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蝸牛對於自己的夢一直存著無解的念頭。對別人的夢總有解釋之法,但自己的比霧裡看花還朦朧。

話說,今早的夢是一個很奇怪的地方,不像台灣,也不像哥斯大黎加,而整個氛圍搞得像東南亞。(以下的我,都是夢中的「我」)

夢中的自己是和父親同住吧!去集市(因為是露天的)買東西,居然連攤販都知道我吃素,小心翼翼別讓肉食掉入我要的食物中。

至於父親則是為了停車,停到不該停的地方,然後被吊走了,只好跟朋友借摩托車,去追回自己的愛車。

回到家,那家似乎在二樓,一樓住人,而二樓的門口竟然是像鐵籠子一樣,打開後,還要跟10階左右的樓梯才到門口。

屋內全是木製,天啊!完全和小蝸牛現在住的不一樣就是不一樣(空間還蠻大的),像渡假小屋,但不是很浪漫、很美的那種。驚人的是,還有閣樓,好像是我工作的地方。

這時我突然看見一雙眼睛盯著我,我似乎習以為常,無奈地叫「他們」別偷看,乾脆「現身」。(咦!這句話的意思是……)

果然,出現一大堆衣裝不像故事中的妖精,也不像中國傳說的仙人衣的「眾好兄弟」(問題他們的衣服,不是古裝,也不是時裝啊,怎麼形容嘛)。然後我們像好朋友一樣聊起來,感覺像「他們」是這個房子的守護靈之類的,還談起我以前住過另一棟房子的守護靈呢!

阿娘喂!

小蝸牛沒有陰陽眼啦!救人哦!在夢中的我怎麼會那麼自然呢?而且,居然一口氣買了三道不同的菜(覺得自己到哪裡都很愛吃,很美食主義),真是嚇人。

其實還有一段似乎是有關搬家具的情節,只是小蝸牛記不得了,不過,不知道是同一段夢境還是不同段的。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