,灑脫地離開,可是沒有給小福合理的結局。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愛小白
  • 原來你是這麼想. 我覺得有些地方是不是有些矛盾,比如,你認為 "他 (潤褔) 要去見丁香「最後一面」,做個切割、交待", (同時又還想要 "挽留丁香" ).

    如果可以挽留下丁香,那麼還要不要做切割,交待呢? (我感覺此時的潤褔是情人將要被生生剝離的痛苦,因此他 "無論如何都想將自己的那分心意 (我覺得那是愛的心意) 傳達給這個女子".)

    (只是,丁香願委身以待的心意,讓潤褔瞬間得面對,自己並非丁香以為的真男子這個事實.)
    -----------------------------------------------------------------------

    我看戲的感覺是覺得-前頭潤褔是真戀上丁香的. 在那傷心的別離夜後無奈的結束. (但並非真的了結; 真正的了結是在後來潤褔送丁香上船離去時)

    不過,自己並非真男子的事實,再加上兩人無法再相見 (丁香已終身有託). 於某種意義上,潤褔只能將丁香放進自己的心底深處,是有緣無份的遺憾與失落. (時間前行,將多少人與事,畫下句點或無盡的點點點)
    -----------------------------------------------------------------------

    在丁香與潤褔分離後,隨著時光流轉,老師檀園,才慢慢自然而然走進了潤褔的心中.

    逃過死命於金兆年府再見丁香時,多麼令潤褔驚喜. (人的情感一直在流動,編劇在情感的轉移點上,借丁香之口說出:「....誰又知道,畫工的心是向著何處呢?」接著的下一個鏡頭,隱隱然地回答了丁香心中的不安....)

    在丁香後,潤褔的身旁有了檀園. 而在潤褔後,丁香卻只能為金兆年所囚,所幸,戲到終時終究還給了丁香自由. 但觀眾心疼丁香,還希望丁香能得到她原本希冀的幸福呀. (我想潤褔,應該才是最希望丁香能夠得到幸福的人了!)
  • 非常好的回應。這也提醒我在用詞上還要再加強解釋。
    首先,應該看在我文中提到曾有段相當不愉快的回憶吧!這就是我為什麼認為五兩之間的感情處於「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原因。雖然小福有心留貞香,但也給自己一個退路,要是留不住,那就結束吧。痛苦是有的,深刻是有的,但還不至挖心刮肉。
    兩個人的結束表面上看來是貞香遠行那段,但實際上,聰明又世故的貞香早發覺自己無形中已經離開情場了。所以她從一開始質疑「畫工的心在誰身上?」到小福自揭身份後,她非常消沈(相較之下,小福居然是喝醉酒,一宿醒來無事,蠻讓人火大的),不吃不喝,有自絕的情形(嘆)。
    只是小福還是不敢選擇老師,除了兩個人在道德倫常上的界線,編劇該死的安排,還有小福屢次在死裡逃生後的陰影,也許,暫時別讓他們在一起也是好事,不然哪有論點可以爭執呢?我也少了很多可以寫blog的題材啊!哦呵………

    梓兒 於 2009/09/22 04:43 回覆

  • 愛小白
  • 潤褔對丁香表明自己是女兒身時,是兩人最傷心的時候.

    之所以說真正的了結是在後來潤褔送丁香上船離去時. 是因為直至那時,丁香方能真正釋懷-
    (潤褔對其所有的對與誤), 這才是放下的時刻.

    我感覺潤褔是做出了選擇. 檀園也做出了選擇. 但此戲真正的主角是「美人圖」.
    「美人圖」的母題是思念. 所以這會是必然的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