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親啊,現在進行下一段,故事是越來越緊張,只是…想到這兩個未來的命運,小蝸牛心中不禁一陣絞痛。(啊!不對,是肚子痛,我好像有點中暑了)

話說,在各方各為自己私利的情形下,兩園的御真狠狠被攻擊得體無完膚,尤其是提到顏料,讓小福更是痛徹心扉,因為那可是英福哥哥的命換來的。

034.jpg 

這種憤慨的眼神,老師,你也反應太慢了點吧!我覺得你有教唆的嫌疑哦!

035.jpg 

 

 

 

接下來就是小蝸牛覺得最有爭議的撕御真場面。請容小蝸牛再度無禮,夭壽哦!朝廷是養廢物啊,怎麼一個人往(那麼重要的)御真走去,沒人阻止,眼睜睜看著御真被毀,全部都是共犯。

036.jpg 

037.jpg 

038.jpg 

039.jpg 

040.jpg 

 

 

 

再怎麼樣,老師還是為小福說話,只是主上殿下很火大了,加上群臣的煽風,老師的話變得很無力。

041.jpg 

 

 

 

兩人被捉入義禁府(多虧「李算」的說明,要不然我還真不知道義禁府是什麼玩意兒呢),老師沒有責怪小福什麼,而是…輕輕地說:

042.jpg 

 

 

 

這對患難的傻師徒,連聽宣判時,都讓人很動心,唉呀!討厭啦!

044.jpg 

043.jpg 

小蝸牛OS:死囝仔,不准一直給我眉目傳情啦!

 

 

 

知道獲釋的老師並不滿意判決,他寧可以生命來換小福。

045.jpg 

 

 

 

為了貫徹他的主張,不惜學妃宮娘娘申彩靜的「席蒿待罪」(友:這時代會不會有點錯亂?),老師,您…太好了。

小蝸牛小聲說:

其實第一次看到「宮」的這場席藁待罪的的場景,小蝸牛就覺得好眼熟,明明就第一次看到,怎麼會那麼熟悉呢。

剛才查了一下網路,才發現原來這是源自中國的典故。

首先,就小蝸牛所知,喪家在殯禮中都是跪在草席(和老師的姿態是一樣的);再來,因為跪在草席並不是很舒服的事,習俗中,喪家自視為罪人,為此,才有跪在草席上請罪這回事。如果我的記性還沒錯的話,國內若天災(旱、水災…等),天子向上蒼請罪,也用同樣的方式。

046.jpg 

048.jpg 

 

 

同是探監不同情,小福的養父根本不管小福要受刑,而是劈頭大罵,小福裝著一付不在乎的樣子,誰了解他心中的苦。

丁香的探監是歷經萬險(我知道古代女子,不管出身問題,要晚上出門都很困難),見到畫工郎則是淚眼汪汪,誓死要想法子救畫工。而小福淒然一笑,安慰哭得兩眼紅腫的丁香姐姐。

047.jpg 

 

另一方面,老師這裡在眾大臣的刺激下,決意用最激烈的方式來取得主上的原諒。

於是一首甚少人聽過的,葉璦菱「塔裡的女人」就成了背景曲。(我在考慮要不要親自演唱)

「癡情為你炙熱的愛已燒盡
癡情為你此身已非我所有
癮情為你椎心刺痛誰能懂
回憶伴我東奔西走
情深只是不能回首」

049.jpg 

050.jpg 

 

老師,至於您把手放入火炭的畫面,恕小蝸牛無法截圖,因為…俺對受苦畫面從小就很反感。

【第十三畫(上)待續】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