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S港劇「再生緣」雖以中國傳統式喜劇收場,細觀其中枝末,不難察覺該劇有濃厚的悲劇色彩,卻因女扮男裝所產生的種種誤會為趣點,方沖淡劇中人物的悲劇形象。

文近東,本劇第一悲劇英雄。他才智甚高,人品亦受敬重,卻陷入復國大業的虛妄中,想抽身,又受限民族主義思想所縛,故長期悒悒寡歡。他所保護的宋室遺孤,天真誠摯,無奈自幼被灌輸滅國亡朝之恨,跟著文將軍做夢,但對他而言,並未親眼目睹、親身經歷其境,故悲劇性格減少一些,偶爾屈就文將軍的抑鬱,自己在復國事業上沒有多大的關心。

另外一位悲劇名人是忽哥赤。悲劇性格形成通常有自成性和外在環境促使,文將軍一行人是屬於外在環境(國仇家恨),而忽哥赤是自成性。他自恃聰穎,不甘屈下,久而久之養成不得志而圖謀不軌的憂鬱個性,並直接影響愛妻格米思。因此,文將軍能在少華一席話下體悟自己的無力,但忽哥赤卻非得經過一場強烈對決和生死相爭,方得解脫,這便是兩者不同之處。

至於第三名有三個候選人,也就是本劇的三位要角—孟麗君、皇甫少華和鐵穆耳。因為他們的悲劇性格是來自於家庭背景。先說麗君吧!除了背景外,她的問題應是其性別和志向,她的才智不容她安於女性傳統角色,一心想飛鴻展翅,但社會壓力不斷打壓她的夢想和目標,甚至阻礙她求知的自由。連這項最基本的權利都沒有,終生大事也操縱在父母手中。即使像她如此深愛家庭的人,仍決定出走,尋找自己的幸福。當然要歸功她清楚家人對她的包容,還有她對自己能力的自信,但她敵不過命運,所以被迫隱瞞真實身份,以另一個名義去爭取權益。這一切,實非所願。

這一版的少華是大家公認的呆木頭,我對他卻有著深深的憐憫—他的道德感太重了。為了報答幼時的救命之恩,他願意娶麗君為妻,竟沒有任何愛情的成份;為了父親訂的婚約,他即使深愛著另一個女子,卻無法對她許下任何諾言;為了拯救恩人燕玉,甘願屈服皇命,拿自己一生幸福為注,娶自己不愛的女子;為了不傷及兄弟情義,退讓割愛,不敢追求夢寐以求的心上人。傳統美德不是不好,但殺傷力實在是太大了。記得以前讀過一句話,至今仍令我觸目驚心:用愛(的名義)殺人,被殺的人還得感恩。少華兄何嘗不是幾乎死在「道德」名義下呢?

鐵穆耳的悲哀正因為他是皇帝。當初崇禎不負責任地淚眼對長平公主:「為何生在帝王家?」中國的歷朝交替也是大家都想當皇帝,想感受一下唯我獨尊的優越和絕對,可是有誰想過在權利的背後,必須要犧牲許多生命最寶貴的東西。鐵穆耳首先就被奪去擇偶的權利。後來,他被奪走的就更多了,身為皇帝,他每天操持政事,沒有閒情遊歷的自由,沒有真心相交的朋友,只有明槍暗箭、你死我活的世界。他欣賞深愛麗君的光彩迷人,也艷羨少華的樸實誠懇,但他不是不能與他們交心,只是他的身份不讓他得到。所以,當麗君靜靜地說:「你會覺得他們(平民百姓)的生活太平淡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切都變得乏善可陳。」他帶著醋意回道:「是嗎?平凡不好嗎?那妳和三弟不是太悶了?」麗君看出鐵穆耳的盲點,但鐵穆耳以為自己真能習慣改變,所以後來做出一些不智之舉,以致險把自己唾手可得的幸福失去,還連帶毀了其他人的一生。

