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啦,小蝸牛為了「文化淺談」這個題目越搞越大,找資料找到後來赫然發現…夭壽哦!不是沒資料嗎?怎麼一大堆問題全出來了,再下去的話,又準備開始研究韓國文化了。不過,小蝸牛會盡量懸崖勒馬的,畢竟,命只有一條,我的中國風俗學還沒有研究出眉目,不會自找麻煩的。

6.白色的酒?

當水果成熟落在地上,久了就發酵,產生酒味,此乃酒的雛型。
後來聰明的人類,發現不只水果會發酵,穀類發酵後的滋味更容易控制,故在《史記》上有儀狄造酒獻大禹,大禹以旨酒甘美有誤國之危而拒絕再度進貢。
小蝸牛是滴酒不沾,但說實話,國二時(別懷疑,真的是國中二年級)曾參加一次選舉宴,因為同桌都是同年級朋友,和好朋友友喝了啤酒與紹興(她平常頗有酒量,而我是第一次喝。喝了不到200cc的啤酒,不到100cc的紹興),那次微醺失態的經驗後,小蝸牛再也不敢喝一滴了。
不過,看到「風」劇中的酒,居然是乳白色的,像極了原味優酪乳、豆漿,讓小蝸牛納悶了,這…是什麼酒啊?
後來想起曾看過米酒釀(還帶有米酒,這回打死我也不敢碰一口),正是漂亮的乳白色,終於明白裡頭角色喝的酒可能就是米酒。
酒,基本上可分蒸餾酒、發酵酒(釀造酒)、再製酒,而人的文明發展,飲食是從未不退步或停滯,所以,酒麴的加入,讓酒的味道和適口度更上一層樓。
酒的顏色很多,看過琥珀色(拿中國茶就可以冒充)、暗紅色(拿紅茶也可以冒充)、透明無色(這更簡單了,拿白開水就可以唬人了)…等等,總覺得酒的世界很深奧,不是滴酒不沾的小蝸牛可以了解,寫這段只是要跟大家順便哈拉一下我以前的經驗。

7.從古箏看伽倻琴

看到丁香姐姐談伽倻琴的優雅,讓小蝸牛想到咱的古箏。
很明顯的伽倻琴是古箏的仿製品,目前自成一系,獨立作業,其演奏方式,也確實與古箏有些不同了。(光看拿的感覺,就讓小蝸牛考慮棄箏學伽倻了,古箏很重耶)
話說古箏是有名的秦國樂器,和瑟是有瓜葛的,據說是兩女爭瑟,一瑟分二後,就產生「箏」(取「爭」音)。
古箏、伽倻琴音色各有特色,雖然都可以用手指彈奏,小蝸牛是不知道伽倻琴的底細啦,但是,要是用手指彈古箏,不破皮是不可能的。不禁想問…難道伽倻琴的弦和古箏的不一樣嗎?(偏偏這裡又沒有實物)
不過,真不得不佩服韓國人的用心,這彈伽倻琴的丁香姐姐真是不錯,不像台灣的古裝戲,明明古箏就是很平常的樂器,不但會彈錯方向,用錯指法,最糟的是配樂時還亂成一團,倒不如不彈古箏,吹笛子好了。

伽倻琴•維基百科: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C%BD%E5%80%BB%E7%90%B4
伽倻琴•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view/29571.htm

 

8.位置該怎麼坐?

這只是稍微提一下,因為小蝸牛的相關(書面)資料都不在手上,所以在引經據典上有點小困難。
如果大家注意過,其實看坐位方向就可以知道孰尊孰卑。而且輩份大或地位大的一定是…面門(入口)而坐;輩位小的就背門而坐,所以每次小福都要讓坐位。這下子知道原因了吧!
還有要是留心王大妃和主上的席位,也可以發現,以輩份居高的王大妃,面向入口處,主上坐的是背對入口。
古時候坐位置可是有規矩的,就小蝸牛的印象,古代有「南面稱王」為帝王坐向,也就是坐北朝南,象徵君臨天下,那麼身為臣子的,自然以面北為臣服之意囉。
當然,不會天天拿著羅盤查看看坐什麼方位才對,最重要的千萬要察言觀色,別失禮。
這裡有一篇還不錯的古代座位禮儀,
http://wenwen.soso.com/z/q90409122.htm,但因時因地而異,大家當個參考也不錯。


9.端午風情話秋千

c1.jpg 
「劈去秋千一頓悾,飽風雙袖似彎弓,爭高不覺裙中綻,併出鞋頭繡眼紅。」

以詩詞為畫題的正是「題試」,兩宋畫院經常進行題試來招攬畫家,小蝸牛不清楚韓國的圖畫署是靠關係還是…靠實力進去的。總之,當小蝸牛看到這首詩時,心裡直納悶:寫得還挺有樣的,不過,這原作和編劇還真是用盡心思啊!
秋千,又作鞦韆,是自古以來閨中女子和小朋友的繩戲,小蝸牛也很愛,小三之前,可是打鞦韆高手呢!(我不吹牛哦,這真是我的專長,因為那時無聊到和同學比賽誰打得高)在詩、詞、曲、小說也不免俗地用秋千渲染,以增加氣氛。
「秋千競出垂楊裡」(王維《寒食城東即事》)
「秋千院落夜沉沉」(蘇軾《春宵》)
「欲上秋千四體慵,擬教人送又心忪」(韋莊〈浣溪沙〉)
「海燕未來人鬥草,江梅已過柳生綿,黃昏疏雨濕秋千。」(李清照〈浣溪沙〉)
「…柳楊秋千院中,啼鶯舞燕,小橋流水飛紅。」(白樸〈天淨沙•春〉)
「畫樓洗淨鴛鴦瓦,綵繩半濕秋千架。」(王元鼎〈醉太平•寒食〉)
「穿花蹴蹋千秋索,挑菜嬉遊二月晴。」(黃庭堅)
還是中國詩詞更能打動小蝸牛,怎麼讀都有味兒,真讓人醉。
回到主題吧!
話說這秋千,根據《事物紀原•歲時風俗部•秋千》、《古今藝術圖》、《荊楚歲時記》、《說文後序》、《緗素雜記》…之類等等一大堆的書籍佐証下,可以得知,原本是北方少數民族山戎(也叫北戎)的遊戲,叫做輕趫,每到寒食節時都會進行。據聞因齊桓公北伐山戎,便傳入中國,讓深鎖閨中不得外出的女子為打發時間的遊戲,將綵繩懸木立高架,穿著漂亮炫麗的衣服,站在上面,讓人推著升高。而因漢代後宮女子也常以此為戲,取其吉祥,又稱「千秋」(台語稱「千秋」是很正確的用法)。
不過,看到秋千,忍不住感嘆一句:古代的女人真可憐,居然可以玩的遊戲這麼少,還是當現代女人好。

本文參考資料:歷史月刊第94期(1995年11月號)第130頁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