第四名的也有三個人選,孟士元、皇甫敬和孟夫人。前二者曾是宋室舊屬,心懷前朝,性格上的悲劇色彩自然就重,君不見,孟士元堅持不與蒙古人打交道,皇甫敬仍繼續與抗元故交有連繫。念舊不是不好,故交不是不善,只是…容易形成預設立場(偏見),進而否定任何的改變或進走。孟夫人最受詬病之處就是她反應好像慢半拍,其實她一如傳統婦女,依戀丈夫、子女,與丈夫分離,竟致失心,她軟弱的性情,就是她悲劇性格的主因。

第五名讓映雪和劉家兄妹給包下來。映雪本來用不著和悲劇人物扯上關係,但她為了感激孟家恩情,願代麗君下嫁給惡少劉奎璧的緣故,榮登排行榜。比起燕玉來,劉奎璧應數第五名的首位,他的任性自私,害人害己,牽連無辜,累及家人,後來的悔過,簡直是肥皂劇型的陳腔爛調,但細究起來,父母的過份溺愛,導致他予取予求的性格,才讓他下場這麼難看,成了悲劇人物之一。

我想不少人對燕玉的處境投以同情吧!她努力做好女兒和妹妹的角色,偏偏大娘和哥哥又不領情,還百般欺負她,唯一寵她的父親經常不在家中,她簡直像是灰姑娘一樣,只有奶娘(像神仙教母)疼她、保護她。她長期抑鬱,所以渴求奇蹟般(或王子)的拯救,故她遇見少華,自然把他當成苦海中的浮舟,久旱後的甘霖。之後就不斷造成機會,形成最佳立場,讓自己更親近心上人,也希望自己能在對方的心裡加點重量,無奈一再失落。直到好不容易在皇帝的安排下,她可以嫁給少華。成婚之前,她心情凝重,因為她終於明白,少華愛的不是她,以後也不會是她,如果她必須跟一個身心不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相處,這將是一場夢魘,也與她的初衷和理想大大違背,故新婚之夜,她體諒地要求兩人以兄妹相稱,也許這樣,會讓他們以後的關係好過一點。更者,當她知道麗君正是曾朝夕相處的魏子尹,這下非得退步,因為她見識過少華對他四弟的深情,加上她本身也不是蠻橫的人,所以悄悄離開,大家都會很開心吧!(只有她一個人難過而已)

第六名就是榮蘭和阿桑哥。這兩個爆笑人物會淪為悲劇角色,是他們的立場問題。榮蘭看上阿桑哥後,特地接近他,還想法子要告訴這個呆瓜自己是女人。可惜,聰明體貼的阿桑哥,一心只要保護主子鐵穆耳,完全忽略佳人給予的機會,真令榮蘭又恨又愛。以主子為天的阿桑哥,沒有個體意識,依據主子的生活,給予自我存在的意義,在某方面看來很偉大,但很悲涼。榮蘭向來保持冷靜的態度,看來傻氣,做事卻十分有條理,一如她用心模摩的書帖,工整仔細,不輸給映雪所繡的那對漂亮的鴛鴦。她站在旁觀者角度,給予麗君指示和支援。只是有時,她難免過度投入,為小姐的事傷神,情感為之左右,使她原來積極的個性,會被多慮牽制,而不敢放手去愛。

相形之下,比較沒有悲劇色彩的是花旦英和戲班班主。他們一如平日市井小民,明哲保身,不和顧客起衝突,忠於自己的職責,性格表現十分真實。他們有自己的生活、喜惡和個性,不同於主角的,他們沒有太多的道德、生活背景的牽絆,倒比較能做真正的自己。

原本,以為「再生緣」是一齣happy end的喜劇,但自從分析裡面各個角色性格後,便完全改觀了。就如眾人所知的莎翁喜劇中,總藏有陰暗晦澀的部分;在每道陽光的背後,也有不明亮的悲傷。當然在迎接黎明之前,需要經過漫長的黑夜,或許,我們陪著主角渡過風風雨雨、嚐盡酸甜苦辣,一旦守得月明雲開,他們成長了,同時我們體會痛苦中的學習吧!
創作者介紹

Taiwan小蝸牛世界誌

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